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一十五章 修行指引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不过,此功法虽然不凡,但如果不是遇到小博,他还当不起杀伐最强的美誉。【】”

    在傅一搏苏久文震惊时,穆丰又放了一个大炮,轰得两个家伙晕头转向。

    “公子,小博何以担得起这种称誉?”

    傅一搏急忙上前长长一躬,谢过穆丰的赞誉。

    穆丰伸手拍了拍傅一搏的肩头,待他站起身来时,用手指点了点他的胸口。

    “小子,你是小觑了金肌玉骨的厉害。”

    “啊,是因为小子的根骨?”

    穆丰含笑点头,然后回问一句:“你是否想过钢筋铁骨和金肌玉骨之间的区别。”

    傅一搏懵懂的摇了摇头,他这段时间只顾及读书练字,修炼存想,根本没有时间让他胡思乱想。

    穆丰摇了摇头:“没有,笨啊,字面上的意思都没想过,多简单啊!”

    “额!”

    傅一搏还是有些茫然,字面意思,什么意思?

    苏久文却是不同,机灵的他在穆丰揭开谜底一角时,脑袋飞速闪过一个念头:“公子,莫非是钢铁、金玉之别。”

    “对呀,字面意思就是字面意思,能有多复杂。”

    穆丰一点头。【】

    “钢筋铁骨按照字面意思就是钢、铁和筋、骨,说的不就是有钢一样的筋,铁一样的骨嘛。而金肌玉骨,就是金玉和肌骨。我以前不是让你感觉一下金玉吗?金子一样的肌肤,美玉一样的骨头。”

    傅一搏眨了眨眼,也明白过来。

    可是他还有些不太懂,于是问道:“可是,金玉哪有钢铁坚硬?”

    穆丰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不一样的,那个是筋骨,这个是肌骨,都不是一样的东西,怎么去比。”

    然后他又仔细给两个小家伙解释起来。

    “钢筋铁骨,其实就是形容筋骨坚硬如钢铁,想一想就知道,钢铁样的筋骨捣出去,都不用附加力量都是血肉之躯所无法抵挡的,所以才说他力大无穷,毕竟钢铁承受的力量比血肉强大太多。可金肌玉骨不同,他跟钢铁相比不够强硬,但韧性十足,尤其他修炼的是肌肤血肉,可以将力量蕴含在血肉之内,所以才用一句力大无匹来形容。”

    两个小家伙眼光闪动:“力大无穷,力大无匹,有什么区别吗?”

    穆丰一笑道:“力大无穷,不仅形容的是力量大,更是在说持续时间长,可持续时间长却不代表他无敌。力大无匹才是真正的无敌。”

    说着穆丰看了一眼傅一搏,苏久文更是不敢相信的看着傅一搏。

    傅一搏嚅蠕着嘴唇,瞪大了双眼看着穆丰:“可是,公子,我力量没那么大。”

    穆丰笑道:“你当然没有那么大的力量。”

    “那???”

    “那是因为你还不知道如何拥有这样打的力量。”穆丰一摆手,阻止傅一搏继续追问:“这是金肌玉骨蕴含的特性。金肌玉骨,他本身不如钢筋铁骨,没那么坚,更没那么硬。可是他却能不断的积蓄力量,当力量达到一定程度时,在刹那间释放出去。”

    “啊!”

    傅一搏苏久文几乎同时惊呼起来,因为穆丰所讲的在他们脑海里一转,就感觉到里面蕴含的信息是如何的惊人。

    而穆丰后面的话也证明了他们的相像:“所以,你想一想,如果能将你现在所拥有的力量积蓄几倍,甚至十几倍。最终当你的身体承受不起时,把蕴含起来的力量一起释放出去,会是什么样子。越级不说,同级别里,谁还能是你的敌手。”

    苏久文咧了咧嘴,做出了一个后怕的表情。

    的确如此,越级战斗不说,同级别的人要是无意间遭受数倍数十倍的力量攻击,想一想都知道是如何的可怕。

    可穆丰的话还不止如此:“刚才说的是攻击,防御上金肌玉骨同样不凡。”

    “还有...”

    苏久文傅一搏脸色一变,同时对视一眼后脸上又泛起了笑意。

    也是,穆丰说的人要是别人,他们只会感觉到心惊,甚至是嫉妒和担忧,可这样的人是自己人,事情就又不一样了。

    穆丰也是如此,微笑道:“钢筋铁骨,防御上是刀枪不入。其实金肌玉骨比他丝毫不差。”

    两个孩子眼眸飞速眨了起来,耳朵使劲的支着,认真的听着,深怕有所疏漏。

    穆丰也不调笑他们,直接解释起来:“有一种横练功夫叫铁布衫,想一想你们就能知道,他修炼有成就跟穿了一件铁衣服般,刀枪不入。钢筋铁骨就是这般,而金肌玉骨则像另一种横练功法金钟罩。”

    “金钟罩?”

    穆丰一点头:“能想象什么是金钟罩吗?”

    傅一搏苏久文一扭头,互相对视一眼。

    转回头后,苏久文把秘籍夹在腋下,双手向外比了一下:“罩,网罩吗?”

    穆丰多一点头。

    傅一搏双眼眨动一下道:“像一口钟将人罩住吗?”

    穆丰笑了:“没错,金钟罩,金钟罩住人。钢筋铁骨是体修功法,修炼有成恍如身体穿上一件铁布衫。金肌玉骨是气修功法,修炼有成恍如体外扣上一口金钟,金钟不破身体不伤。”

    说到这里,穆丰伸手指了指傅一搏怀里的秘籍道:“太乙天尊观想日之精华,落日鲲鹏斩蕴含日轮之力,再加上他特有的天悬之力秘法,才能组成鲲鹏参同契最强沙发的名头。”

    “天悬力...”

    似乎直到现在傅一搏才恍然,穆丰之所以和他说这些,只是因为最后这个天悬力。

    太乙天尊观想法,他已然入门,其后一步步提升不在其他,全在一日复一日的水磨工夫。

    至于落日鲲鹏斩这种外功,有秘籍参悟,有公子指点,只要他肯下苦功更不算什么。

    如此一来,能让穆丰耗费这般口水,特意为他讲解自身根骨之谜,想来就只能是天悬力。

    看到傅一搏明悟过来,穆丰点点头道:“天悬力,也可以叫做天旋力。”

    穆丰手指向上指了指道:“一个悬是悬挂,也可以是悬念,一个旋是螺旋,也可以是旋转。至于如何理解,只能看你如何领悟。”

    太多的话,穆丰没有细说,因为达到一定级别的功法,都不是只有一种练法。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束缚太对的话,徒弟不过是师傅的又一个模板,永远都无法超脱其上。

    这样的庸才,穆丰是不屑教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