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一十三章 选择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因为秘籍留痕,才让穆丰如此劳累。

    可也正是因为穆丰在秘籍上留下意境道韵,才使得傅一搏苏久文蹬上一条武学上的康庄大道。

    从穆丰的角度上看,他亏了。

    可从培养傅一搏苏久文的角度来说,不知他赚了多少。

    金肌玉骨、通臂灵猿。

    这两条在东陵王朝从未显现的根骨,碰巧让穆丰遇上,也许是天意,所以他有将两个小家伙引领入九华别院的想法,才会如此用心培养。

    隐藏根骨,其实是相对东陵王朝而言,对穆丰来说不算是隐藏,因为这一类根骨如何都在他心里搁着,区别只在于他想不想找,想不想发掘而已。

    况且这类根骨在东陵王朝有不少,只不过是他们对根骨分类十分粗犷。

    毕竟,在东陵王朝这种优越的环境下,只有最优秀的那批根骨值得他们注意。

    其余等而化之,根本无需仔细挑选,因为他们不缺天才。

    这种情况穆丰知道,却从未在意,沧海遗珠的故事,何时何地都没缺少过。

    至于傅一搏和苏久文只能说是他们幸运。

    在穆丰无聊的时候碰上,又幸运的被穆丰察觉到身怀异骨。

    任何人都注重他们的每一个第一次。

    傅一搏和苏久文是穆丰遇到的第一个身怀异骨的人。

    以后,即使有比他们更好根骨的人让穆丰遇到,恐怕穆丰都不会再有这样的心思,耗费这么多的心血。

    耗费心血?

    不错,秘籍留痕,绝不是谁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

    太玄境,几乎就是秘籍留痕的最低境界。

    留痕,不单指秘籍留痕,他指的是武修将所悟意境附着在他物之上。

    所以说,能做到留痕的人,最少都是将某种意境领悟到一定程度。其次,还必须能将意境引出附着他物之上。

    意境,悟性越好的人领悟越深,基本上到达天罡境就能够参悟到一定程度。

    可要想将意境具现到体外却非太玄境不可。

    而且,秘籍留痕与他物还有所不同。

    普通之物,例如树木、岩石、钢铁或玉,因其质地不同,难度略有差异,但差异不大。

    可是与纸质相比,差异就太大了。

    纸质不论何种何类,都是单薄到一捅即漏,根本不堪重荷。

    因此,想要在纸质上留痕,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即便是太玄巅峰的大能,都不见每个人都能做得到。

    也就是傅一搏苏久文懵懂无知,只知道对穆丰感激涕零,而不知道怀中秘籍之珍贵,简直价值连城。

    如果让他人知道,一个初入太玄的人就能接连两本秘籍留痕,恐怕都会怀疑人生,怀疑世界了。

    可惜,这两本太玄境初期武修制作出的留痕秘籍,一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不是秘籍破损,而是被两个小家伙给吸附掉了。

    珍本之所以为珍本,就是因为之上的意境留痕,留有痕迹。

    而当有人对其有所感悟,痕迹就会悄然融入其中,并随着参悟者感悟加深而逐渐淡化,直到全部参悟后完全融合而化为乌有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

    傅一搏苏久文不愧是穆丰看好的人,基本在一个月之内便将秘籍参悟,初通意境。

    对,就是初通意境。

    秘籍留痕,这个痕其实就是个指引。并非是制作者留下什么等级的意境,参悟者感悟后就能抵达什么等级的意境。

    他只是一个指引,一个能引领参悟者感悟意境的指引。

    要知道,意境是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参悟者不是心有所感然后心有所悟的话,根本是入不了门的。

    一个指引,不论何种境界,都能让人体悟到意境,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所以,想一想就能知道穆丰的付出到底有多大。傅一搏苏久文能遇到穆丰又有多么的幸运。

    现在他们还不清楚,但日后真正明白过来时,那种感动是无法用语言叙说的。

    而后,不论何时何地,他们达到何种成就,穆丰就是他们的天。

    他们一直想要报答穆丰,可惜,终其一生穆丰也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

    因为从他们遇到穆丰那一刻开始,穆丰一直比他们强大,强大一直给予他们指引而无需所求。

    就好比现在,穆丰在修养的同时又开始琢磨,给他们选什么样的武功好呢?

    傅一搏苏久文两个小家伙的学艺路途是严格的按照穆丰规划行进的。

    开始三个月,早课晚课,读书、识字、背诵经文,写字、绘画,后一个月参悟秘籍上的留痕。

    读书识字是必然的,任何一个想要在武学道路上有所最求,都必须要经历这一番。

    武者如何不去管,可是不读书,不识字,是绝对成不了一名武修。

    不要以为一个莽汉一介武夫,大字不识几个,有个好身体,就能成为武修,就能练成神功。

    那是笑话,绝对扯淡。

    不读书不识字,不明道理,如何参悟高深武学。

    你以为武功秘籍是画本,拿到手里就能练。

    就好比现在,穆丰让傅一搏苏久文读的书就是儒学典籍,背的却是道家经文。

    无他,就是让两个孩子体会一下,同样的字放在不同理论的典籍里,意义是不一样的。

    甚至很多情况,意义是相悖甚至相反的。

    如此一来,当一本秘籍落在他们手里时就不会望文生义,莽撞修炼,进而遭受不可承受的结果。

    至于写字绘画,自然是为了让他们体悟一下意境。

    参悟意境,最佳手段无过于写生。

    把树木高山囊括于方寸之间,成竹在胸的写实是一种方法,大写意是另一种方法。

    一虚一实,意境自然生成,说不好那种好那种坏,那种对那种错。

    因为对错不在于方法,而在于性格。

    一段时间接触,穆丰已然看出傅一搏和苏久文两个孩子,性格截然相反,甚至能达到相反互补。

    傅一搏的性格实在,甚至有些执拗。苏久文则是聪明伶俐,从里到位透着一股灵气。

    金肌玉骨与通臂灵猿,根骨的天性已然反应到性格上。

    穆丰默默的点点头,他知道武功上为两个孩子作何选择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