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一十一章 授艺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总的来说,能像穆丰这样,顺顺当当突破太玄境的人太少太少。

    像他这样的人,不用猜都知道,一定是优秀上佳的根骨。

    优秀的,虽然未能完全符合完整体的根骨,都能突破到太玄境。至于再往上的,就只有顶级完整体,那样的人只在传说中听到过,世间人很少能见到。

    荀洛,包括荀洛在内的惊天九人龙,不知是不是。

    这种做法,东陵王朝武修感觉很正常,可在穆丰看来,太粗犷了,千百年以来不知道埋没多少人。

    傅一搏、苏久文就是这样,偶然被穆丰发现,未来一切都会不一样。

    可让穆丰发现的有几个,没有被发现的何许多也。

    苏久文偷偷的扫了眼傅一搏,傅一搏咧了咧嘴没吱声,显然在穆丰面前他有些胆怯。

    傅一搏老实,可苏久文不行,看着穆丰抓耳挠腮,真跟猴子差不多。最后他还是没忍住,支支吾吾的问了起来:“公子,公子,我们,嗯,我们俩这样的根骨,咋样,好是不好。”

    而他这一切动作尽入穆丰眼里,没说什么,而是笑着拍了拍他的小脑袋瓜:“想知道好不好,明天赶早跟我修炼。”

    “啊!”

    苏久文惊呼一声,沮丧失望的耷拉下脑袋。

    傅一搏也有些失望,不过在看到苏久文沮丧的样子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开心竟完全建立在哥们的痛苦之上,不能不说,小小年纪的他,腹黑的很。

    穆丰却没管这个,从这一天开始,在他枯燥修炼的闲暇之余,细心调教起来两个小家伙。

    却不想,让他多了很多乐趣。

    “早晚课跟我一起诵《诸真宝诰》,宝诰为道门诸天尊和历代仙真教诫告示之真言。”

    这是穆丰规定的第一课,却听得两个小家伙晕头转向的。

    穆丰却笑了:“道家真言,修玄之理,可以意会,不可以言传,古人章句之中隐隐在焉。天不言而四时行,人身阴阳消息,人不能使之然也。大道之妙,全在凝神处。凡闻道者,宜领此意求之。凝神得窍,则势如破竹,节节应手。否则面墙而立,一步不能进。“

    两个孩子还是懵懂的瞪着眼睛,傻傻的看着他。

    穆丰无奈的摇了摇头:“凡人心不内守,则气自散。若能时时内观,则气自敛,调养脏腑,久之神气充足。古云:‘常使气通关节透,自然精满谷神存。’,你们不需要明白道理,按我说的去做就行。”

    似乎第一课就让穆丰明白,白纸虽然好作画,但要没那个功力,其实更让人不知道如何下笔。

    于是就有了第二课。

    上午读书背经,下午写字绘画。

    “啊,公子,那我们不练功了?”

    苏久文有些欢喜,也有些傻。

    整个庄子里识字的人不多,而但凡能识字的,最少都是个管事。

    傅一搏也有些愣了,因为识字距离他们太过遥远,在他印象中能识字的,几乎都是老爷,都是高高在上的贵人。

    而跟随公子,在他心里就是学功夫,然后为公子做事。

    怎么,学起字来了!

    “不识字,我教你们功法,你们能听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懂啊!”

    穆丰撇撇嘴。

    任何功法典籍,书写都极其精炼,尤其穆丰一身所学道家功法诸多,字字千金。

    没有文学功底真就像这俩小家伙一般,讲给你听你都听不懂,还学什么学。

    真要死脑瓜骨的去悟去学,走火入魔绝不是假的。

    即使走了运字,真学出个一二来,基本上也都像大肚汉那样,一个关卡憋个几十年。没个人指点,憋到死都突破不了。

    读书识字,书写绘画,转眼间两个淘小子变成了文人模样。

    古风古韵习习,这风格变化的优点快,让日送一趟补给的张大年,有些晕头转向,不明所以。

    “这是怎么个节奏,公子不是想让这俩家伙读书赶考吧?”

    心里想的是想的,却没敢问,只是挑个时间跑到古台府禀报给七伯。

    七伯也有些懵,不过也没敢问,又挑了个时间讲给大小姐。

    大小姐蹙了蹙眉头,听到穆丰人很老实,除了要两个庄子里的孩子外,安安静静的修养,也就把他放下了。

    实际上,大小姐对穆丰有些看法。

    她承认穆丰是个高人,功力高到不知道何种程度,但绝对高是毋庸置疑的。

    可穆丰的表现让她感觉到很不正常。

    是,穆丰身上有伤没错,看样子伤的还挺严重。可再严重,来到古台府也不能不到谈府递个帖子,求见一下谈开崖啊!

    毕竟,谈开崖是谈家府主,古台府城守,不说堂堂封疆大吏,单单武修大前辈的身份,你也应该拜见一二吧。

    大小姐的挑理不是不对,按正常世家也好,武修也罢,礼节是这个礼节。

    可却不适合穆丰。

    她哪里知道,穆丰已经不是普通武修了。

    论起来,谈开崖身份尊贵是不错,但要让穆丰前来拜见,他还担不起。

    因为穆丰也是太玄境大能,刨除朝廷大员身份,再刨除年龄,他还真没办法在穆丰身前摆出前辈的身份。

    王不见王,虽然说的有些玄。可穆丰和谈开崖想要见面,还真得看机遇。

    至少在穆丰身体没有完全恢复前,是不可能的了。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穆丰的身体恢复的很理想。两个小家伙早课晚课,道家真言颂咏得十分流畅,读书背经,写字绘画也有些根底了。

    这一日,穆丰就像飞羽真人那般,乐呵呵的拿出两部书籍来。

    《天尊道相法》之《日精》《月华》。

    傅一搏、苏久文看着眼前笔墨未干的两本书,心头一跳顿时满脸喜悦的看着穆丰。

    穆丰眉稍一挑,指着日精点了点傅一搏,又指了月华点了点苏久文。

    “天尊道法有十二相,我给傅一搏挑的是太乙天尊相法。此圣在天呼太一福神,在世呼为大慈仁者,在地狱呼为日耀帝君,在外道摄耶呼为狮子明王,在水府呼为洞洲帝君。有怒,有威,有勇,有大日克邪,日精篇适合金肌玉骨。”

    “给苏久文挑的是玉鼎真人相法。此圣为道家护法真人,身怀**玄功,七十二变,肉身强悍又变化多端,明事理,晓变化,整合你通臂灵猿所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