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零九章 区别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仅是半天时间,张大年就把一切事情办妥。

    不但将傅一搏和苏久文两个小家伙送给穆丰,还带回一堆日常用品。

    这就是小人物与大人物之间的区别。

    大人物动动嘴,小人物跑断腿。

    穆丰没有感到任何意外,他明白世家的一切想法和做法。

    有人也许会觉得穆丰是得寸进尺,明明被人所救被人收留,赖在木楼里不说,还要过份的要求什么。

    不明白的不知道为什么,明白的都感觉正常。

    因为,这就是世家。

    等张大年卑微的离开,傅一搏和苏久文将自己好好洗漱一遍,然后换上张大年给的新衣,屁颠屁颠的跑到穆丰身旁。

    穆丰正在打五禽戏,这是一套导引养生的功法。

    外动内静、动中求静、动静具备、有刚有柔、刚柔相济、内外兼练的仿生功法。

    五禽戏是穆丰上一世所学,三教九流中医家以医入武的功法,以武克敌的功效不算强,但舒筋活血打通筋络,引气归元延年益寿的功效却是无比的强大,现在正适合穆丰恢复身体之用。

    傅一搏苏久文原本在穆丰修习的时候,心中痒痒却不敢偷看。

    在武者、在武修间,偷艺是大忌,可打可杀。

    现在却不同了,因为他们是穆丰的人了,所以就一个端了盆水,一个带了身衣物和毛巾,借着由着凑了过来。

    如果穆丰让看就看,不让看穆丰早就跟他们说明了。

    当然,他俩也仅是看个热闹。

    不说他俩能不能看得懂,至少是即使看懂了能背下来,没有穆丰发话也绝不敢学。

    穆丰没有收功,两个小家伙就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穆丰。

    当五禽戏演练到猿戏最后一式逃藏式收尾,两个小家伙才端盆的端盆端水的端水,围了过来。

    “怎么,有事?”

    穆丰随意的洗了洗手,看着两个家伙,笑了。

    “嗯!”

    傅一搏十分爽快的应了一声。

    穆丰是世家公子哥不错,可经过这几天接触,傅一搏苏久文明显感觉出他与一般人不同,绝不是一个为了享受就能开口索要的人。

    再加上张大年来的时候穆丰刚刚给他俩摸完骨,似乎他俩有些与众不同。

    “想知道,又不敢问!”

    穆丰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个小家伙。

    “嗯,没敢问!”

    苏久文想说没敢说,傅一搏倒是侃快,直接应了下来。

    穆丰一笑道:“这就对了,想知道你不问咋能知道呢?”

    苏久文看出穆丰在调笑他俩,索性胆子也大了起来:“公子,是不是因为我俩的根骨。”

    “嗯,没错。”

    其实穆丰是察觉两人根骨非凡,谈府摸骨师应该是看错了。

    可是,再如何不同,穆丰也没想在他俩身上得到些什么,只不过看到他俩如此被人埋没,未来除了成为纤夫农夫外,也许往上爬一爬,能当个小管事也就到头了。

    至于说将他俩的根骨挑明,与谈家交好,穆丰还做不到。

    因为傅一搏和苏久文要想有一个辉煌的未来,首先得明白他俩的根骨。

    而要想明白他俩的根骨,有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些东西穆丰必须讲给人听,否则,两个小家伙的未来还是会一片黯淡。

    不是穆丰撬谈家墙角,而是傅一搏他们的根骨涉及到穆丰上一世的秘密。

    别说是萍水相逢略有交情的谈家,就连羽化天宫穆丰都未见起会讲给他们听。

    有些事,不到时候,穆丰只能做而不能说。

    “你俩仔细的听,记在心中。出我嘴,入你耳,不许让其他人知道。”

    穆丰脸色一沉,傅一搏苏久文瞬间脸色一整,狠狠的点着头。

    “傅一搏,你的根骨不是钢筋铁骨,而是金肌玉骨。”

    穆丰拍了拍傅一搏的头。

    “金肌玉骨”

    傅一搏有些懵,因为这个名字从来没听人说过,很陌生。

    穆丰笑着指了指傅一搏的脸:“你没发现你是个红脸汉子吗?金肌玉骨,顾名思义,金色的肌肤,玉色的骨头。”

    “啊!”

    傅一搏眨了眨眼睛。

    苏久文也好奇的将头贴到傅一搏的脸上去看:“哎呀,你脸洗干净了,还真是红脸汉子。”

    一句话让傅一搏的红脸羞得更红。

    “你小子,别挤兑老实人。”

    穆丰回手啪的一下拍在苏久文的后脑勺,拍得苏久文喜笑颜开的。

    这不是苏久文杏子贱,而是穆丰的动作轻弱无力,尽显爱昵。

    佃户家的孩子,小辈胡闹时长辈除了打就是骂,就像白天他俩跟同村小哥们打架,本身只是小朋友玩耍。

    别说打胜了自身也是惨淡的傅一搏苏久文,两个家伙顶着鼻青脸肿周身疼痛还在笑。

    即使是哭着找家长的苏景文,其实是想到母亲那里求些安慰,本意是因为输,而不是因为疼。

    可双方父母却不管孩子们想什么,只知道孩子淘气,先拎过来先打一顿在说别的。

    所以说,穆丰轻飘飘的在苏久文脑袋上拍一下,本意也不是打他,而是亲昵,这是苏久文从来没体会过的感觉,不由他不喜笑颜开。

    这是穆丰没想到的,而他更没想到,傅一搏看着穆丰和苏久文之间的互动,满眼嫉妒,他竟然羡慕起来。

    “公子公子,我呢,我原来是什么根骨?”

    苏久文也是鬼头,穆丰没看到傅一搏的样子,他却尽入眼底,连忙转过身找个话茬将这事折过去。

    “你的呀,你的误差不大,也是灵猿类的。不过不是长臂灵猿,而是通臂灵猿。”

    穆丰也不逗他,直接把结果告诉给他。

    “通臂灵猿?”

    苏久文愣了一下,因为他有些不明白,通臂灵猿跟长臂灵猿有什么区别吗?

    通臂、长臂,仅一个字差距,注意不注意。都不会感到有什么差别。这不像傅一搏,钢筋铁骨与金肌玉骨,一听就知道绝对不是一回事。

    穆丰一笑,他想到前世道家护法神四废星君:“拿日月,缩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这是通臂灵猿,你说他跟长臂灵猿有什么区别。”

    “什么?”

    苏久文、傅一搏几乎同时失声惊叫。

    拿日月,缩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这就是通臂灵猿吗?

    虽不明白什么意思,但一听就知道气势恢宏,神通广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