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零八章 小人物的无奈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张大年呆滞了,傻傻的看着穆丰,不知道说些啥好。

    穆丰可不管他那个,闭着双眼自顾自的想着什么。

    傅一搏苏久文其实也有些发傻,不过到底是孩子转眼就回过味了。

    苏久文用手指轻轻的捅了捅傅一搏。

    傅一搏歪过头瞅了他一眼,然后就看到苏久文歪着嘴巴示意下穆丰,又扭过头用嘴向窗外努了努。

    不用说,就一点小动作傅一搏就明白兄弟什么意思了。

    几乎瞬间,傅一搏就明白了,顿时两眼放出璀璨的光芒来:“跟着公子能走出去,过好日子”

    好日子,什么是好日子,个人理解不同。

    对穆丰来说,现在的日子就很好。

    有山有水有楼住,安静惬意的同时身体也在一天天的恢复,无聊的时候又多出两个小家伙给他解闷。

    而在傅一搏苏久文来说却是不同。

    山水这些,平日里看多了,他们并没感觉有什么好。

    要说好那就得有吃有穿,不爱欺负能学武。

    原本这些多是妄想,可在穆丰对张大年说出,他俩我要了的时候,妄想似乎突然有变为现实的可能。

    苏久文看出傅一搏懂了,立刻用眼神示意光露露的四壁,嘴向张大年歪了歪。

    果然不愧是好兄弟,傅一搏竟然又瞬间秒懂。

    “庄主”

    傅一搏悄然走到张大年身旁,低低的呼唤了一声。

    “啊”

    正有些发懵的张大年歪头看了一眼后随意的应了一声。

    傅一搏呲着牙,抬起小脸向四周指了指。

    “嗯!”

    张大年随着傅一搏的手指环顾四周,马上脸色就变了。

    木楼不错,那天可是七伯跟着他一起过目的。

    虽然时间有点长,但在傅一搏的打理下干净立整,招待穆丰应该也能说得过去。

    可现在,他却发现穆丰选择的这间房屋,除了那张床完好外,光溜溜的啥也没有,绝对能用家徒四壁来形容。

    “我的老天,公子,七伯和我那天看的不是这间屋啊!”

    张大年低低的哀嚎一声。

    穆丰缓缓睁开眼,看着张大年解释了一句:“那间是你们大小姐早年住的吧,我住不合适!”

    “额”

    张大年哑然。

    确实,七伯和张大年领穆丰看的那间房是早些年谈家大小姐的房间。

    那个时候,大小姐和大少爷上这游玩避暑,因为年纪还经不起来回折腾,所以才有了这栋木楼出现。

    现在却不同了,两位小祖宗大了,不仅步入武修门槛,更各自拜入了师门。

    一来是来这里的次数少了,二来即使两位小祖宗来此游玩,挑剔也大,早来晚归的甚是方便,根本无需再次驻足,木楼也就没有用武之地。

    在几年前,谈府的人就把木楼里所有东西,能拿的都拿回谈府了,看守人都没留下一个。

    只剩下这栋木楼孤独的矗立在这里,日久天长的荒废掉。

    可不管如何,大小姐住过的房间一直放在那里,小谷村是没人敢动的。

    正是因为所有东西都拿走了,不仔细查看根本看不出谁是谁的房。所以七伯还以为这就是平常房间,就指定给穆丰了。

    当时穆丰也没在意,可等他想要入住时却在细节上发现,这间应该是女儿家住的,甚至应该就是大小姐的那间闺房。

    他住,不适合。

    现在一说,张大年立刻反应过来,直接哑口无言,说不出话来。

    低头看了看傅一搏、苏久文。

    如果是这样,似乎这位穆公子真需要有人侍候。

    而且,这个时候张大年才反应过来,世家公子基本都习惯有人服侍的生活,哪管说他是出门游历,能够自己照顾自己。可一旦安稳下来,奢侈的生活习惯还是改变不了。

    “我回去和七伯说,傅一搏可以指派给您,苏久文还要与他父亲商量一下。”

    瞬间,张大年就收摄心神,率先应允下傅一搏。

    穆丰三人也懂,傅一搏无父无母,很多事张大年都能做主,苏久文有老父在,即使张大年可以做主但有些过程还是要做的。

    过程是要走,但问题不大。

    苏久文虽然是个大活人,但贫困家孩子,天资根骨不好,没有培养的价值,其实跟条狗没啥区别。

    再说了,穆丰即使不是谈家人,也是世家弟子,将他俩讨要去,绝不是侮辱,相反在张大年眼里还算是提携。

    这一步几乎就改变了两个孩子的命运。

    而他,也是用这种说法说服苏久文的父亲:“老哥,你应该高兴。久文给世家公子当个随从下人,也是抬举他了。终归比留在庄子里当个纤夫、农夫强。”

    “嗯嗯,啊啊!”

    苏久文的父亲是个精明的老实人,一口口应允着,什么也不说。

    张大年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久文是个精灵的孩子,惹公子欢喜了,也许过几年回来就是管事了,到时你就享福了。”

    “是是”

    苏久文的父亲脸上随之也露出一抹,似伤心又似欢喜的样子。

    “哦,对了,七伯说了,给你挂个知事的位子,安排几个人接上午的货,好好干,一月下来也能多赚二两银子。”

    当张大年转身要走时,脚步一顿,笑着留了一句。

    “啊!真的,多谢庄主美言!”

    直到这个时候,苏久文的父亲才笑口颜开的欢喜起来。

    佃户家,谁家没有两三个孩子,不是宝。

    多一个少一个,不会有谁太在意。

    在家种地,在外扛活,或是被少爷小姐管事中意了要去,都是出路。

    至于父母真正在意的还是哪个孩子能事,能赚钱。每个月工钱,哪个交上来的多,哪个交上来的少。

    这些事,不能说对,也不能说错,对错都是种悲哀,都是最底层百姓的无奈。

    上层人往往不知道他们一句话对底层人的影响。

    就好比现在,傅一搏这个孤零儿童在张大年这种小人物口中,随意就给了人。苏久文虽然好点,至少张大年还去与他父亲说道说道,其实无论说与不说都不能改变结果。

    说道说道,实际上还是张大年会办事,毕竟苏久文未来是要跟穆丰的。既然有父亲在,真要太不在意了,穆丰的面子上不好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