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零七章 人,我要了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傅一搏苏久文看似淘气,其实非常聪明,在与那帮野孩子打架时,合理的充分的发挥出自己的特长。

    苏久文身子骨弱,但十分灵活,动手之前就跑出圈外,然后让傅一搏将这些人牵制起来。

    钢筋铁骨的特性是身强力壮外加皮糙肉厚。

    傅一搏大手抡圆,漫天飞舞,把对方孩子连推带搡的,扒拉一个,晃悠一个,扒拉一个,晃悠一个。仿佛一堵墙般将苏久文牢牢的保护在身后,对方即使五六个人,也别想有一个都能摆脱他的纠缠。

    当然,在怎么说对方还是人多力量大,蜂拥而上的情况下,傅一搏寡不敌众还是败下阵来。

    这让两个小家伙感觉十分可惜。

    “弱化的铜筋铁骨还是差上不少,若是完整体的钢筋铁骨,力大无穷,无坚不摧。像苏景文他们那样,随随便便就能掐死一堆。”

    两个小家伙看似有些愤愤不平的念叨着,可实际话里话外是在向穆丰炫耀。

    穆丰也知道,在他们这个年岁,以少胜多的确是应该炫耀炫耀,不炫耀就不是孩子了。

    不过嘛!!!

    穆丰的手从苏久文的头上收了回来,一双眼眸紧紧的看着苏久文,半晌有挪到傅一搏身上。

    好奇、迷惑,还有一丝激动蕴含在里面,直看得两个小家伙心惊肉跳的。

    “那个公子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吗?”

    傅一搏的心猛地一跳,嘴嚅嚅了半天,才磕磕绊绊的问了一声。

    “公子,别这样看我,我害怕”

    苏久文更是被穆丰锐利的目光看得心惊胆战,不知不觉间小步向后挪动着。

    摸骨不是件轻松的事,不仅手法方位要对,更要将对方的每一根骨头与记忆中千百种根骨一一对应。

    决不能有所差错,因为但有误差,结果就会有天差地别。

    那样,无论好坏影响的都是人的一生。

    原本对穆丰来说,摸骨并非是一件难事,可惜,今生他还是第一次。

    陌生,不熟练,他只能现将一个孩子的根骨记在心中,然后在与记忆中的根骨对应。

    绞尽脑汁的去回忆、去对比、去选择,去判定。

    如此一来,精神消耗就相当大了。

    接连两个孩子下去,他头上汗都出来了。

    一番摸骨能将汗摸出来,显然不是在开玩笑。

    傅一搏苏久文的目光盯着穆丰的额头,看着他顺脸淌下来的汗水,紧张不安的心不知不觉稳定下来。

    “公子,我是不完整的钢筋铁骨,他是不完整的长臂灵猿。府上的先生,看过。”

    傅一搏的心头一热,忍不住开口。

    穆丰微笑着摇了摇头:“不是,你俩都不是!”

    “不是!!!”

    傅一搏苏久文闻听穆丰此话,顾不得什么尊卑贵贱,不由失声尖叫起来。

    钢筋铁骨、长臂灵猿

    穆丰都清楚,他原本给两个小家伙摸骨是随意的心动,可等他摸骨时听到傅一搏的话,却感觉到丝丝不同。

    果不其然,等他完完整整的摸下去,结果告诉他,他的怀疑没有错。

    穆丰的手点着傅一搏的脸,鼻青脸肿的脸笑着道:“钢筋铁骨,半成刀枪不入,圆满的力大无穷,无坚不摧。记得是力大无穷、无坚不摧。”

    傅一搏一愣,有些不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明白的眨了眨眼。

    苏久文则小眼珠骨碌一转,若有所思的怔了怔,脱口道:“他这不是不完整吗?”

    穆丰手指向外一划:“不只是他不完整,那不是都不完整吗?”

    “额,是!”

    苏久文沉默的一点头。

    穆丰接着道:“钢筋铁骨,即使再不完整,力大无穷总有一半吧,无坚不摧总有几层吧。可是,我看到了,即使他再大力,再发疯,那几个家伙,也没有一个被他打到起不来。”

    “额”

    苏久文哑然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傅一搏小眼睛飞速的眨着、

    半晌,就在傅一搏刚想说话时,楼下突然传来一个低低的叫声:“公子,公子小的张大年求见!”

    穆丰眉头一挑,向傅一搏示意一下,傅一搏立刻转身,飞速跑了下去。

    “庄主来了,一定是十六婶找他哭去了。”

    傅一搏的身影还未从正厅消失,苏久文就小声嘀咕起来。

    “哦,怎么,你们打架还带找家长的。”

    穆丰笑着瞥了小家伙一眼。

    苏久文一缩脖,尴尬的奉上一张笑脸道:“主要是傅一搏这家伙死脑筋,总是逮住一个人打,苏景文刚才被他打惨了。”

    “哦,也是,小打小闹家里没人会管,要是打狠了就有点说不过去。”

    穆丰了然,不过他随即转过头看着苏久文,好奇的问询着。

    “你叫苏久文,他叫傅一搏,那个被打惨了的叫苏景文,似乎还有一个傅一仲。你们都什么关系?”

    苏久文笑道:“庄子里大部分不是姓苏就是姓傅。苏景文他父亲行十六,我父亲行八。傅一搏父亲在家族行三,傅一仲父亲行九。说远不远,说近不近,都是没出五福的堂兄弟。”

    穆丰一愣,笑了:“主上是谈家,庄主姓张,管理的人不姓苏就姓傅,你们这个庄主太意思了。”

    苏久文摊开双手像大人一般,做个无奈的样子:“家主破门而出,分支开脉,带出来的谈家人太少,多数都是随从他满脑子建功立业的外姓人。喏,就是庄主那样的。至于我们苏家傅家是翠屏山脚下的原住户,贫苦得活不下去了,卖身活命而已。”

    “哦,明白了。”

    穆丰点点头,佃户多是这样。

    他们一无所有,唯有用一身力气和这条烂命换取口食。

    不过,穆丰看到小谷村生活的很不错。

    好房好舍,吃穿无忧。

    从这点看来谈开崖貌似是个好主顾,最起码对下人还不算黑,是个敦厚慈和的人。

    两人正聊着的时候,傅一搏已经带着张大年走了上来。

    “公子”

    张大年刚躬下腰,恭维的叫了一声。

    穆丰微微点头:“有事?”

    张大年脸色略显尴尬的看了眼苏久文,想说又不敢说,欲言又止。

    可惜,穆丰根本不看他,任由它尴尬的站在那里。

    “这个孩子”

    张大年吞吞吐吐的刚说几个字。

    穆丰突然一摆手。

    瞬间,张大年的话就卡顿在哪里。

    “我需要两个人服侍,有机会你跟七伯去说,他俩我要了”

    “啊,您要了。”

    “嗯,我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