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零六章 根骨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普通的一小瓶药散让两个小家伙视若珍宝般对待,瞧了又瞧,看了又看。

    显然,这东西在穆丰看来平常,在他们心中却绝不寻常。

    当然也是他们从来没被人如此善待过,穆丰心中小小善意对他们来说重于泰山。

    “这么好的东西,咱俩就用了”

    “公子让用,你说用还是不用”

    “我不知道”

    “用吧,莫让公子等我们!”

    尊重是尊重,纠结是纠结,最终傅一搏还是做出了决定。

    你给我抹,我给你搽的,两个小家伙一阵糊弄,好歹是涂抹完了。

    又将那身脏衣服东甩西甩的抖落干净,胡乱的套在身上。然后才小心翼翼,心情忐忑的走到楼上。

    木楼小院既然是谈府为了两位小祖宗避暑建造的,自然不能小了。

    不仅小院占地不木楼也相当宽敞。前后能有近十丈长,左右十几丈宽,大小算来能有二十几间房舍的面积。

    十几年的过去,修饰雕琢早已陈旧老化,但若仔细看,还是能感觉出隐约间透出来的那份精美华贵。

    顺着木梯两人蹑手蹑脚的走上二楼。

    木楼是规规矩矩的左右对称格局,迎面是一个厅堂,正中挂着一幅山桂流云图,两侧悬着一幅对联,上书:松窗翠绕凌云久,兰畹香清得露多。

    然后是一张檀香木案,案上设着一只大鼎。

    时间虽然过去很久,但仍有一抹淡淡的檀香味充斥整个空间。其下是张小八仙桌,两侧各排四张荷花椅,都是小巧玲珑的甚至可爱,一看就知道是为孩子准备的。

    再向四周看去,前后左右四面均有雕空玲珑木板隔档,上面或是山水、或是花卉,五彩销金嵌宝,名贵中带着几分典雅。

    木楼显然傅一搏苏久文十分熟悉,直接跨过中堂绕到外间抄手游廊,向东一拐来到一间正厅。

    一路行来,时不时在木墙壁上看到悬壁挂画被摘走的痕迹。显然,在谈枕霞谈公雅两位小祖宗一去不复返之后,木楼原本装饰被拿走很多,如果按原来模样看,这里要奢华富贵很多。

    当两个小家伙走到东房正厅时看到,这里陈设很简单,正中一张悬着陈旧灰败,原本应当是葱绿色的草丛,静卧金蝉图的幔帐拔步床,下面摆着一墩镂空竹雕束腰马蹄脚踏。

    除此之外,四壁悬空一无所有,就连穆丰都是不知从哪里捡来一张蒲团,坐在上面。

    “公子???”

    傅一搏、苏久文两个家伙看到如此简陋的陈设,不禁有些呆滞。

    这种环境是他俩从未想过的,苏久文从穆丰进驻木楼之后连外面的院子都没进来过,傅一搏则是在穆丰占据二楼后没听招呼就没敢上来过,所以并不清楚楼上的情况。

    “过来吧!”

    穆丰看着傅一搏苏久文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向他俩挥挥手,招呼过来。

    “公子!”

    两个家伙都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还不到上船搬运干活的级别,接触最大的人物也不过是远远的偷窥过谈府的管事。现在穆丰如此亲近他们,不禁有些慌了神。

    “没事,聊聊。”

    待到两人走到近前,穆丰身手抓住傅一搏的肩头,捏了捏。

    “多大了,家里都有什么人啊?”

    穆丰捏了捏肩,从左肩头捏过手臂手肘手腕直到手指,然后又换到右肩。

    “我俩都十二了,我父母早亡,他还有一个老父。”

    傅一搏呆呆傻傻的站在那里,不知所以的任由穆丰摆弄。

    穆丰把傅一搏的两臂捏完,手指一动,傅一搏滴溜翻了个身,背向着穆丰,穆丰手指顺势滑到他的颈椎,一路捏呀按呀的到了尾骨。

    其实穆丰刚伸手时,两个小家伙不知道穆丰想要干什么,吓得小脸瞬间就白了,可待穆丰双手捏动时,心又放了下来。

    因为这一套手法两个家伙熟悉,或者说所有世家从上到下都熟悉。

    摸骨术,一个通过摸骨捏骨来判定根骨的秘术。

    基本上来说,所有世家,无论大小都会培养出专职的摸骨师来判定家族后裔的根骨。

    家族后裔,不仅是家主一脉,包括世家上下所有人,从主脉嫡系到支脉旁系,从世家正府到附庸从属,从主子到奴仆,甚至像小谷村这样的佃户庄子都包括在内。

    一应大小人等,只要满八岁都必须由摸骨师摸骨判定根骨,上千年以来几乎无有疏漏。

    这又是世家保证后继有人的手段之一。

    傅一搏苏久文八岁的时候被谈府派人摸骨,不仅如此,其实每一年都会有八岁的孩子出现,所以每一年都会有摸骨师前来摸骨,他们早就看多了。

    “我有一丝铜筋铁骨的资质,就是血脉不继,有些驳杂,所以不完整。”

    当穆丰的手指扣在傅一搏头颅上时,他的胆子突然大了起来,将谈府摸骨师告诉他的话讲了一遍。

    东陵王朝曾经有人说,人的一生会听到很多的话,不重要的话转眼既忘,重要的话虽然想牢记心中,可随着时间的流逝还会一点点淡去。

    而能影响人一生,想忘都忘不掉的有几种,但八岁那年摸骨师说过的这句话,任何人至死都不能忘却。

    “铜筋铁骨,哦”

    听到傅一搏的话,穆丰的手仍然没有停下,继续向下摸着,不过他的嘴却应了一声。

    “那你呢,小家伙。”

    穆丰的双手飞快的在傅一搏伸手捋一遍,若有所思的一笑后,又将目标转向苏久文。

    “我有一丝长臂灵猿根骨,也不完整。”

    苏久文喏喏的说着,神色有些沮丧,似乎对自己长臂灵猿根骨很不满意。因为他不像傅一搏那样,即使知道自己有不完整的根骨,告诉穆丰的时候脸色还带些骄傲。

    穆丰一边摸着一边点了点头。

    他想到刚才俩个家伙打仗时的举动,无怪乎傅一搏苏久文以少敌多,仍然能够惨胜,原来如此啊。

    长臂灵猿根骨,顾名思义,苏久文的双臂比正常人略长,身体行动时也比正常人灵活。

    这样的人最适合单挑,因为他双手长不说,还比人家灵活。

    只有打人,不挨打。

    可到了一对多,就有些不合适,尤其比起铜筋铁骨这种耐揍型的糙汉子,差的就更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