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零五章 苦中作乐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小孩子打架能用多长时间,穆丰还在感慨两人悍不畏死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

    然后,在穆丰感觉无趣的目光里,两个小玩意互相搀扶着往回走了。

    “这么快!”

    穆丰的目光跳过两个小家伙狼狈的身影,看向另外几个小家伙。

    “唉哟,战果卓著呀,人人带伤无一幸免啊!”

    上下打量,穆丰忍不住咧嘴笑了。

    因为不独是这两个小家伙狼狈不堪,另外几个同样好不到哪去,甚至穆丰敏锐的耳朵里远远的听到哭的声音。

    “还有被打哭的,太狠点了吧?”

    穆丰幸灾乐祸的捡着笑话,看着远远的山脚下那几个孩子,有的在哭,有的在劝,还有输得十分不乐意,躺在地上郁闷着,也有发着脾气,一扭身走了。

    这个时候,山腰上傅一搏苏久文两个小家伙已经钻在树林里,互相依靠着喘着粗气。

    显然,他俩也气力耗尽,疲惫得不足以支撑爬回木楼。

    这俩个家伙也是犟,不知道是为了脸面还是就这个不服输的脾气,让他们硬撑着爬到山腰才躲在没人看到的地方,耷拉着舌头,呼呼直喘。

    “虽然没什么用,但这个脾气我喜欢。”

    突然间,穆丰对这两个小家伙产生一丝兴趣。

    他似乎也是这个脾气,在外面任何事都得撑着,撑不住拼了命也要撑着。

    至于结果和代价,我喜欢,关他人何事。

    时间又过了一会儿,山脚下那帮家伙已然一个都不见了。

    山腰间,两个小家伙恢复些体力,又蹦蹦哒哒的跑回木楼小院。

    到底是孩子,就是皮,不知道啥叫累。

    再疲惫的身体,只要能安静的喘一会儿,立马就能恢复回来。

    “来,坐这儿,我去给你弄碗水去。”

    “不用,你歇会在去。”

    “哎呦我的妈,别拉别啦,疼”

    “哈哈,你比我伤的重。”

    “去你的,你个瘦猴,跑的快,他们就知道堵我。”

    “谁叫你体格大,他们不打你打谁?”

    “我是挨打了,可是傅一仲苏景文都是我打到的,你没听到,苏景文都叫我给打哭了。哈哈他哭了。”

    刚刚还让苏久文小点声的傅一搏,想到乐处,自己先大笑起来。

    “笑吧,晚上十六婶就能找你来。”

    苏久文显然看不了傅一搏得瑟,冷冷的刺了他一句。

    “不可能,十六婶不敢这找我。我就待这院里,那都不去,气死她”

    哪知道,傅一搏小脖一梗,毫不在意的瞥了他一眼。

    “该小心的是你吧,哼哼”

    “你家伙太尖了。”

    苏久文脸色一呆,随即跳了起来。

    “哎呦,我的腿”

    刚刚一蹦,苏久文的腿突然一个抽搐,仰面朝天摔了个仰八叉。

    “咋啦咋了”

    苏久文突然这么一摔,吓了傅一搏一跳,连忙跑过来拉住他的手。

    “哎呦哎呦,别啦,别啦,我的手臂脚还疼呢!”

    这一拉,苏久文让他触电一般,腾的一下跳了起来,摇晃着把手臂从傅一搏的手里抽了出来。

    “啊呀,你腿没事啊!骗我”

    瞬间,傅一搏就醒悟过来,恼怒的伸手直拍苏久文的脑袋。

    “啊啊啊,疼啊”

    “啊呀,我的手”

    傅一搏的手落在苏久文的脑袋上,两个家伙几乎同时呼起痛来。

    “哈哈哈太好玩了。”

    两个小家伙的叫声还未停下来,木楼上的穆丰就忍不住大笑起来。

    “啊,公子”

    苏久文、傅一搏在笑声传来的一刹那,嗖地一下跳了起来,同时胆怯的抬头望向二楼窗口。

    “给你”

    穆丰的笑声未停,一只瓷瓶却从窗口飞出,刷的一下,在傅一搏两人还没反应过来时落在他的脚下。

    正正的静静的立在哪里,仿佛是原来就摆在那里一般,一动不动。

    “公子”

    傅一搏傻傻的看着突兀间出现在眼前的瓷瓶,不知所措。

    “是止血祛瘀散,你俩洗洗后搽上,然后上二楼见我。”

    穆丰笑声一顿,然后淡淡的吩咐下去。

    “是,公子”

    傅一搏苏久文几乎同时应和,然后就见两人身形一闪,撒丫子跑到小湖旁。

    “我去,要用小湖里的水洗啊!”

    在穆丰目瞪口呆中,两个小家伙三下两下将自己脱个干干净净,然后噼哩噗噜的洗了起来。

    一边洗着,还一边咧着嘴脸直呼痛楚。

    “我的荷花池啊,还没好好看看呢!”

    穆丰痛苦的一捂脸,伤心了,索性不看了。

    “不过,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哼,给我等着,有你俩哭的一天。”

    忿恨中,穆丰咬牙切齿的算计着,一转身从窗口离开。

    穆丰的算计是默默的停在心里,傅一搏苏久文这两个小家伙还不知道未来要经历何等苦难的生活。

    此时的他们一边忍着痛苦,一边飞速的把自己洗个干净。

    然后光着屁股跑到梅林,低头看着地面上端坐的瓷瓶。

    小谷村只是谈家佃户庄子,没有武修。但再怎么也是武修世家谈家的庄子,高深莫测的武学学不到,可基础功法还是普及到所有人。

    这不是什么稀奇事,东陵王朝所有世家门派普遍都是这个做法。

    将基础武学传遍所有人,不仅能让手下身体健壮些,少病少灾的同时,干活也更给力。同时还能增加一些防身本领,出行无忧。

    另外,这么做的最大好处就是,麾下但有资质出众的苗子,不至于疏漏掉。

    因为麾下势力都是集体学集体练,谁行谁不行都会落在所有人眼里。

    一旦有谁在很小的时候就能展现出非比寻常的资质,立刻就会被管事提拔起来,集中培养。

    这种做法才是东陵王朝日益强壮,传承千年的关键原因。

    所以说,傅一搏苏久文虽然是佃户庄里的孩子,人但有些武修的东西还是见过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疗伤药”

    苏久文蹲在地上,悄悄的伸出手指向瓷瓶指了指。

    “别乱动”

    傅一搏迅速叫了一声。

    “没敢乱动”

    苏久文的手指伸到距离瓷瓶还有三五寸时,就停了下来,抬着小脸看着傅一搏小声嘀咕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