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零四章 触动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的目光透过窗扇,看着外面一个硕壮的少年带着一个清瘦的少年,一阵风般的跑向山下。

    跑着、跳着,半路上看到山鸡野兔,两个小子还会恶作剧般的冲击一下。甚是开心。

    任谁看到他们的样子,都不会想到他们是去拼架。

    实际上,即将发生的战斗也并没有被他俩放在心上。

    事实也的确如此,小孩子打仗那有隔夜仇。

    今天你打我了,算是你赢。

    明天我打你了,算是我赢。

    打来打去,都知道打架,谁又能想到他们是为什么打吗?

    “看我神拳”

    “飞刀夺命”

    穆丰的目光一直注视着两个少年,敏锐的耳朵即使隔着数百丈仍然能清楚的听到少年清脆的声音。

    “少年,真好!”

    穆丰低低的笑了一下,他却不知道他的眼中充满了羡慕,还有意思怀念,悠久沧桑的怀念。

    今生他是没有童年的,哦,不能说是没有童年,应该说是没有童年生活。

    困在谿谷重狱里,囚在那个人吃人的阴暗角落中,他能有什么童年。

    拼命、搏杀、算计是生活中的主旋律。

    在穆丰的记忆中,他的童年除了血就是血,欢声笑语、阳光明媚是没有的。

    前世呢?

    穆丰想到前世,不禁缓缓的闭合上双眼。

    前世他的童年是跟表哥高宠一起长大,生活在山上,虽然衣食无忧,虽然平淡无奇,没有压迫、没有算计、也没有拼杀。

    可,除了练武就是练武,嬉笑玩耍的时间是要用挤来形容。

    挤出来的时间是很珍贵的,那几乎就是穆丰脑海里最为稀有的记忆。

    当然,穆丰和高宠都是武痴,即使长年累月的练武,即使他童年记忆里满是枯燥无味的重复、重复再重复,他仍然感觉甘甜如饴蜜。

    因为里面有高宠,他如师如父般尊崇的男人。

    “似乎,我的心中有种酸酸涩涩的感觉,是是对他们有点小嫉妒吗?”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耳边早已没有了那欢悦的笑声,穆丰从回忆的沉湎中清醒过来,突然失声笑了起来。

    “两个小家伙,竟然能让我嫉妒,不行,我必须得报复回来。”

    穆丰嘴角一翘,前所未有的带上一抹坏坏的微笑。

    这个算是童心未泯吧。

    穆丰前世的后半生虽然衣食无忧,却重伤缠身,功力尽失,一直在病痛中挣扎、徘徊。

    重生到了这里,虽然年纪不大,可谿谷重狱里出生,天牢里成长,如若不是他有着前世记忆,如果不是那几个人时不时的能给予他一些关爱,天知道他会长歪成什么样子。

    阴暗、狡诈、邪恶、虚伪,重重天底下最变态的词汇集合到大成吧。

    直到现在,傅一搏苏久文两个小家伙天籁般童真的笑声将他惊醒,让他心底保留的一点点甜蜜,海浪般翻涌而出,他的整个心态幡然转变,心境猛然一动。

    魂元、神识

    穆丰心神萌动,神识流转,瞬息在身体内打了一个回旋,竟比往时快了那么一丝丝。

    就是一丝丝,如果不是穆丰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全身心附着在神识之上,几乎感觉不到差异。

    穆丰仅是太玄境初起,这时功力的增长不比往时,难点几乎都在神识上,任何一点增加都需要耗时耗力。

    尤其是初期、末期这两个时间段,往往耗费以月和年轮算都不见一丝增长。

    现在他仅是心神萌动就有一丝增长,不禁让穆丰有些惊喜,有些欢悦。

    “这两个小家伙竟然还是我的福星”

    穆丰揉了揉下巴,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

    到了现在,穆丰除了恢复身体以及淬炼神识外,几乎没有什么可练的了。

    前世大宗师境界足以支撑穆丰修炼到凝魂境,同时他对身体的掌控也达到了某种极致,而招法的演练有梦中练法,也无需占用他现实的时间。

    穆丰曾经对自身武学做过一个梳理,真正对他有帮助的,也最为耗费他心神和时间的,除了神识之外,似乎只有乾坤悟像十全谱。

    神识,是他前世武学达到巅峰才触及到了。

    他前世的巅峰时期,几乎就是整个武林界千百年的巅峰。那一世,神识是神话,除了臆测外没有真正的记载。

    不过前人的智慧高深莫测,臆测也能臆测出千百部典籍,穆丰可以一样一样的测试,不缺指引,也不会迷途。

    可乾坤悟像十全谱所记载的意境却麻烦了。

    意境在上一世,前人论述很多,描述也很多,却从无有人能真正的将他贴切的形容出来,或讲述出来。

    简单的说,意境分两种,意是寓意,意蕴,境是境界、空间。

    仔细说明的话,意境就是一种能令人感受领悟、意味无穷却又难以用言语阐明的意蕴和境界。

    它是形神情理的统一、虚实有无的协调。

    既生于意外,又蕴于象内。

    他能体现在诗歌上,能体现在书画上,也能体现在文章笔墨上。

    这无关学识,无关情理,甚至都无关智慧的高低,几乎人人都能感觉到他。

    就好比一首好诗,一手好字,一副好画,一篇好文章。

    只要有意境的,任谁看了都会说话,可好在哪里,偏偏说不出来。

    到了武学上,经过千百年推演,大致将意境分成了两种组合。

    一组是“如在眼前”所现即所见的现实,被称之为实境。一组是“见于言外”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虚幻,被称之为虚境。

    虚境是实境的升华,体现着实境创造的意向和目的,也就是魂元神识的作用。

    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除了自身感悟,他人是引领不了的,甚至即使有人真能说出来,听着也是云山雾罩晕头转向。

    不理解的还是不理解。

    现在,穆丰真正要攻破的就是意境,他选择突破的方向或是助力就是乾坤悟像十全谱。

    可惜经过河底两月突破,那本寸步不离身的秘籍早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所以,现在的穆丰时间很多,很闲。

    穆丰站在木楼之上,居高临下的俯瞰小谷村。

    他的目光轻易的透过丛林间隙,看到山脚下的小村边,七八个孩子纠缠在哪里,傅一搏苏久文以寡敌众悍然发起了攻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