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零一章 翠屏山下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大小姐先是一愣,随即恍然。

    她对穆丰是有一丝怜悯,然后表现的太过热情,吩咐下去让下面人很难办。

    与谈家大少爷相同规格招待客人,这是很超常理的。

    如果穆丰与谈家真有关系还勉强可以,问题是,穆丰对谈家来说,其实很陌生。

    这般人,超常规招待,穆丰如果轻易接受,是会给大小姐招惹闲话的。

    莫嬷嬷和七伯,甚至是谈渊谈琮都清楚,偏偏在穆丰面前说不出口。

    毕竟有些话暗地里能说,明面,尤其是当着客人的面前无论如何都不能说。

    能说的,也只有穆丰。

    所以说在穆丰主动推却时,七伯才会暗自赞许穆丰,知进退,明事理,是个知事的人。

    知事,对久经磨练的人来说,很正常。

    但对这些世家子来说,却很不容易。

    比如大小姐,她在朦胧坊这般人尖子成堆的地方出来,虽然未经世事,很多事情却都尽如她的眼底,根本瞒不过她。

    甚至,昨天她还初显威风,还用着略显稚嫩的手法拿捏过莫嬷嬷和七伯。

    就连莫嬷嬷和七伯都不能不慨叹,大小姐果然了得。

    可是,即便如此,让她真的去办一件事时,跟穆丰这种游历风尘的人相比,还是有些欠考虑。

    这无关资质,而是经验。

    经验不是书本看过就能学会的,也不是听师长说说就能听会的。

    只有亲身历练,身处事中,仔细思考后,才能一点一点的磨砺出来。

    不过,不成熟是不成熟,大小姐和是十分聪颖的。

    穆丰一推却,瞬间她就懂了。

    明眸流转,大小姐眼眸中闪过一丝感激,然后的七伯吩咐下去:“一切听从穆世兄安排。”

    七伯也顺势应允。

    穆丰明事理,七伯自然知道,听从穆丰安排,事情必然要比大小姐安排的好做。

    事实也的确如此。

    当船舶靠岸,岸边早有准备的谈府家人蜂拥而时,七伯就悄悄的带着穆丰离开。

    翠屏山,紧靠古泾河岸边,山势低缓,山色郁葱,连画如屏,故名翠屏。

    此山顺着古泾河呈东西走向,西侧高耸入云,翠欲流,古朴巍峨,甚是美观。东侧则一路向下,顺着山势低缓下来。

    “翠屏山是因青葱翠绿,嶂列如屏而得名,山顶主峰被称之为宝峰,其建有玉皇庙,为古台府释宗主脉,据传方丈慈净和尚佛法高深莫测,是古台府七位最有突破太玄境希望之一。”

    七伯陪着穆丰徐徐前行,同时指点着翠屏山为他讲解着山各处要害。

    释宗传人,七位最有希望突破太玄境的强者之一。

    穆丰了然的点点头。

    他不会在意谁强谁弱谁是谁的,只要给他时间,莫说最有希望突破太玄境之一,就算是突破到太玄的大能他也不怕。

    两人的脚步轻快,不大会儿的功夫翠屏山就遥遥在望。

    临到近前,刚好七伯也讲解完翠屏山各处要害,顺势把庄子指给穆丰看:“咱家的庄子就在哪里,是翠屏山西南脚下,哪儿有座山谷,依山傍水,竹木森列,四时山色常青。距离古台府二十余里,距离港口也不过十余里,出行、渡江都十分方便,绝对是修养的好地方。”

    穆丰抬头打量下七伯指的位置。

    翠屏山脚下,松柏茂密,苍山如翠,成片的山林遮挡,实际根本看不到哪里有没有村庄。

    不过,当穆丰继续前行时,有袅袅炊烟升起,他立刻透过林荫看到了一个不大的幽谷,在幽谷深处还有那影影绰绰的房舍。

    山谷真的不大,十几户人家就将他填满。

    显然,最先筑房的人没想到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会越来越多,其后出生的人没有办法,就将房舍一半建在山谷里,一半向攀援,建在了山谷。

    合二为一的庄子虽然狭小,虽然贫瘠,但仍然参差不齐的连成了一片。

    可正是如此奇特,才让村子显得更加美丽。

    村内,星星点点般的造型,村外,连着依山而成的树林。

    茂密的树木紧紧将山村怀饱,然后,一道顺山而下顺势而走,清澈崎岖的小河,玉带般环绕着村子,潺潺而过。

    “果然是个好地方!!!”

    外有古泾河波光粼粼,内有山林环抱,如此美景让穆丰忍不住驻下脚步,满心欢喜的赞叹一声。

    随后,意想不到的愉悦让他的脚步变得更加轻快,眨眼间来到近前。

    远处虚望,还只能看个景色,待到近前才能感受到此间的美好。

    翠屏山,山林居多,空旷平整的土地极是罕见。

    也正因为这样,零零散散不多的田地让山谷里的人们异常珍惜。

    此是五月,正是农忙时节。

    清晨,太阳尚未完全跳过地面,田野里已经有几个农夫早早的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他们一边耕作着,时不时的抹把汗水,看着刚刚露出地面的庄稼,看着那绿油油的惹人喜爱的菜苗,不由欣喜的高声喝叫,相互指指点点的交谈着,似乎是在谈论这一年辛劳的成果。

    “那是收获油菜花吗?”

    此情此景让穆丰忍不住又一次停下了脚步,指着金黄色的油菜花叫了一声。

    七伯显然是谈家的外事总管,并非对农事无知无识。眼眸微微一眯就认出穆丰所指之物,不由一笑道:“还真是油菜花,没想到穆少爷还认识农物。”

    穆丰听着一愣,随即看着七伯笑了:“你还以为我在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世家阔少啊!再说了,世家子弟也要知事的。”

    七伯眼神中略带一些诧异。

    其实他刚才的话,多少有些讥讽,有些试探的味道。

    或做一般世家公子早就恼羞成怒了。

    当然,七伯能说出口,还是略略知道穆丰的性子。

    而后他果真没看到穆丰恼怒,不由尴尬的讪讪的笑了一声:“穆少果真与众不同,家里大少爷是知事,但能懂农事的几乎没有。”

    穆丰淡然一笑:“应该是因为城里住着的关系吧,柳家可是在小牛谷里,农田劳作几乎天天能看到,并不稀奇。”

    “哦,这个老朽还真忘了!”

    七伯恍然,随即把脸扭了过去,向山谷内探望。

    穆丰不知道,此时他的一张老脸已然变得通红通红。

    试探不假,可误中副车还是让他有些羞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