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章 安排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的话一出口,就是一静。

    谈渊讶然无语,连刚走到甲板上的大小姐、谈琮也是一愣。

    而莫嬷嬷和老者看向穆丰的目光都有些发呆了。

    也是,昨天他们还在大小姐面前说穆丰的心怀叵测,今天穆丰就要与之分别,事情太出乎意料了。

    大小姐莲步轻起,檀口微张,轻声细语道:“穆世兄,枕霞还想引介小弟给世兄认识呢?”

    穆丰摇了摇头,伸手指了指胸口:“主要是身体不适需要抓紧调理。”

    几个人同时将目光落在穆丰身上,看了一眼都微微颔首。

    真不用说别的,只要看到穆丰弱不经风的样子就知道,这个理由很强大。

    其实,她们知道,穆丰指的不是他的身体,身为武修身体如何再没有他们清楚的了。

    穆丰指的是功夫和境界。

    事实也确实如此,直到现在,当穆丰明确的指向自己的时候,大小姐她们才惊奇的发现。

    所有人,都看不出穆丰的境界。

    瞬间,她们在点头认可穆丰说出的理由同时,脸色均忍不住微微一变。

    身为武修,她们最清楚,武修的底气何在。

    武学,只有武学,也只能是武学。

    一旦武学境界出了毛病,对武修来说,比身体有恙更加可怕。

    “那莫不如”

    大小姐柳眉一蹙,似乎想说什么,可嘴张了又合,闭了又开的,三番五次的突出两句词。

    “小事,不算太严重。”穆丰微微摇头,转过身来伸手指了指河岸:“将我放下即可。”

    不算太严重,将我放下即可!

    大小姐看着穆丰轻描淡写的样子,眼眸不禁一红。

    武修最怕的境界出了毛病,他的表现竟然这么洒脱。

    莫嬷嬷、七伯两人昨天可是说了,朦胧坊传人最善揣摩人心。

    所以说大小姐从穆丰的话里,还有他的表情,能看到他的内心,是真情还是假意。

    他说的是真的,他竟然真的不在意。

    大小姐看对了穆丰还真不在意。

    虽然大小姐她们看不透穆丰的境界到底如何,实际却不是因为穆丰境界出了什么毛病,而是因为穆丰是太玄境。

    低境界的人绝对看不透高境界的人,修为到底如何。

    甚至到了穆丰这种程度,稍微差点的太玄境同样看不透他。

    如果换成都天玉虎谈开崖就不同了。

    当然,穆丰身体的确有点毛病。

    都是突破惹的祸。

    正常的说,穆丰的突破因为机缘所至,原本应该是水到渠成的。

    可偏偏他的机缘是与孝湖大战而来,一次重创,如果能得到合理的调理,突破对穆丰来说,同样是轻而易举的。

    谁想穆丰会坠入河底,再加上身后有两大太玄大能追杀,又没有人给他护法。

    无奈之下穆丰只能遁入河床之下,一边修复着重伤,一边控制不住的开始突破。

    于是,穆丰就在充满了无奈,更充满了危险的情况下开启了突破。

    这也就是穆丰,不仅对武学境界原理参悟通透,更在梦中悟法时反复参悟过太玄突破,才能在耗时耗力的情况下险险突破。<b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r />

    换一个人,尸骨早喂鱼虾了。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后期的调理也不是简单能行了。同样需要对身体、对境界精通的人,耗时耗力的一点点堪磨,才能没有误差没有遗憾的完全恢复。

    唉,天下事,不如意者十之**啊!

    没听到大小姐的答复,穆丰有些惆怅的望向东方。

    九华别院就在那个方向,师傅、师兄、师弟们也都在那个方向。

    穆丰有些想念他们了,可是五次三番的想回而回不得。

    千里迢迢万里之遥,天下骚乱,兵匪混杂,就穆丰身体这个状况,孤身一人想要回去还真有些危险。

    只能看情况了!

    穆丰无奈的心中叹息。

    可他却不知,就在他刚才回眸之间,眼神中无意流露出的惆怅和无奈全然落入谈家人的眼中。

    瞬间,这些人的心都是一软,感同身受的意味浸入心底。

    都是武修,如果换成你面临这种处境,又会如何。

    几乎所有人的心底都泛起一抹苦涩。

    “行,世兄,我答应了”

    大小姐嘴角带着苦涩,勉强微笑同意,可与此同时她微微转头看了七伯一眼。

    七伯抬步跨出,伸手指了指右侧,一个在晨雾中显得黑黝黝,模糊的阴影道:“小姐,翠屏山下有我们一座庄子,里面有百十户佃农,穆公子如果不想进城,其实可以暂时在哪里修养。“

    大小姐眼眸一亮,满脸笑意的转头看向穆丰:“穆世兄,翠屏山我游玩过几回,山清水秀的,是个修养的好去处。”

    穆丰讶然,随即点头笑了。

    他不想入城,其实不是怕担谈家的人情,而是怕见到谈开崖。

    谈开崖不仅是古台府城守,不单是大小姐的父亲,更是另开一脉的谈家家主,是武修大前辈。

    穆丰既然承了大小姐的人情,又公开的披了一层小牛谷柳家的身份,合情合理的情况下必须前去拜访和觐见。

    他现在身体的情况,能瞒住眼下所有人,却绝瞒不过资深大能的双眸。

    二十多点的太玄修为,惊骇世俗啊!

    想想,天资如苏云、无知、断刃者都要在二十五岁以后才能突破。

    不是人心不古,也不是穆丰把人看得太坏。

    而是他真的不能把自己的安危寄托在人心之上。

    要知道,世间最经不起考验的,也最不能考验的就是人心。

    看到穆丰点头同意,大小姐顿时喜笑颜开,转头叮嘱七伯道:“听到没,七伯,一会儿靠岸,定要给穆世兄安排好,一切适应照小弟规矩来。”

    “停停停”

    听到大小姐的话,穆丰连忙摆手。

    “怎么了?”

    穆丰叫停,大小姐愕然回头,有些茫然的看着他。

    “怎么简单怎么来。”

    穆丰看着大小姐,苦笑着摆了摆手,然后转头向七伯一抱拳。

    “七伯,穆丰是去养伤,是去调理身体。有一房舍足矣,其他的无需麻烦。”

    七伯一愣,随即笑笑的点了点头。

    果然不愧是能得到家主认同,有资格出来游历的世家公子,就是知进退,明事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