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九十七章 享受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简单的道出一句话,让谈家三位心思拂动,浮想联翩。

    别人不知道穆丰是什么意思,他们却懂。

    穆丰提到一个与他家境遇相同的小牛谷柳家,其实就在通报家门。

    没有错,在柳家、在柳东篱甚至是在荀洛哪里,他们都知道,小牛谷柳家是柳家,穆丰是穆丰。

    可要真要论起来,在任何地方穆丰抱起家门,自称是小牛谷柳家的人,还真没有错。

    因为穆丰在东陵王朝的户籍是柳东蕃办的,入的就是柳家。

    如果拿出穆丰的户符来看就更明白了,哪里清清楚楚的书写着:东陵王朝、古州、兴德府、西峡郡、栾川县、卧牛镇、牛家庄村穆丰。

    牛家庄,其实不光是穆丰,包括柳家所有的人,落户其实都是在这里。

    是牛家庄村,而不是小牛谷,那才是朝廷承认的行政区域。

    为什么,穆丰要这么正式的提到柳家呢?

    其实很好明白,世家就是这样,做什么都要求一个对等。

    身份对等、修为对等、家世对等,等等等等。

    武修,也许对这些对等要求差一点,不过也仅是差一点而已。

    如果穆丰是散修,恐怕跟谈家大小姐顶多见这一次面,还是看在他外表不俗的情况下。

    以后,就不要奢望太多了。

    可要是穆丰有个背景,有个强大的背景衬托,很多事情就好做许多。

    想到这里,穆丰不仅暗自叹息。

    武修,背景不仅仅有武就行,家、势、权绝不是可有可无的。

    也许当武,或是某一方面强大到让人可望而不可及时,能无视一些东西。

    那也是规则内预留的。

    而在达不到那个变态的要求时,绝大多数人共同认定的规则,还是没有办法忽视。

    “原来是柳家的穆世兄啊!”

    少女明眸流转,瞬间甩去脑海里无奈的想法,浅浅的一笑,伸出芊芊玉指向方凳上一指。

    “世兄可以叫我枕霞,嗯,家父子女各一,枕霞还有一个弟弟谈公雅。”

    “嗯,枕霞、公雅,好名字!”

    穆丰微微一拱手,施施然坐了下来。

    少女心性轻灵,敏锐的感觉到虽然自己长得花容月貌的,但眼前这位年轻人似乎对此无动于衷,甚至多少还有些疏离感。

    于是,颇感兴趣的看了穆丰两眼,笑笑,没有说话,而是扭过头看着侍女道:“秋桐,水烧好了,取重阳松谷毛峰来。”

    “重阳松谷毛峰茶”

    这一句话入耳,穆丰立刻有了兴趣。

    松谷,是韵州名山断指山脚下一个无名小谷,山内满是松柏,故而名之。

    不知何时,有神医聂空来此隐居,随即发现深山名茶毛峰。

    而后,松谷随着神医之名日渐显赫,甚至连松谷都变成了空谷。唯独这深山名茶,重阳松谷毛峰茶却从未改变。

    这茶穆丰曾经品尝过。

    那还是几年前,他刚刚从天涯内域走出来,偶然遇到岳鹏举,在桐城关尤家的翠园欣赏到岳鹏举传自无塊山山中老人的茶艺。

    山中老人是个奇人,虽然在普通人眼里他不过是个名不经传的怪老头,可在世家上层,他与师弟锄云山庄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中山樵夫两人却绝对是了不得的高人。

    当然,山中老人与中山樵夫以武传世不同,老人是以精通兵法、茶艺高绝而闻名。

    过去好多年了,想起岳鹏举的茶艺功夫,穆丰还是忍不住抿了抿嘴。

    瞬间,穆丰的这个小动作落入到少女的眼里,不由明眸闪亮。

    “好茶”

    “嗯”

    少女浅浅的一笑,好茶,这是又一个世家公子的习俗。

    世家子弟其实并非表面看的那么鲜光,内心实际也满是苦涩。

    天资愚鲁不堪的就不提了,但凡聪慧一些的,不论他喜欢不喜欢,很多东西都必须要习惯,而在不喜欢的东西,接触多了,天久自然成。

    例如琴、棋、书、画,例如好酒、美色、名茶、菜肴。

    不过,少女看到穆丰一提名茶立刻抿着嘴舔抵起来,显然品尝对他来说不是苦涩,而是享受。

    “嗯,有些风雅,还是个妙人儿”

    少女再一次浅浅的笑了。

    当秋桐舒展大方的表演起茶艺时,穆丰嗅着扑鼻而来的茶韵芳香,品味的同时目光不经意的在少女脸颊上扫过,心神不由一动。

    她,很喜欢笑。

    到底是未经俗世的富家少女啊,还不知道现在天下有多动乱。

    也许她知道,但她知道的只会是纸面上书写的字,而不是亲眼目睹的事。

    未曾目睹就不会入心。

    不会入心又怎样,好歹她有父亲,都天玉虎谈开崖那伟岸的身躯为她遮风挡雨,不通世事又能怎样。

    穆丰笑笑的将目光垂落在氤氲飘香的茶水上,他要好好享受一下久别的茶香,不再想那些有的没有的事。

    确是久别的享受。

    穆丰被困桐城关三年之久,哪里世家良多,自是不会缺少名茶。

    可是,在那种情况下,再好的差,再好的酒又有谁会用心享受呢?

    反正穆丰是不能。

    品尝,品尝的不是茶,而是心境、意境。

    在那种情况,再好的东西又怎能入得了心境,入得了意境呢?

    现在,宝船漂浮名河之上,在如此淡雅的环境里,有美婢弄茶,有佳人作伴。

    对穆丰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享受,也只有享受。

    穆丰,虽然是在少女命令之下救上船的,但少女和谈渊、谈琮几人却不会认为对穆丰有救命之恩。

    都是武修,都拥有上乘武修的见识和修为,都能清楚的感觉到,河水对穆丰构不成丝毫威胁。

    但,少女还是开口司号命令,谈渊三个也听命出手,而穆丰竟然未曾拒绝,顺从的被救了上来。

    看似不可思议,实际上武修之间的交情往往就是这样来的。

    救与被救,伸手与承情,仅此而已。

    双方都没有掺杂任何私心杂念,看你顺眼相交个培养,就这么简单。

    一杯一杯复一杯,穆丰微阖双目,静静的享受着茶水舒润着筋骨肌肤,直到一通透汗浸出才悠然长吟起来。

    “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轻,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