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九十四章 陌生还是熟悉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在铜盆里净了净手,然后将整个人窝在藤椅上,白皙的双手捧着热茶,舒服的享受着。

    谈渊静默了好久,眨着眼睛不晓得说些什么好。

    最终他认真的打量下穆丰,认定了一件事。

    那就是,这个家伙绝对是顶级世家的大公子。他不仅拥有高绝的身手,还有着顶级心境,不是一个可以随意唬弄的人。

    “这里刚进越州,属于古台府。”

    谈渊一仰脖将最后一杯酒倒入口中,然后抬手示意侍女,将酒席撤下。

    “越州,古台府”

    穆丰的手就是一僵,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谈渊。

    越州是哪里?

    古台府又是哪里?

    地理白痴的穆丰提起这些州州府府的,绝对跟十龄童差不多。

    谈渊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瞬间就知道这位是个痴儿,应该是一直潜在府里修行,不同事物。

    这里就要说明,一般的世家培养世子基本有两条道路可选。

    一种是内修,一种是外修。

    外修,顾名思义,就是从小与外界接触,为人处世,道理通达。

    是未来掌控家族人与事的话事人。

    另一种内修,是属于只顾修行不顾其他,只要修的好久胜过一切。

    自然,他对世家来说也比外修重要的多得多,因为内修才是世家延续的顶级存在。

    内修分两种,一种是武修,一种是文修。

    武修修武,文修修文,是属于世家分别在武林和朝堂上话事人。

    显然,穆丰有意无意间表现出来的一切,都绝对符合世家武修的标准。

    没用他说,就被谈渊错认为世家的武修天才。

    而穆丰还茫然不知的努力回想着:“似乎,我在哪看到过这两个名字!”

    原本谈渊想要开口解释,但在穆丰茫然间嘀咕时停了下来。

    “哪里看到过,仔细想想”

    谈渊谆谆诱导着,老走江湖的人,任何蛛丝马迹都能让他判断出很多东西。

    毕竟,即使是救人也得小心,中山之狼可不是少数。

    “东陵王朝编年史,不是,我再想想。嗯,是地方志。我想起来了,是元氏王史。”

    穆丰茶杯往桌子上一墩,拍着手笑了起来。

    东陵王朝编年史,元氏王史,那还是穆丰十五岁被荀洛从谿谷重狱天牢里劫出,隐遁在兴德府柳家小牛谷里看的呢?

    想一想,十五岁,二十二岁,转眼七年过去了,他还能回想起来,不由他不唏嘘不已:“七年前看的,现在还能想起来,不容易啊!”

    “东陵王朝编年史,元氏王史!!!七年前翻阅,到现在还能记得,了不得啊!”

    谈渊眼眸一瞪,什么都不用说了,能看这两大部头的人,非顶级世家不可。

    却是不用想,东陵王朝上千年传承,要经历多少事件,书写下来一个人够高吗?元氏王,千年更替,要换过多少任,一个人高的书籍够书写吗?

    能有这么两大部头书籍收藏。

    小世家,看一眼都是了不得的事,别说收藏,想都不要想。

    想到这里,谈渊看向穆丰的眼神中带了一丝尊重。

    十五岁就能翻阅这两大部头,绝对的顶级世家嫡子身份。

    穆丰长长叹息一声,一股沧桑气息油然而生:“七年整,再过两三个月就八年了。”

    十五岁,再过两三个月就八年了!

    谈渊认真的打量下穆丰,微微摇了摇头:“公子怎么看都不像二十三岁的人,要说十七八还差不多。”

    穆丰的确面嫩,明明二十二三岁的人,却长了一副十七八岁的样貌,尤其修长瘦弱的身体总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悲哥、秦煌、楚湘竹他们再认识穆丰那天,他就是这个样子,习惯成自然并未感觉到什么。

    荀洛、柳东篱却不一样,他俩每一次看到穆丰都心痛不已。

    因为他俩清楚知道,真是原因还是穆静文在孕中就受过重创,否则也不能在穆丰幼小记忆中就是疯疯癫癫的,同时穆丰也是在谿谷重狱里根基被伤的太重了,后天怎么补都不过来。

    当然荀洛、柳东篱更幸运的是,胎中就受到重创,幼年成长又坏了根基的穆丰还能健康成长,修行基层还如此扎实,比秦家、楚家、容家、段家这等子弟更优秀。

    对他,已经没有办法在多强求了。

    其实是他们不知道,如果这个穆丰不是从那方世界魂穿而来,别说如此优秀,能否活过八岁哪一天都不知道。

    胎中根基受创,没有穆丰前世带来的道家真传吐纳法,哪能成活。幼年根基受损,如果没有穆丰长年累月医家五禽戏,哪能填补回来。

    如果不是穆丰幼年开慧,十几年如一日的勤修苦练,想要超越那些天下第一等的大世家子弟,简直就是笑话。

    穆丰看着谈渊,笑了。

    把他和谈渊相比,认真的话还真不好说,谁大谁小。

    穆丰笑了,谈渊也笑了。

    就这么稀里糊涂,不知所以的一笑,两人间些许陌生瞬间消散。

    谈渊站起来,走到窗前向外一指道:“这是越州,古台府,份属韵州国。”

    “韵州国,元氏王的韵州国。我入水时明明是古州国的嵊州无终山脉老驼山。”

    穆丰恍惚了一下,元氏王的韵州,他可不陌生,谿谷重狱就是韵州,他在哪里出生,那里成长,一直到十五岁。

    “哦!”谈渊笑了:“嵊州无终山,应该是老驼山和云岭交汇的那条浮云河吧?”

    “应该是吧,我也不知道那条河叫什么名字。”

    穆丰一点头,此时此地,距离老驼山早不知道多少里了,也不怕什么索性直接说了。

    “你也应该看出来,我是与人交战,跌入河中的。当时匆忙,根本不知道是那座山峰那座河流。”

    谈渊了然。

    的确,武修真要动起手来,转战千里若等闲,最后真要跌入那座山谷那座河流,不问的话,谁知道是哪里。

    于是他笑着指了指脚下:“这早已不是浮云河了,这是东陵第一大河古泾河。”

    “古泾河!”

    穆丰啧了啧舌。

    谈渊点头道:“浮云河的源头,源自云岭山门浮云峰,顺流而下汇聚成河的。又因为浮云河依托老驼山和云岭两大山脉交汇,地势奇高,所以由云岭北麓向北折倒西,一路奔腾最终在燕王烈州国的炎城外并入古泾河。”

    向北又向西,然后是烈州炎城,这几个熟悉的名字一入耳,穆丰忍不住咧了咧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