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九十三章 时过境迁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麻烦,是相对而言。

    官船上,三个青壮汉子利落的将穆丰从河里捞起,洗漱换装,奉上热腾腾的姜茶。

    虽然没人说些什么,不过心里一定感觉很麻烦。

    穆丰没有推诿,任由官船上人摆布,粗看上去他是受益者。

    实际他才是真正认为,麻烦来了的人。

    所以,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的。

    穆丰静静的坐在团蒲上,双手捧着热茶,小口小口的抿着。

    与此同时,他悄然调起玄元,迅速的在经脉内做一个周天流转。

    从他从龟息突破中醒来,只顾得感知突破没有,还没好好查看过身体到底如何。

    突破仅是一个境界的又一次起步,想要把突增的境界落到实处,化为实力,还需他耗时耗力的去磨练,去掌握。

    否则,只能是虚浮。

    “还好,一身功力还剩一半”

    一个大周天过去,穆丰满意的点了点头。

    几乎任何一个境界突破之后,上一个境界的功力都会被转化,或夯实。

    其后还能剩下多少,就看上一个境界功力凝练如何。

    大多数人因为年纪的原因,很少能用心耗时的去凝练,想的基本都是突破后再说。

    所以,他们突破之后,功力基本只能剩三四层。

    穆丰能剩下五层,显然他在天罡境对罡元的凝练下过一阵苦工。

    感受着空荡荡的元海,穆丰有些不习惯。

    不过,让他更不习惯的是身体。

    功力不用说,这是突破的后遗症。

    可,随着姜茶入口,穆丰感觉到脏腑肠胃间,仿佛是争抢一般的吞噬。

    姜汤入肚,瞬息化为一股清流,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的清洗一遍。

    “身体好虚弱啊!”

    穆丰眉头皱了一下,然后又抿了一口。

    味辛性温,温经散寒,回阳通脉,燥湿消痰,能引血药入血分,气药入气分,又能去恶养新,有阳生阴长之意,正是水下不知道待了多久的他现在需要的。

    也正是因为身体的反馈告诉他,他在水底待的时间不短,否则身体不能这么匮乏。

    虽然官船是陌生的,官船上的人也是陌生的,但穆丰还是一句话都没说,默默的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姜茶。

    官船上三条汉子也没过问穆丰,谈渊走进船舱向小姐禀报,谈谦、谈琮则在甲板上指使着船夫重回航道。

    静默时间并不久,仅是一会儿谈渊走了出来,然后就有侍女里外忙碌着。

    摆弄桌椅,奉茶、摆桌,又把酒斟满。

    “公子!”

    谈渊伸手一引,请穆丰入座。

    穆丰愕然,抬头扫了一眼谈渊,忍不住笑了:“我身体虚弱这么明显吗?”

    “嗯!”

    谈渊也是一笑,默默的点头应了一声。

    鼻尖飘过菜肉的香味,穆丰感觉脏腑一阵痉挛,体内筋骨肌肉仿佛像猛虎一样,都张着血盆大口向外撕咬。

    “唉”

    穆丰摇了摇头,顺着谈渊手势走进船舱。

    这艘官船穆丰认得,是属于宝船型,底尖上阔,首尾高昂,两侧有护板。

    起楼五层,柁楼三重,帆桅二重,上设木女墙及炮弩床,高有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百尺,能容人数百。

    穆丰随谈渊做进的是第一层,正中是大堂,前后通透。

    一眼望去能清晰的看到各个船工忙碌着掉头。

    正所谓船小好掉头,如此大的船舶掉个头都要几十人动手。

    掌舵的掌舵,撑船的撑船,好一气忙碌。

    “这里”

    谈渊左手虚指,引领着穆丰走进左侧一个小厅。

    说是小厅其实是跟大堂比,单只客厅来说,这里是整座宝船最广阔的大厅。

    既然来了,穆丰就不在客气,率先坐了下去,拾起一双筷子向谈渊示意。

    “您请,我们已经用过了。”

    谈渊笑着伸手,做了个请自用的表情,然后捏起一只酒杯,自顾自的饮了起来。

    主人既然开餐了,穆丰也就放开了,不再客气。

    一手捏着酒杯,一手开动,风卷残云般的吞食起来。

    绝对的风卷残云,谈渊还没饮下几盅,整座菜肴就被穆丰吞个干干净净,直看的谈渊目瞪口呆。

    “您这是饿多久了?”

    谈渊几乎是用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穆丰。

    眼前是个清秀的少年,有一张清雅俊秀的脸,带着一双柔顺和善的眼。面色温和,举止淡雅,即使饿得像个饕餮一般疯狂吞食,可入目之处仍然不慌不忙,举止文雅,宛如一个风度翩翩的贵公子。

    谈渊脱口而出一句您饿多久了,就感觉到十分失礼。连忙收住了口,但他心里仍然嘀咕了一声:“古怪”

    穆丰将最后一口菜肴填入口中后,抬起头,淡淡的看了谈渊一眼,将筷子放下。

    拾起汗巾擦了擦嘴,端起茶杯漱了漱口,将水吐入痰盂后才舒服的向后一靠。

    “多久了?”

    穆丰顺着窗口向外张望,看着两岸青山绿水,微微一蹙眉头。

    收回目光,转过头看着谈渊反问道:“我也不知道多久了,今夕何时?”

    “今夕何时!!!”

    谈渊哑然,用着古怪的眼神,带着惊讶、带着叹息重复了一句。

    “额”穆丰也有些羞涩的一垂头:“我掉入河水时还是初春三月。”

    “初春三月!!!”

    谈渊扶了下额头,真真的惊讶了。

    “现在已经是入夏五月了,你在这河里待了足足两个月?”

    谈渊看着穆丰的目光中,惊讶带着十分的不相信。

    “唔,都五月了。”

    穆丰刚随意的回了句,但迅速反应过来,扭过头,盯盯的看着窗外。

    哦,穆丰看了一眼才醒悟过来,两个月过去了,物是人非,时过境迁啊!

    他现在,根本不认识这是哪里。

    “那,那这是哪里?”

    谈渊认真的看着穆丰,好半晌才笑了一下。

    他感觉到穆丰刚才那番动作情真意切,并未假意而为。

    “你竟然在河水里潜了两个月。哦,或者是漂浮了两个月。”

    谈渊眨了眨眼,刚才在打捞穆丰的时候,他就注意过穆丰身上那套破烂衣物。

    身为武修,谈渊自然能看出,穆丰掉入河中之前是经历过一翻大战。

    不过,他能顺从的将穆丰打捞上来,那套衣物功不可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