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九十一章 突破太玄境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天罡境比拼太玄境。

    孝湖都这个结果,穆丰绝对比他强不到哪去。

    猛烈的一刀劈了下去,孝湖站在深坑,无处躲藏。穆丰却是不同,凌空一斩落下,剧烈的反弹让他如同投石一般倒射而出。

    咻的一声,没了踪影,让孝长生找都找不到。

    要说穆丰也是幸运,他从大阵内走出,一路奔逃出了老驼山,顺势而走来到一处小山边,碰到了孝长生和孝湖。

    这真是一座小山,高不过百丈,既不险恶,也不陡峭,也就比山丘高大一点点。

    跨过这座山丘,是条大河。

    浮云河,源头在云岭,千丈高峰直流而下,浩浩荡荡的奔腾到嵊州,最终融入古泾河。

    这条河恰巧从云岭经过老驼山然后顺势向西南流去。

    穆丰在与孝湖激烈碰撞中,高高抛弃倒射而出,正好越过山丘噗通一声跌落浮云河。

    这时的穆丰,精气神高度活跃,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集中在元海内,随着罡元迅速在经脉内流转,一圈又一圈,一遍又一遍。

    没经过一个穴道都会留下丝丝痕迹,没转过一道经脉都会留下一丝印记。

    “这是要突破吗?”

    穆丰敏锐的感知到,他与孝湖路左相逢,突然间爆发的大战,实际上就是自己出行所需的目的,所求的机遇。

    《老子河上公章句》云:“人能抱一,使不离于身,则长存。一者,道德所生太和之精气也。”

    《太平经》云:“三气共一,为神根也。一为精,一为神,一为气。此三者,共一位也,本天地人之气。神者受之于天,精者受之于地,气者受之于中和,相与共为一道。”

    打破身体与天地之桎梏,引领天地之气入体,所求者,精气神合而为一,达到相与共为一道。

    穆丰元海充盈,早就达到天罡境大圆满之境,所差者不过是精气神未能相合,也就是未能共为一道。

    这种共融并非实物,并非靠修炼能达成的,要不然天下武修千千万万,能突破太玄境的怎么会只有这点。

    不能强求,只能靠感悟。

    平日里穆丰只能靠乾坤悟像十全谱来参悟,却不想在今日,在与孝湖搏击中竟然在神识自行发动中凝炼成一体,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栽柳柳成荫,也许就是这个意思。

    突破,还差一点点,绝对不能被惊扰。

    穆丰凌空翻越山丘时知道这点,可他更知道,孝湖的伤势绝对没有多重,孝长生亦非粉如歆能羁绊住的。

    这就成为他即将突破时的危险。

    穆丰收摄心神,将这层忧虑抛在脑后。

    武修的每一次突破,都必须有大智精诚、破釜沉舟的心境,带着一往无前的勇气奋勇前进。

    否则,但有一点顾虑和杂念都不可能成功。

    不过忧虑之后往往伴随着欣喜。

    随着噗通一声栽进水里,穆丰骤然一抹惊喜漂浮心头。

    双眼微阖,穆丰向着水底,一头扎了进去,在他神志模糊的一刹那,不管不顾的将自己埋在泥沼之中。

    水底,有泥沼作为掩护,怎么都比山顶和地面、草丛、林间要安全。

    穆丰没有躲、没有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藏、更没有跑,就这么在入水处潜匿下来。

    这种做法是任何人都想不到的。

    孝长生凌空站立,目光向四野眺望,一遍一遍的寻找。

    而后,孝湖在粉如歆没有胆量偷袭的情况下也跟了过来。

    两位太玄大能根本没有查看河底,一个循着两岸向北搜找,一个循着河底向南搜寻。

    没有任何结果,两人再度向东向西迂回。

    神识极力向外释放,却已然无果。

    孝湖黑着脸,郁闷的在空中兜了几个圈子,最终无奈的放弃了。

    “穆统领,名不虚传”

    孝长生望着滚滚江河水,忍不住赞叹一声。

    孝湖闷哼一声:“还看什么,走,去蝶恋峰秘谷。”

    显然,在孝长生面前失了面子的他,要拿秘谷泄愤。

    孝长生嘴角一翘,点了点头,率先飞上天空。

    此去,蝶恋峰秘谷掀起连番大战。

    秘谷一方,除大阵外,无一处占优。可是,后无退路的他们只能迎头而上。

    不要想着投降,面对凶残的炎杀门投降就意味着灭族。

    至于炎杀门,一方面是为了面子问题。

    这一次灭门之战,炎杀门兴师动众到老驼山无人不知,他们除了胜利别无他选。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孝湖。

    不是孝湖泄愤,而是因为孝长生为了破阵求到家门,家族里讲孝湖派了出来,所以,无论是孝长生还是孝湖,都只能胜。

    两个没有退路的门派,在只有你死我活的唯一路上浴血奋战,伤亡不计其数。

    可这些,都跟穆丰没有关系。

    当他从昏昏沉沉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时,一股清新的空气顺着鼻孔直透胸肺。

    不知道进入胎息多长时间,这一口空气吸入,穆丰只感觉虚弱的身体瞬间活了过来。

    “这是哪里?”

    随即他猛地睁开双眼,向四周看去。

    “这是哪里?”

    穆丰仍然还在水中,身子无意识的随波逐流,向着莫名方向飘去。

    神识感知着体内,瞬间穆丰就笑了。

    突破了,虽然他的身体并无明显变化,但当真元在体内流淌时,比往时灵活不知多少倍的真元清楚的告诉他,如此与众不同的真元就是玄元。

    同时,当玄元外放时,天与地之间,一股莫名灵气依附而来,并水乳交融般归回体内,一个周天搬运后,汇聚回元海。

    “真的突破了。”

    感知了下,此间并无危险,除了几只鱼虾围在身旁,鼓动着似乎想要噬咬却又无处下口。穆丰笑吟吟的抬起手,就着河水抹了一把脸。

    望着四野思考起这般变化有何而来。

    此时,低矮的山丘已然换成高耸的山峰,河面宽阔几有数十丈。

    河流汩汩,不远处竟能看到船舶往来。

    想来穆丰不知道在水底潜伏了多久,暗流涌动将泥沼卷起,于不经意间把他从河底推了上来。

    还好,天罡境后,不用主动释放,体外随时都有一丝罡气护佑。

    否则这么长时间过去,不用人来毒害,鱼虾的撕咬也会将他从突破中惊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