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八十七章 退却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门主,白玉擎长老、阎玉哲长老、寇玉山长老前来觐见。『→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k.a.n.s.h.u.g.e.la”

    门下童子恭谨的禀报一声。

    “嗯!”

    孝长生随意的应了一声,目光远远的投向眼前大阵,面上一片凝重。

    竟然有大阵守护,这下棘手了!

    蝶恋峰秘谷在老驼山不算什么隐秘,很多传承悠久的门派都知道。

    炎杀门虽然最近几十年风头锐利,却到底有底蕴不足的弊端,很多隐秘他并不知晓,关于这个秘谷的存在还是刚刚从一个交好门派口中得知。

    原本孝长生并不在意,以为秘谷里顶多能有一两个太玄大能那不是了,那曾想秘谷外竟有这么一座大阵巍峨屹立。

    看着这座大阵,孝长生不禁赶到一阵牙疼,不由怀疑暗中透漏他消息的门派,真的是跟炎杀门交好。

    孝长生忍不住紧攥拳头,恨恨不已。

    最近一年炎杀门出手灭掉蝶恋峰,显示出好大的威风。

    尤其是他,一人独杀三位太玄大能毫发未损,更是震慑大半个老驼山,让许多平日里想着与他争锋的各大门主不得不礼让三分。

    也正是这个原因,他才想到步步紧逼,将蝶恋峰真正的压死在手掌之下。

    却不想,炎杀门正要再展雄风时,偏偏有这么一座大战横担在这里,让他们再也无法前进一步。

    孝长生可不是普通的人,大阵在他眼里并不陌生,区别只是不会破解而已。

    “难道还要我回门求援不成?”

    孝长生攥了攥拳头,他辛辛苦苦努力几十年,眼看着就要出结果了,却碰到这么一个难题。

    难道真的要回去求援,主动的露出破绽,然后让他们可以堂堂正正的将触手伸进自己的地盘?

    “门主...”

    白长老、阎长老、寇长老看着孝长生铁青的脸,心猛的提了起来,嘴角嚅动,想说又不敢说,最终只是由白长老怯怯的叫了一声。

    “好了,有大阵阻挡,不怪你们?”

    孝长生在如何满心怒火也不能对他们几个人发,毕竟,破解不了大阵真的怪不得他们。

    三个长老没想到孝长生如此好说话,轻轻的将他们放过,三个人不禁大喜过望,连连抱拳。

    孝长生没理他们三个,兀自将目光投向眼前大阵。

    可惜,任凭孝长生飞身而起,居高临下的观看四象八门金锁大阵,也想不出一点破解的办法。

    事情很棘手,这让孝长生感觉十分沮丧,不禁感到最近自己是不是做事太过一帆风顺,没做任何准备就冒然出手。

    如果他没有如此大张旗鼓的冲过来,还可以悄然退却。可既然连他都站在这里了,不管眼前大阵如何棘手,炎杀门已经没有如何退让的可能了。

    真要遇难而退的话,炎杀门刚刚打出的风头立刻就会烟消云散,甚至还会成为观望着口中的笑话。

    “门主...”

    三位长老眼看着孝长生飞身而起,在空中观望许久,即使落地后仍然愁眉不展,忍不住低声叫了句。

    “怎么了?”

    听到白玉哲的呼唤,孝长生似乎从思考中回过神来,淡淡的瞅了他一眼。

    “门主...”白玉哲低低道:“门下这么多的弟子?”

    白玉哲的话说了半句就停了下来。

    瞬间,孝长生恍然,他似乎在这里发呆了许久,不仅门内高层懵懂着不知所以,门下弟子更是待的有些不耐。

    烦躁不安,又不敢大声喧哗,尽皆看着他小声议论着。

    虽然并非代表对孝长生不尊重,但士气衰退,军心紊乱是必然的。

    孝长生眉头一蹙,旋即将心中那点想法完全抛弃。

    大阵依照炎杀门的手段根本无解,而蝶恋峰秘谷又必须剿灭,既然如此还耽搁什么。

    再说了,小小一个炎杀门,甚至整座老驼山其实对他来说都不过是一个起点,难道他还能守着一个必然是起点的地方,牢牢不放不成。

    想到这里,孝长生嘴角一翘,笑了。

    “白长老,传我命令,回门。”

    “回门?”

    白玉哲一呆,然后傻傻的反问一句。

    孝长生笑了:“眼前大阵我破解不了,不回门,难道给蝶恋峰秘谷守门不成?”

    “啊!是,回门,不过,门主...”

    白玉哲了然,他是见识过这座大阵的厉害,如果不会破解的话,这座大阵他们还真只能在外守门。

    可是,怎么说,炎杀门风风火火的出来,总不能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吧?

    孝长生一摆手:“你们先回去,我去请个救兵,三天后必定灭了这个破阵。”

    说着,孝长生拔身一纵遁入云空。

    “请个救兵!!!”

    白玉哲的心一动,随即大声应喝着指挥者炎杀门徒退回小驼山。

    炎杀门退却了,白玉哲三位长老心中却多了几番心思。

    能破阵法的人绝对不可能是寻常人,寻常人根本接触不到这么高端的东西。

    平日里从未听闻门主有这方面的朋友,而今却信心满满的说能求来破解阵法的救兵。

    如若能求来,为何要为难那么长的时间。

    莫非...

    想到门主平日总总,三位长老心中多了几种想法。

    不过,无论炎杀门有何想法,现在都跟穆丰没有任何关系。

    当阎长老一手金龙掌调动整座大阵反击时,穆丰是真真正正将大阵看穿,然后轻巧的挪动脚步,从景门站定然后踏着一定的方位,转瞬间就来到生门,轻轻一跨就来到了阵外。

    阵法这个东西,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绝对是难者不会,会者不难。

    尤其是在没有人主持的情况下,看穿之后是想出就出,想入就入。

    穆丰看着大阵,笑了笑,一挥袍袖,潇洒的走了。

    这时,他能想象得出,粉如歆找遍整座大阵都找不到他时,那副抓狂的样子。

    “抓狂不抓狂,和我有关系吗?”

    能安全的将粉十郎带回蝶恋峰秘谷,基本上他就完成了粉姑婆的托付。

    解决心中一个羁绊,心神通透,心胸通畅,真是好爽好爽的感觉。

    简单算一下,现在似乎只有回归师门这件事能让他有所牵挂,其余再有什么事完全就看他心情了。

    果真是无事一身轻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