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八十五章 出手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认真的看了看大长老,然后又抬头眺望天空上的三个太玄大能。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kan.shu..la

    似乎他好像明白点什么?

    什么呢?

    无外乎精气神。

    这四位虽然同是太玄大能,可他们面上莹光不显,神气不足,距离无知断刃相差很多。

    神识的妙用,穆丰体会良多,单从这里看,就很好理解为什么太玄大能同境界间实力相差会如此悬殊。

    同是他也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全力爆发能与太玄大能相抗衡。

    原因就是,这种连他都拿不下的太玄大能显然就是最低境界的太玄大能,只拥有在晋升时才凝结出的那一丝神识,而他同样凝结出一丝神识。

    “这么说,我虽然没有突破,但差的仅是罡元不足,实际境界和战力应该算是小太玄。”

    穆丰摩挲着下巴,心底竟然泛起一丝惊喜。

    似乎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明白,母亲留给他的真正的传承是如何的了不得。

    一份粉姑婆到手二十年都看不懂的武学,甚至因为它被囚禁谿谷重狱。

    结果到了母亲手里焕然一新,竟然成为穆丰最强底蕴,世间事如此变幻莫测,谁又能想到呢?

    天空之上,三位太玄大能陷入困境。

    密林里,穆丰陷入惊喜和沉思。

    大长老粉如歆却被穆丰最后一眼看的心惊肉跳。

    “你瞅什么呢?”

    穆丰没动。

    “你想啥呢?”

    穆丰仍然没有动静,恍如听而不闻,无知无觉。

    大长老终于忍不住伸手想要去推穆丰的肩头。

    穆丰肩头一抖,整个身子硬生生横行三丈开外,刷的一下踏入阵法之中。

    阵形一幻,一抹白气顺着湖水升腾起来,翻滚跌宕,瞬间将整座密林包拢。

    “你...”

    看到穆丰即使在沉思中仍然能避开自己伸出的手,大长老脸色就是一变,而当他看到穆丰武踏方位,引得阵法自行启动,顿时心头一抖,暗叫一声,不好。

    武修的功法到了一定境界,任何时候都不会让任何人近得身前,尤其到了太玄境,因为有神识在,偷袭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个笑话。

    大长老想不到穆丰竟然超越境界的提前凝炼出神识,无意识的一伸手让陷入沉思中的穆丰有这么大的反应。

    步移景换,穆丰一个腾挪后回过神来,眼前光影变幻,已然不知道身处何方。

    “我的天,这个老货坑我...”

    清醒过来的穆丰略略回神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忍不住惨叫一声。

    他虽然弄清楚眼前大阵的底细,可误走方位后要想重新走到正规路线,花费的心思可不是一点半点。

    双手揉了揉脸,穆丰强制镇静下来,然后暗自唾骂自己。

    他看似二十左右岁的年纪,实际已过半百。

    这么大的人,竟然被一点小小的惊喜扰乱了心神,搞出这么大的乌龙,想一想都感觉有点脸红。

    不过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怎么才能迅速的脱离险境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四象八门金锁大阵,阵法等级很高,但较同级别阵法来说,危险程度不算太高。

    危险不高是不高,可绝对不能说他安全。

    尤其在有敌来犯时,天知道秘谷里超控阵法的人发起神经,会不会调动最强力量。

    到那时,阵法可是不认人,稀里糊涂别再把他当成敌人给轰了,那样,冤死都找不到地方诉苦去。

    “不对,阵法引动,炎杀门不会无动于衷的,他们在干什么?”

    揉搓了一把脸,穆丰的心平静好多,这时他突然想起天空还有三个人呢?

    抬头向天空巡视,穆丰赫然发现那三个人已经四下散开,距离密林好远的向这方俯视。

    一座并不算很大的森林,让太玄大能都看不清楚底细。

    他们就知道,这是碰到了头采,遇到了传说中神秘的阵法,心中早就有了防备。

    而后,当氤氲水汽升腾起来,将整座密林遮盖住时,他们早就呼啦一下的向四处散开了。

    同时不停的移动着身形,忽而向左忽而向右的变幻着方位。

    这既是防备,也是在移动中寻找破绽。

    可惜,任凭他们在大阵外围盘旋,厚重得白雾仍然完全遮挡了他们的视线。

    原本就看不透的大阵,现在更加看不清了。

    “白长老,现在怎么办?”

    身形略显高大的太玄大能看着眼前白雾,紧皱的眉头久久都未能散开,最后苦着一张脸,高声叫了起来。

    白长老似乎也有些懵,不过怎么也是太玄大能,虽然没有接触过阵法这种高端东西,但多少还是听闻过,知道这种现象应该是阵法触发。

    “阎长老、寇长老,咱们先退出去再说把!”

    白长老心情憋闷,满心无奈却也毫无办法。

    阎长老看了看翻腾的白雾,又回头看了看斜坡外的山峰,哪里影影绰绰的有人疾奔而来,只能无奈的点头同意。

    寇长老叹息一声,也同意的点点头:“先退回去吧,老是在天上悬着,真元无端浪费,真要是遇到敌人就只能看着了。”

    白长老苦笑着飞身遁走。

    太玄大能虽然能沟通天地,出入青冥之间,却也不能长久的悬在天空。

    要知道,肉身飞天对真元的消耗虽然并不算大,但对神识的消耗却是相当的大,就这么无端的悬着,任谁也消耗不起。

    望着白长老率先离去的身影,寇长老长叹一声:“唉,无功而返,回去跟门主怎么交待!”

    半空中,白长老的身形顿了顿,冷哼一声:“怎么交待?遇到传说中的阵法,没有交待也得交待,难不成要让孩儿们拿命去填!”

    白长老率先离开,寇长老紧随其后,阎长老拖着身形落在末尾。

    就这样狼狈的离开,阎长老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甘心。

    身形堪堪离开密林时,他终于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边缘略显淡薄的雾气,终于抬起手,恶狠狠的拍出一道罡气。

    金风呼啸,凝结成一条长鞭,宛如蛟龙出海般从天而降。

    咆哮着,带着雷霆震荡般威势向密林横扫过去。

    白雾震散,露出里面棵棵古木。

    枝叶摇摆树身晃动,高大的松柏在蛟龙般的金风下显得是那么的脆弱。

    “好一手金龙掌...”

    罡风出手,白长老、寇长老几乎同时停下身形,待看到如此威势,忍不住叫了声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