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八十一章 争执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老者的气势很足,可惜,对穆丰来说却宛如清风拂面。

    气势,穆丰见识过太多太多。

    莫说老者仅是一个不太强势的太玄境,就算强势超过无知、断刃的谿谷重狱七位顶级猎食者也未见得能将穆丰如何。

    更别说还有荀洛这种凝魂境,张禀、黄鹏岳这种军中的大员,朝廷中的重臣了。

    “哎,来了”

    老者看到穆丰恍如未闻一般,刚重重的踏了一脚,就看到穆丰眉头一挑,看着西南方喜笑颜开的叫了一声。

    “什么?”

    老者愕然转头,正好看到两个红衣少年一个捧着茶水一个提着餐盒飞奔而来,顿时怒火升腾,火冒三丈。

    “小子,你很猖狂啊!”

    穆丰似乎也有些愕然,转过头一脸懵然的样子看着老者:“怎么,难道客人饿了不许要东西吃吗?”

    这句话很重,让老人呼吸一抑,几乎想不出什么理由反驳。

    大家大户就是这样,十分注重礼节。

    无论穆丰如何,该有的礼节都不能缺,缺了或差了会惹人耻笑,传出去也会贻笑大方。

    更别说,穆丰从哪里讲都不应该是他们的仇人。

    老者紧闭着嘴,再穆丰对面坐了下去。

    “大长老!”

    两位红衣少年拎着东西跑了过来,猛一看到老者不由惊呼一声,停了下来。

    “茶水,给客人沏上。”

    老人寿眉一垂,眉不抬眼不睁,沉声吩咐了一句。

    “是”

    “是”

    两名红衣少年同时应了一声。

    一个打开餐盒,碟盘碗筷的摆了起来。一个走到两人中间位置,坐了下去,清心静气的摆弄起茶具来。

    “不错,的确不错,有几分大世家的味道!”

    穆丰看着两个红衣少年有条不紊的架势,忍不住点点头,发自内心的赞了一句。

    虽然仅是一句赞叹,不过任何人都能听得出穆丰没有掺一句假。

    老者的脸瞬间变得和善许多,甚至就连看向穆丰的眼神都舒缓了几分。

    一句话竟能产生这么大的影响,穆丰不由撇了撇嘴:“孩子是不错,可惜,大人不咋地。”

    “什么!!!”

    穆丰这句话一出口,大长老和黄衣青年脸上同时一变,蹙起眉头同时顿喝。

    “我说错了吗?”

    穆丰指尖轻敲着桌面,斜着眼眸扫过大长老冷若冰霜的脸,笑了。

    “哪里没错!!!”

    大长老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喝问着穆丰。

    穆丰伸出手指向上一挑,斜指着黄衣青年:“你说他,一见面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是不是从来没出去过,没见过什么世面,一点城府都没有,这么大的人还让人当枪使。”

    大长老眉头一挑,翻着眼皮瞥了黄衣青年一眼。

    “我”

    黄衣青年想要反驳,可嘴张了张,吐出一个字后,半天都没有继续下去。

    大长老眼眸一等,忍不住顿喝一声:“滚下去”

    “我”

    黄衣青年哑然,似乎想要解释,但看到大长老冰冷的双眸,顿时心生怯意,最后只能恶狠狠的瞪着穆丰的后背。

    使劲的一甩袍袖,转身跑了。

    “呵呵”穆丰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头都没回,看着大长老乐了,反手勾了勾食指:“您说,都这么大的人了,温的什么涵养,修的什么心境啊,连不动声色都做不到。心里藏不住事,啥都摆在脸上。您说,这要是进入江湖,能活得过两天不”

    穆丰的话是云淡风轻般吐出口的,却气的大长老脸皮直抖,肩头直颤。

    不过,他不是对穆丰生气,气的还是黄衣青年。

    凉亭内,大长老不言不语的生着闷气,穆丰则乐呵呵的看着红衣少年表演者茶艺。

    两名红衣少年却一阵胆寒。

    大长老,秘谷中毫无疑问的第一人,权高位重,威势无双。

    红衣少年短短十几年生涯,何时何地看到过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有人能将他逼迫到这种地步。

    一时间心怯胆寒的将茶水斟满,将点心干果摆在桌上,然后赶紧退在一旁。

    笃笃笃

    穆丰从小碟内拾起一枚蚕豆扔进嘴里,嚼了嚼,感觉味道不错,心情顿时大好,不由叩了叩桌面,将大长老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又怎么了你,吃东西还堵不住你那张破嘴!”

    大长老没好气的瞥了穆丰一眼。

    穆丰满脸堆着笑意看了看大长老,又跳过他的肩头向甬道瞅了瞅。

    没看到粉十郎的身影,想来里面还在推演那张金箔。

    “我大约能猜到你急切切跑着来的意图。”

    “哦,说说,我是什么意图?”

    “不外是想看看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好糊弄的话,就将我糊弄到秘谷里,成为自己人。不好糊弄的话,要么囚,要么杀,反正是不能放过,对吧!”

    穆丰的手指在小碟里划了划,挑出一枚看着不错的蚕豆扔进嘴里。

    “哦,你不在意?”

    听着穆丰很随意讲出的话,看着穆丰选妃一般兴致勃勃的对付蚕豆,大长老就知道,这个家伙有点刺头。

    黄衣青年憋了一肚子气遁走后,大长老看似在生闷气。

    实际上如何,他知道,穆丰也知道。

    都说,人老成精,这句话不绝对,但也没差啥。

    大长老七八十岁了,自己家孩子什么样,他能不知道,还需要穆丰来说明。

    不过是为了对付穆丰,演戏而已。

    他在演戏,穆丰可没那个心情配合他,一句话直接挑明。

    一刀过去直取中宫,穆丰这种野蛮的招式让大长老措不及防下,不知道如何应对。

    “这家伙,有意思啊!”

    大长老眉头一挑,肩也不抖了,脸皮也不颤了,饶有兴趣的看着穆丰。

    穆丰刚才明明是一副智者的架势,哪知道出手竟这般野蛮,不禁勾起大长老的心思。

    “加入秘谷吧,你应该知道,金箔是粉家传承,无论如何都不许外传的。”

    既然穆丰直来直去的将话挑明,大长老索性也不在迂回,直来直去的发出邀请。

    “不不不,金箔是我的,是我给十郎的,不是外传。”

    穆丰伸出两指夹起一块糕点,摇了摇头后小小的咬了一口,咀嚼间感觉到一股苦香味直接刺激他的舌蕾。

    竟然是莲心!

    穆丰感觉到几分惊喜,大力的咬了一口。

    大长老看着穆丰飞速咀嚼的嘴,眉头一蹙:“是粉家传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