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八十章 对持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粉十郎嘴角挂着冷笑,顺着甬道走到村中心。

    没错,大阵中心有假山、有湖水、有凉亭、有楼榭,曲径通幽,竟是一座比小牛谷柳家还要优美的园林式村庄。

    粉十郎清楚穆丰身手如何,在这秘谷里基本上就是无敌,要是小瞧了他,谁惹上谁倒霉。

    所以他很放心的将穆丰扔在这里,独自一人去见家老。

    蝶恋峰家主,粉十郎的父亲殒落在炎杀门手里,身为第一继承人的粉十郎,现在的身份就是蝶恋峰家主,差的仅是一个仪式。

    若是以前,粉十郎还有些底气不足。

    现在却是不同,再经过穆丰三个月特训的情况下,他有十足的底蕴去面对秘谷内的一切刁难。

    黄衣青年向两个红衣少年挥一挥手,示意他们领着粉十郎去见大长老。

    可惜,粉十郎岂会任由他摆布。

    身形一闪,就化作一道白影穿过甬道,足不点地般的没入竹林。

    “啊!”

    两名红衣少年根本追之不及,瞠目结舌的看着粉十郎远去的背影,不知道是应该追过去呢,还是不追过去呢!

    “好了,随他去吧,他也不是不认识道。”

    黄衣青年皱着眉,看着粉十郎飞快消逝的背影,心头不禁蒙上一层阴影。

    事情似乎不见得随自己的心意去走,同时他隐约感觉到,粉十郎的气息似乎有些变化。

    “不过,才半年的时间,再大的变化能有多大。”

    黄衣青年的嘴隐晦的撇了撇,对粉十郎身上的变化并没有在意。

    也是,谁经历了灭门、逃难这一连串的骤变,还会没点成长。

    一转身,黄衣青年的目光又落在穆丰身上:“老实的呆在这里,等十郎回来在安排你。”

    穆丰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嘴角一翘背过身去,四下看了看,然后背着手踱着方步,贴着树林随意的溜了起来。

    “老实点,别乱动!”

    “嗯,没乱动,我就随便看看。”

    穆丰的目光从他和粉十郎进入的入口飞快的向左滑去。

    “站住!!!”

    看到穆丰有些无视他的样子,黄衣青年顿喝一声,一个箭步站在穆丰面前。

    穆丰看着黄衣青年紧张的模样,不由得笑了,脚步停下的同时,目光跳过黄衣青年的肩头,看到他身后接连两个出入口,还有与之相对的建筑,心下了然。

    目光收回,穆丰伸手向黄衣青年身侧一个凉亭指了指道:“不让我去里面,去那没问题吧。”

    “啊!”

    黄衣青年顺着穆丰手指一扭头,正看到一座凉亭,顿时一呆。

    “我们总不能就这样傻傻的站在这吧。”

    穆丰随意的调侃了一句,然后不待他回答就自顾自的向凉亭走去。

    ‘我和粉十郎进入口位于西北方,西北乾金。生门、景门、开门入则吉,故而无恙。开门直乾位,位在西北,主开向通迏。’

    穆丰走进六根青铜铸就的凉亭,身子一转,看到正北方的一泓莲池,笑了。

    ‘正北坎水。休门值坎,位在正北,主休息安居。从伤门、惊门、休门而入则伤。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

    穆丰抬头张望,数里方圆的园林,除了假山挡着正南看不到外,西南的厨房,东南的竹林尽皆入目。

    ‘杜门值巽,位在东南,主闭塞不通,死门值坤,位在西南,主死丧埋葬。’

    轻巧的一个转身,这座大阵完全落入他的心中,八门金锁嵌四象大阵,没跑了。

    “你还看什么看!”

    黄衣青年看到穆丰仍然毫不消停的四下张望着,忍不住又喝叫一声。

    穆丰挥袖拂了拂铁凳上的灰尘,大方的坐了下去,然后抬头看着黄衣青年,伸手指了指西南的炊烟:“这不是看到炊烟,饿了吗?”

    黄衣青年瞪大了双眼,恶狠狠的看着穆丰:“还想吃饭,也不怕毒死你!”

    穆丰笑了,伸手点着他的胸口道:“十郎叫你六哥,想来你也不会是粉家嫡系,是堂兄吧?”

    黄衣青年呼吸忍不住一抑,脚步向后一退,随即恍然醒悟过来,又上前一步站在穆丰身前。

    瞪着双眼,做凶恶模样,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穆丰:“嫡系、支脉和你有什么关系?”

    穆丰眼皮一垂,伸手点着桌面:“不用现做,有点啥先弄来尝尝。”

    黄衣青年一阵气结,不过他仍然转头示意红衣少年:“去去,弄点吃得给他。哦,对了,再泡壶茶拿来。”

    “是,六叔!”

    两个红衣少年一起飞身纵走,向厨房奔去。

    黄衣青年双手拄着桌面,居高临下的看着穆丰,也不说话,就这样看着,等着他回答。

    “你这家伙,看着岁数也不小了,怎么跟孩子似得。”

    穆丰看着黄衣青年,忍不住咧着嘴笑了。

    黄衣青年伸手敲着桌面,眉头一挑道:“怎么着,和这有关系啊!”

    穆丰一摇头道:“看你这样,天生就是被人当枪使的家伙。你要记住,蝶恋峰家主殒落,十郎是唯一继承人,不论你们认不认,他都是粉家下一任家主。”

    黄衣青年眼神一呆,随即感觉有些丢脸,硬撑着道:“是与不是,你说了不算。”

    穆丰一点头,道:“的确,我是外人,我说了不算。不过,你们秘谷同样也说了不算。”

    黄衣青年双眼一皱,缩了又缩:“秘谷家老说了不算,谁说得算”

    “是啊,秘谷家老说了不算,谁说了算”

    还不待穆丰说话,远远的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声音低沉,不高不低却铿锵有力。

    “大长老”

    事出突然,黄衣青年的反应却是不慢。

    嗖的一下跳到一旁,笔直的,规规矩矩的站在那里。

    显然,家老的威望在黄衣青年心里是至高的,虽然只听到声音还未看到人影,但他仍然不敢稍有逾越。

    穆丰却是不然,双手随意的叉着,拄在桌面上。

    下巴随意的搭着手背,一丝讥讽的微笑挂在嘴角,就这样淡然的看着甬道,不言不语。

    “少年,是什么支撑你,敢在粉家秘谷如此无礼!”

    空间一阵波动,一个清瘦矍铄的老者站在穆丰的对面,冰冷着双眸,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