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七十九章 秘谷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从粉十郎身后走过,站在缓坡向南望去。Ω Δ看书 阁.ΩkanΩ.la

    缓坡边缘是半人高的土坡,异常舒缓,并不陡峭。

    就在土坡中央,一个十数丈宽的土道像酷暑下土狗伸出的舌头,斜斜的耷拉下去。

    并且越伸越窄越伸越窄,待它伸到眼前小镇里时,只余数丈左右的宽度。

    不过就这样,已经足够镇里人们出入和使用了。

    穆丰伸手指着岔道口立着的一块界碑,笑了:“双叠镇,你要不说我还真没注意。不过,你都这么认真的提醒了,我还能猜不到吗?”

    “哦,我都糊涂了!”

    粉十郎拍了一下脑袋,有些懊恼的笑了。

    也是,只要不傻,任谁听到他这样问,都不会固执的往山上去猜。

    “走吧,我领你去秘谷。”

    粉十郎率先从土坡飞过,一路小跑的来到小镇边。

    穆丰身子不摇不晃,十分从容的跟在他身后,如影随形一般,随行而行,随止而止。

    “我说,你们这个小镇,这样明晃晃的戳在这里,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这样的小镇也不是独一份。你没看到这处缓坡吗,层层叠叠,分成十几段。其实每段都有一处村落。”

    “这么好玩!奇观啊!”

    “那是,除非本地人告诉你,否则谁都无法精准的知道,这里到底有多少个村,多少个镇。”

    “有村有镇,还都不一样?”

    “嗯,其实这里地方大小不一,镇子只有四个,都是带叠字的。村子有十几个,最少一半以上带叠字。”

    “大隐隐于市啊,看来你们蝶恋峰有高人啊!”

    “高什么人啊高人,别看蝶恋峰传承也有近千年历史,可江湖上有几个人听说过。”

    粉十郎一阵沉默。

    穆丰也哑然,没有办法接话。

    的确,蝶恋峰在武林,在江湖,在世俗根本没名。

    如果不是三十年前,粉姑婆扬起一番血雨腥风,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老驼山上还有这样一个门派。

    如果不是勾魂集太过吸引人,在粉姑婆消失之后让几大门派一直盯着蝶恋峰不放,蝶恋峰早就又消失在人的脑海中。

    即便是这样,即便在炎杀门失去耐心,举起屠刀将蝶恋峰七百多人灭杀一空。

    仍然没有带起一番风波,因为白翎军的事吸引住所有人的注意,小小蝶恋峰灭门惨案算得了什么。

    江湖就是这么现实。

    你不强就没有人注意你。

    你强他更强,还是没有人注意你。

    只有真正的强者,像荀洛那样能够镇压一方的强者,才能时时刻刻让人仰视,让人敬服,让人时刻不敢忘却。

    粉十郎沉默着,穆丰也悄然跟随在他身后。

    到了这里,就是到了粉十郎的家里,穆丰一切随他行动,不再有一句言语。

    其实穆丰对粉姑婆的承诺已将完成。

    因为他已经将金簪内的传承,全无保留的教给粉十郎,甚至还多传了粉十郎一手勾魂集秘要,这是金簪内所没有的。

    如果不是最近几个月里,穆丰看粉十郎顺眼,他早走得无影无踪,那里会跟随他来这里。

    一切都是为了安心,安稳粉十郎的心,也安稳穆丰自己的心。

    不是穆丰冷漠,也不是他心性淡薄。

    只因为,这世上能算得上是他亲近的人没有几个,粉姑婆绝对是最重要的其中一个。

    看着粉十郎兴冲冲的跑进镇子里,左转右转的在镇子里画圈圈,穆丰无声的笑了。

    “还行,这小子没慌了神,还知道走走*阵。”

    不错,粉十郎就是在镇子里走*阵,他按照一种既定的规律满镇子的绕,不懂的人跟在后面绝对逃不过他的目光。

    几圈过后,确定身后没有人跟踪,粉十郎才带着穆丰切进一条小道。

    绕过两间民房,穿过一个弄堂之后,两人来到一片树林之中。

    “嗬,还有阵法遮挡,真够隐秘的了。”

    看着前面又是一阵神绕的粉十郎,穆丰第一次脸上露出了惊讶。

    阵法,可是一种高大上的存在,如果按等级来说,只有中级门派或中级世家才有资本接触。

    穆丰曾经在小牛谷柳家隐约看到过,在羽化天宫真正接触过。

    其余的,桐城关尤家都不具备。

    当然,秦煌、容欢、楚湘竹那帮顶级大少不算。

    蝶恋峰的粉家竟然有阵法?

    穆丰带着几分疑窦,一边走着一边看着,心中同时计算着。

    随着粉十郎的脚步前进,整座阵法在穆丰眼前展现,越是向里走,阵法的核心展露的越多。

    走着走着,穆丰嘴角忍不住挂起一丝微笑。

    “他们应该是不知道多少年前,一位先辈因缘际会的继承了这座阵法,仅是会出入,或是简单应用。要不然,也不能让这座大阵随着时代的变迁,出现破绽而不知。”

    穆丰跟着粉十郎做到大阵一半时他就知道了,粉家不懂阵法,甚至连这座大阵都不太懂。

    阵法这个东西十分玄妙。

    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绝对不存在半懂半不懂。

    因为阵法十分精密,不许有一丝一毫的差错,错一步就可能万劫不复。

    就好比穆丰眼前这座大阵,有木有石,有土有水,落入阵法高手眼中会认识,这应该是一座四象大阵。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木在成长,土会消耗,就连水都有可能变道。

    如此一来,大阵必然会发生改变。

    但是,不管大阵如何改变,粉家后人不懂阵法,极有可能发现不了阵法的改变,即使偶尔发现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而无能为力。

    这种情况落入穆丰眼里就不同了,因为穆丰懂。

    他都不用看整座大阵,只是跟着粉十郎按照正确的步法走进去,略加分析就已经知道眼前大阵的原理了。

    万变不离其宗,这就是阵法。

    提到阵法,说到变化,不过是以九宫河洛为基,一为增一为减,这上下两种变化。

    减一,化为八卦;减二,化为七星;减三,是为*;减四,就是五行。

    增加也不过就是十二元辰,二十四星宿,三十六天罡和七十二地煞。

    知道这些,推衍起来并不困难,困难的是其演算和时间。

    穆丰推衍不是为了破阵,而是提防。

    当他走进大阵时,双腕牵机一阵滚烫,提醒着他,前方有危险。

    “难道粉小子想要害我。”

    穆丰看着粉十郎的背影,双眼微微眯起,暗自猜测起来。

    不过,他不认为粉十郎会害他,毕竟两人相处三个月,粉十郎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不可能看错。

    “那么说,难道危险来自这座大阵?”

    穆丰在脑海中推衍起大阵。

    这座大阵并不是很复杂,尤其是跟在粉十郎身后,沿着正确的路线行走,穆丰推衍起来不是很费劲。

    而当他认出这座大阵的真正面目时,牵机竟然缓缓的冷却了。

    这不禁让穆丰有些愕然,随即他略作思索就醒悟过来,顿时感到有些好笑。

    显然,危险不是从粉十郎那里来的,同样也不是由大阵而来。

    那么说...

    牵机提醒他的是大阵里面的人,那些粉十郎的亲人。

    “有必要这么奇葩吗?”

    穆丰醒悟过来之后就懂了,显然大阵里是粉十郎的长辈们,或者说就是粉家家老。

    家老,基本上都是守旧而固执的人,当他们知道粉十郎带回家族传承的同时更带回来一个陌生人,而这个陌生人还完全掌握了他们粉家的千年传承时,会是什么样的心里,以及会做出什么样的动作。

    穆丰完全能想象得出。

    无怪乎牵机会对他提出预警,而后又在他推衍出大阵后又沉默下来。

    应该是粉家唯一依仗被他破解之后,所有人加一起都对他造不成威胁吧?

    想到这里,穆丰又沉默下去。

    不能怪他这样,想一想,整个家族最后的底蕴加起来对一个人造不成威胁,这会是如何的可悲。

    而这个家族,是粉姑婆的家族,这样的结果绝对不能让他感觉到一点点愉悦。

    穆丰沉默着跟在粉十郎身后走进秘谷。

    早在粉十郎踏进秘谷的时候,就用秘法传递了消息。

    要不然,秘谷再怎么地也不能任由两个大活人,堂而皇之的安全的走进去。

    走进密林之后的秘谷,率先进入眼睑是两个红衣少年,其后是一个高大的黄衣青年。

    “六哥...”

    粉十郎脸上露出惊喜刚叫一声。

    黄衣青年阴沉着脸,看着穆丰挥一挥手,拦住他的话:“好了,十郎,大长老在里面等着你呢?”

    粉十郎一愣,转过头看了看穆丰。

    事出意外,但随即他就反应过来,两眼瞬间一眯,一瞪。

    看看黄衣青年就要发威。

    穆丰却对眼前这一幕早有预料,看到粉十郎微眯的双眼一瞪,就要发威时,伸手拍了怕他的肩头:“去吧,我在这看看秘谷的美景。”

    粉十郎缓缓的吸了一口气,顺怀中掏出金簪,嘴角挂着冷笑点了点头。

    蝶恋峰,蝶恋峰秘谷。

    一方是家主,一方是家老,权力虽有分化,实际上仍然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存在。

    蝶恋峰虽然被灭了,粉十郎的父亲,粉家的家主虽然亡故了,但粉十郎这个家主第一继承人仍然作数,没有人敢于否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