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七十六章 真传一句话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的性格果敢,做事之前思虑缜密,做出决定后会立刻付诸行动,绝不犹豫。

    就像现在,穆丰认为他应该帮助粉十郎,就毫不犹豫带着粉十郎走向云岭。

    无论他多么想念师傅,想念师兄师弟,想念九华别府,他也不会怨天怨地犹豫不决。

    走在空旷的荒野,穆丰看着粉十郎,骤然感觉似乎还有点事没做。

    “我们不急着赶路,左右闲着没事做,你把上清道法背熟。”

    穆丰指了指粉十郎怀里。

    粉十郎先是呆了一下,随即有些茫然的看着穆丰:“需要这么着急吗?”

    穆丰淡然道:“你体内道家真元、释家真元和鬼门真元混杂一起,昨日我虽然为你拨乱反正,但终究是治标不治本。”

    粉十郎了然的点点头。

    他也是世家子弟,虽然蝶恋峰有些落魄,但基本的道理还是通晓的。

    自己身体如何,还是明白的。

    “没到老驼山之前,想来我们还是清闲的。正好借着这段时间,好好颂读上清道法。”

    穆丰伸手比划一下。

    “上清剑法那块你不用看,我可以教你,你主要看的就是上清玉府灵文。”

    穆丰说了半天,一直没听到粉十郎有回应,不由诧异的一回头。

    愣了。

    因为正好看到粉十郎用着古怪的眼神看着他。

    穆丰眨了眨眼,问道:“怎么了?”

    “那个,师叔,这个你怎么这么熟悉!!!”

    粉十郎的确有些糊涂,顺怀里掏出金簪向穆丰比了比。

    他不明白,为何自家传承穆丰会这么熟悉。

    当然,粉十郎也知道,传承绝对是传承,不会错。

    但记录在案的绝对不会是完整的。

    世人都是这样,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

    缺少那一句真传,是绝对练不成这金簪传承的。

    既然金簪里的传承穆丰已经这么熟悉了,又指点着他如何修行,那句真言他绝对知道,也绝对会传授给自己。

    如此一来,穆丰对他会有什么不轨的想法?

    想明白这些事,粉十郎终于忍不住问了起来。

    穆丰笑了:“这些你不需要知道,该你知道的时候我会告诉你。”

    顿了顿。

    “你现在,先把上清玉府灵文背熟,然后我再传你勾魂集,你那点乱七八糟的释家功法能忘就都给我忘了。”

    “嗯,嗯!”

    听到穆丰勾魂集三个字,粉十郎忍不住身子一抖。

    粉十郎万万没想到,上清道法穆丰知道,怎么连勾魂集他也知道,这还真是师叔,姑婆的徒弟

    昨日,穆丰是问过粉十郎,粉家为什么没有人修习勾魂集。

    那时粉十郎只是奇怪穆丰为何会知道粉家隐藏起来的鬼门绝学,却从来没有想到过,穆丰会这门神功。

    因为二十年前粉姑婆被正道武修围杀,实际正是因为觊觎这门神功。

    其后,蝶恋峰没有被灭门,也是亏得粉家没人能修成勾魂集。

    粉十郎那点鬼门真元也是想修勾魂集修出来的。

    穆丰淡淡扫了眼粉十郎:“别胡思乱想,你的时间有限,先给我把玉府灵文背下。”

    粉十郎听到穆丰再一次要求他将玉府灵文背熟,立刻连连点头,将金簪一扭,小心翼翼的抻出薄如蝉翼的金箔。

    “你别小看这五百字灵文,一日背上三百遍,你体内纠葛的三色真元自然会被分化。”

    穆丰伸手在金箔中央一排小字上划了一下。

    “这么神奇”

    粉十郎有些不敢相信的瞅了眼穆丰。

    穆丰笑道:“这五百灵文,你读自然没有这么神奇,但我教你怎么读呀,学会了他就化腐朽为神奇了。”

    粉十郎恍然,字还是那些字,但有穆丰传给他那一句真言,传承才是真正的传承。

    看到粉十郎明白了,穆丰就笑着传给粉十郎一套吐纳法。

    一呼一吸为一个吐纳,吐纳间歇中颂读灵文。

    堪堪吐出百字,粉十郎就琢磨出颂读的一丝感觉。

    再后来,随着一字一吐,一字一纳。

    粉十郎察觉到一股紫色的道家真元顺着元海而出,涌入经脉。

    道者通物,以无为义,德者不失,以有为功。

    四字一言吐纳之间,真元搬运一个穴位,四字一言,搬运一个穴位。

    五百字灵文还没颂完,一个小周天过去了。三遍灵文颂完,一个大周天搬运过去。

    虽然真元搬运比练功快速许多,可粉十郎并未感觉经脉有丝毫疲惫。

    同时,他敏锐的感觉真元虽然没有多少增长,却精纯了许多,甚至隐约间还给他一种压制释家真元与鬼门真元的感觉。

    “师叔”

    粉十郎不仅有些惊异的看向穆丰。

    “感觉到好处了吧!”

    穆丰笑着调侃了粉十郎一句。

    “嗯,上清道法这么厉害?”粉十郎先是惊喜,旋即有些迟疑起来:“怎么,家族”

    粉十郎的话没说完,余音渺渺的停了下来。

    穆丰却是秒懂,微微摇了摇头,伸手点了点金箔道:“你在怀疑,为什么,同样传承,你家族学的却不一样,是吗?”

    粉十郎点头。

    “因为,这一句真言你家族丢失了几百年。”

    穆丰淡淡的回了他一句,然后将头扭开,斜斜的眺望天空。

    的确,这一句真言,这种灵文配合的吐纳法,粉家失传几百年,直到粉姑婆陷入谿谷重狱遇到穆静文,才侥幸的从穆静文那里得到。

    也正因为这样,粉姑婆才能成为谿谷重狱七个顶级猎食者之一,才会对穆丰这样的好,才会放心的将家族传承交给穆丰。

    “唉,母亲!!!”

    天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是调教这个家伙,竟然又转到母亲那里了。

    不知不觉间,穆丰的眼角竟然会有种湿润的感觉。

    这感觉,太让人不爽了。

    穆丰在那矫情着,粉十郎却瞪大了眼睛,几乎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穆丰,看着穆丰的背影。

    他知道穆丰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那就是说,自己家传传承其实是有缺陷的,是这位师叔给补足的。

    为什么粉十郎会这样理解?因为穆丰刚才那句话并没有说,传承的缺陷是粉姑婆补足的。

    绝对是这样。

    因为穆丰连这句真言都传给他了,至于其他的,根本就没有骗他的必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