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七十五章 淘汰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寂静的夜里飘着雪花,梅树成林将呼啸而来的北风无尽削弱,化做徐徐微风从山坳掠过,最终打着旋的消失不见。

    山南的天气虽然比山北温暖许多,但冬季毕竟是冬季。

    这里还达不到中州、雄州那样四季如春,不见秋冬的程度。

    风,萧萧瑟瑟的刮着。雪,窸窸窣窣的飘着。

    一夜就这样过去。

    幸好穆丰的柴火备得很足,虽然清晨时候篝火就已然熄灭,但残留的余温极力阻挡寒风袭来,让人觉得一阵心暖。

    扫了眼粉十郎,看到他仰面朝天,双手自然摊在两旁,一副睡得十分香甜的样子,穆丰忍不住笑了。

    想来也是,阖家被灭后,追杀逃遁几乎成为他生活的主旋律。

    性命都不知道何时就保不住了,又何谈休息。

    恐怕,粉十郎自己不知道他多久没能这么宽心的入眠了。

    昨天的经历很神奇,不但寻回家族传承,更多了一个师叔将他从走火入魔中救出。

    让他一直紧绷的神经舒缓下来,人自然进入深睡之中。

    “小子,好好休息休息吧!”

    穆丰曾经在悲哥身体验过,一个人,再悲愤、再激动,精神都不能一直绷着。

    必须要有急、有缓、有松、有紧。

    否则,到达一定程度,绷紧的精神绝对会崩断,人绝对会崩溃。

    适当的休息,有助身心健康。

    穆丰悄悄的挑了挑化为黑炭的篝火,随手又填了两条细木。

    在梅林里转了一圈,拎了两支一早觅食的野物,手又掏了一块石臼。

    将两支野物处理干净,舀了一锅白雪烧了起来。

    然后穆丰又出去转了一圈,提着几块菌类和野物一起扔了进去,不大一会儿的功夫,香味就传了出来。

    “好香,好香啊!”

    粉十郎还在睡梦中就被香味勾搭起来,然后瞪大着眼睛,看着穆丰一大早神奇的弄了这么一锅香汤。

    “早简单吃点,然后去云岭!”

    穆丰一边说着,一边赤手掏着石块,咔嚓咔嚓几下,一个石碗成型了。

    “那个,这么神奇!”

    粉十郎张大了嘴,半天没说出话。

    穆丰抖手把石碗扔了过去,然后左右比量着手掌,咧了咧嘴道:“这是鹏魔羽翼功,是你姑婆的一个姓裴的长辈教给我的。不过让要是看到我把鹏魔羽翼功当成鹰爪功用,还不想杀了我啊。哈哈哈”

    弹弹手指的石屑,不禁想到天禽老魔吹胡子瞪眼睛生气的样子,不由有些想笑。

    粉十郎不知道穆丰笑的是什么,眨了眨眼自顾自的低头掏了把雪将石碗填满。

    燃烧几根柴火将白雪融化,几次三番后将石碗洗刷干净。

    “开吃!”

    一个时辰后,野味炖好,穆丰挥手一分为二,叫了一声就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人饿的时候吃什么都是个香,更何况穆丰的手艺并不差。

    纯纯的野味,喷香的汤,吃得粉十郎胃口大开,里外通透,大冬天里都汗流浃背的。

    吃得饱饱的两个人,借着篝火舒舒服服的喝了两碗汤,消化消化食。

    日三竿时,穆丰才领着粉十郎走出山坳。

    云岭有九山十三峰,大小门派二十几个,云门是第一大派。

    而在云岭对面的是号称占地八百里的老驼山,他不仅是与云岭相近的最大山岭,西南处的狮驼顶更是威武雄峨,堪比云岭主脉的无涯峰。

    “老驼山有大小门派十余个,为首的是老驼门,是整座无终山仅次于云门的大派。炎杀门几十年前是老驼山一个不起眼的小门派,最小的那种。后来门主换成了孝长生,占据了小驼山,更用二十年的时间将炎杀门打造成仅老驼门的中型门派。现在,更是将千年门派蝶恋峰屠灭。”

    粉十郎近乎平淡的讲着老驼山,讲着炎杀门。

    “蝶恋峰也在老驼山吗?”

    穆丰也淡然的问着。

    他们俩其实都是满肚子的火,粉十郎是因为受伤的是自家,穆丰则是因为粉姑婆,爱屋及乌。

    不过二人知道,生气忿恨当不了任何用。有火还是憋着吧,要不然,吃亏的还是自己。

    “嗯。”

    粉十郎回手指了指身后的南明镇。

    伏牛山是天涯山脉,一半在烈州一半在古州。关口大约就是滏口陉,穿过滏口陉向西南方向撇去的那条支脉。

    九华山的方向则是正好相反,穿过滏口陉后向东南行进。

    而去无终山更是不同,直行千里奔中州去,然后略略向西南偏去。

    如此一来,距离九华山就更远了。

    穆丰蹙了蹙眉,嘴角流出一丝苦笑,他没想到临近师门,他却距离越来越远。

    既有决定苦恼立刻抛在脑外,不再犹豫,迅速提起速度前行。

    不过,看着前方白雪皑皑,穆丰竟然想念起坐骑小黑来。

    当时事发突然,穆丰根本没有时间带小黑,不过有悲哥在,倒不用惦记小黑丢失,应该会被他带回师门。

    这天气,骑马显然比步行舒服好多。

    尤其越往南行,气候渐暖,雪地也渐渐变薄。即使穆丰和粉十郎在小心,也避免不了带一脚泥垢。

    此时,临近午时,两人终于站在官道。

    身后远方是南明镇方向,前行的却不知道是那里?

    “蝶恋峰早年其实也在老驼山,不过二十年前因为姑婆的事情,阖家遁逃到了伏牛山。”

    粉十郎咧了咧嘴。

    穆丰一皱眉,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粉十郎:“千年门派底蕴深厚,怎么会如此?”

    粉十郎苦笑道:“千年世家,千年门派,一样有强有弱。像老驼门、云门、羽化天宫这样才是底蕴深厚,无人敢动的。其他门派,像蝶恋峰,像北渊谷、金鹰门、祁阳杜家,不过是年代比较长而已,代表不了什么!”

    穆丰皱了下眉,随后又苦笑一声。

    他理解粉十郎所说的,年代悠久的并非代表底蕴深厚。

    这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他光是想着千年世家、千年门派底蕴深厚,却忘记秦煌他们说的狩猎失败逼入绿林之事了。

    要知道,东陵王朝地域在如何辽阔,千年已来又诞生多少势力,一代代繁衍下去,没有更替的话,在辽阔的地域也不够分配。

    九方阴当年七日灭七门,看似残忍,其实又何尝不是一种淘汰法则再作乱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