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下一步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篝火在燃烧,批驳批驳的一阵乱响。

    时不时的就有火星迸射,弹跳数尺后化为黑星落地。

    旷野寂静而无声,偶有点点微风吹过,哗哗作响。

    穆丰的表情十分平静,脸色正常,双眸明亮,自如随意的拨弄着篝火。

    粉十郎悄悄的偷窥,他总感觉穆丰有些不对劲。

    太正常了,显得有些不正常。

    粉十郎对于自己的事,知道见识多了,已然不像一开始的时候,任谁提起都要死要活的。

    一番宣泄过后,早就恢复正常了。所以在穆丰沉默不语时,他才有时间好好观察下骤然出现的师叔。

    此时,穆丰的脸随着篝火的跳动半隐半现,唯独那双明亮的双眸在火光倒映下好似有两团精灵般的火焰,欢快的跳跃着。

    粉十郎捏了捏手中金簪,当宝似得揣进怀中暗囊里。

    这目光有些渗人啊!

    粉十郎偷偷的低下头,有些胆怯的躲开穆丰的眼神,因为他敏锐的感知到,穆丰平静的表情下面,有一丝汹涌澎湃的暗潮涌动。

    过了好半晌,穆丰才淡淡的问道:“你们蝶恋峰还有幸存者?”

    “嗯,应该有,家族那个秘法闭关处十分隐秘,除了嫡系家老外根本没有人知晓。”

    粉十郎激灵一下,挺直了腰板回答。

    “在那里呢?”

    “云岭!”

    云岭,无终山脉第一山,云岭的主峰有一座与羽化天宫平起平坐的顶级门派,云门。

    “云岭、云门,好像听说过?”

    穆丰思索了好久突然想起,云门,当年他在柳家就曾听说过。

    云门在云岭的主峰,其所在就是小牛谷的那座伏牛山对面,柳家大少爷柳如士就拜进云门。

    “云门,师叔应该听说过,是有名的大门派,整个古州能与之相比的绝对不超过十座。”

    粉十郎十分认真的点着头。

    “不超过十座,古州?”

    穆丰闻听就是微微一愣,他一直听旁人说,羽化天宫是顶级门派,顶级门派的,可若是顶级门派,连古州都有十座,那东陵王朝岂不是要有百座以。

    这还能是顶级门派吗?

    在穆丰心里,如果是能称之为顶级门派的,一州绝对不能超过三座。

    十座,太多了吧?

    听到穆丰疑问,粉十郎笑了:“其实,云门也好,羽化天宫也罢,甚至就连与之齐名的小沩玄圭洞,标准的说,都只是拥有顶级门派的中等门派。”

    “哦!”

    穆丰一皱眉,这是又一种说法。

    于是他将几年前,也就是他所知道的,九方阴屠灭的几大门派详细讲给粉十郎听。然后看着粉十郎,等着粉十郎给他解释。

    穆丰接触过很多人,尤其是在桐城关这几年,可是,军事繁琐,还真没时间去了解江湖,武林。

    当然,他接触的多是世家嫡系贵公子,对江湖这些事,还真没粉十郎清楚。

    了解这些后,粉十郎仔细解释道:“在古州,金鹰门、铁剑门是最简单的小型门派,青萍门、北渊谷规模等级也是小型门派,但由于宗主门实力强横,也可以列入中型门派。”

    穆丰点了点头。

    青萍门门是小沩玄圭洞,北渊谷门是羽化天宫,有他们作为靠山,水涨船高是正常。

    “之所以青萍门和北渊谷没能列入中型门派,是因为小沩玄圭洞和羽化天宫并非只有这么一个下属门派。”

    说着粉十郎看了眼穆丰笑了笑。

    “小沩玄圭洞和羽化天宫的情况与青萍门、北渊谷一模一样。小沩玄圭洞的宗主门是玉阙宝圭天,羽化天宫的宗主门是宝仙九室天,所以底蕴深厚非寻常中型门派能比拟。可因为并非是唯一,说他们是顶级门派也行,说他们是中型门派也没错。”

    穆丰一笑道:“可实际,他们就是中型门派。”

    粉十郎耸了耸肩头,没有说话。

    穆丰淡然一笑,站起身来,转到山洞大致清扫一下。

    其实在这冰天雪地的夜晚里,能有什么好打扫的,不过是大致打理一下,然后移进一堆篝火让山洞略微温暖一些。

    可就这简单的打理,让粉十郎看的好一番稀奇。

    “今晚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回云岭!”

    好半天过去,穆丰打理一下被篝火烧得滚烫干燥的地面,示意粉十郎休息,明儿还要赶早。

    “回云岭,干什么去?”

    粉十郎正摸着干燥烫手的地面,冷不丁听到穆丰的话,顿时又有些呆愕。

    “你说呢!”

    穆丰不是好眼神的甩了粉十郎一眼,然后一拢鹤氅,倚着石璧舒舒服服的躺了下去,不大会儿的功夫就睡着了。

    “那个,还和你说话呢?”

    穆丰这个痛快的就睡着了,看得粉十郎楞头楞眼。

    可是,让他去推醒穆丰,他又不敢,只能半是激动半是傻的躺了下去,两眼盯着穆丰,好半晌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这小子”

    粉十郎却不知道,在他迷迷糊糊睡着后,穆丰还半睁眼睛的瞅了他一眼,笑呵呵的一翻身再度进入睡眠。

    穆丰的睡眠与众不同,那绝对半是清醒半睡眠。

    梦中,千年如一日的演武。

    今天穆丰推演的并非乾坤悟像十全谱,而是粉十郎那身乱七八糟的功法。

    乾坤悟像十全谱,还是飞羽真人当年精挑细选,好了好几位他的师长,费了不少人情才选定的。

    其后,穆丰无论是跌入天涯涧底,还是被困桐城关,无有一日不曾研习。

    当然在外面,不会有任何人看到穆丰研习,他所研习都是在梦中。

    梦中演法,虽然功夫无法身,但意念与推演让他不曾走过一步错道。

    这也是穆丰让所认识的所有人对他功法产生迷茫的真正原因。

    穆丰功夫到底如何,绝对是个密。

    无论秦煌、段薇、楚湘竹,还是无知断刃、柳东篱,甚至包括荀洛在内。

    穆丰不曾在意这些,毕竟他练武不是给人看的。

    今天,他看到粉十郎,心神大动。

    还有人敢这样,道家功法、鬼门功法、释家功法,大杂烩一般的融在一起。

    别看他一番妙手将粉十郎从走火入魔中救出,实际不过是治标不治本,真正要想把粉十郎救回,还需下一番苦功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