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七十三章 粉家功法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听到粉十郎简短叙说,穆丰了然的点了点头。

    谿谷重狱里关押的可不是寻常人,基本都是双手沾满鲜血的恶人,尤其那几位顶尖的猎食者,都是穷凶极恶到极限的存在。

    所以,穆丰对粉姑婆当年如何如何并不意外。

    “姑婆的失踪对蝶恋峰来说就是种灾难。”

    粉十郎表情略显淡然,穆丰能看出,不是粉十郎没有情绪,也不是他没有想法和意见。

    而是他对这些,习惯了。

    想来也是,二十多年过去了,粉姑婆失踪,不见人影,对头的一切目光只能放在蝶恋峰。

    这二十年里,谁知道蝶恋峰承受多大的压力,受过多少种压迫,又遭到多少损失。

    一切的一切只有蝶恋峰自己知道。

    一天天的过去,一年年的过去,粉十郎从出生到成长,把着一切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

    小的时候,也许他忿恨过,呐喊过,激励过。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切都只能默默的记在心中。

    口说的,脸写的都没有用,想要报复,唯有实力。

    尤其多年过去,粉姑婆一直没有出现,对头的耐心耗尽,终于放下杀手。

    偌大个蝶恋峰几乎完全被毁灭,单凭粉十郎个人,别说报复,就连重建蝶恋峰都是妄想。

    粉十郎脸色淡然,语气平缓的讲着,穆丰唯有从他绝不平伏的眼神中看出些许异样来。

    “蝶恋峰与炎杀门,原本并无任何关联。不过,去年开始,炎杀门就开始到处找茬,基本只要有蝶恋峰人出现的地方,就会与炎杀门人产生摩擦。蝶恋峰原本就性子平和,二十年来受到无数势力压迫,更加不敢轻易树敌。再加炎杀门从到下残忍暴戾,蝶恋峰根本不敢与之抗衡,唯有步步退让。哪知,从今年开始,面对蝶恋峰的退让他们将人变本加厉。”

    粉十郎无声的摇了摇头,看着穆丰咧着嘴,苦笑一下。

    不知道为何,明明与穆丰首次相见,偏偏穆丰给予他一种父辈疼爱的感觉,安稳如山。

    让粉十郎愿意向他痛诉心中压抑好久好久的怨恨。

    “你接着说!”

    穆丰伸手拾起一根树枝,随意的挑了挑木材,让篝火燃得更加火旺。

    火光飘忽,精灵般的摇曳中,粉十郎不经意的看到穆丰眼眸中闪过一丝冷芒。

    粉姑婆是好人还是坏人,穆丰不曾在意。

    武林中或是江湖,好人坏人的界定并非十分准确,甚至不能用常人的想法和理念来限定。

    更多时候,其实关系的远近比好坏重要。

    就比如现在,相对好坏来说,穆丰在意的还是粉姑婆是他心中的亲人。

    不错,穆丰从不曾在意他父系的无为居有什么亲人,也不曾在意他母系的晓月阁有什么亲人。

    相比这些嫡系血亲,荀洛和谿谷重狱七老到更像是他的亲人。

    毫不掺假的说,如果双方真有摩擦的话,穆丰绝对会偏向荀洛和谿谷重狱七个怪物,刀剑相加都毫不犹豫。

    看到穆丰眼中寒芒,粉十郎略略有些兴奋。

    这种兴奋不正常,穆丰却理解。

    因为他是悲情压制到了极点,触底反弹后表现出的荒诞怪异的激动。

    应该是穆丰的出现,以及家族传承金簪落到他的手,让粉十郎看到了报仇的曙光。

    “一日一杀,十日十杀,炎杀门人手分散,将蝶恋峰困居山中,然后派高手找到机会合围点杀。不过半年的时间,蝶恋峰分崩离析,粉家支系旁系叛逃的叛逃,遁走的遁走,嫡系直袭七百多人几乎尽灭。唉,到现在,我都不知道粉家还剩几人存活。”

    粉十郎的声音看似平静,略微有些颤抖的手却暴露他的心态。

    穆丰没有言语,静静的坐在那里,手无意识的挑动着篝火,引得火焰越燃越高,越烧越红。

    时间缓缓流逝,黑暗的天幕终于将天地完全覆盖。

    梅林外,山坳边。

    一片火焰愈显明亮。

    终于,穆丰缓缓张开了口:“粉姑婆,一身修为惊天地,泣鬼神,一手清剑法更是绝妙精伦,谓之为大家绝不为过。怎么会如此轻易的被一个炎杀门屠灭?”

    说着他两眼紧紧的看着粉十郎。

    粉十郎脸尽显苦涩:“姑婆是家族几百年才出一个的绝世天才,要不然,家族传承也不能搁置在她的手。”

    抬手晃了晃穆丰交给他的金簪。

    “粉家的清剑法即便在金庭丹霞天也算乘,可是,五百年来从未有人修成过,甚至能够达到掌握程度都属不易。”

    任何一门功法都是从入门开始,然后粗通、熟识、精通、掌握,再然后小成、融会、大成,直至巅峰。

    这九个层次也是九个阶段,一门功法唯有达到小成,才可以称之为学成。

    小成之前,皆为基础,勉强可以说是学会。

    一门清剑法,五百年,粉家人都在基础打转转,想想就能知道这门功夫如何的难,如何的强,同样多少也能明白粉姑婆的天赋如何了得。

    穆丰研习过这门清剑法,也曾想到过粉家面对这门剑法时窘迫的样子。

    眉头微微一皱,有些踌躇的道:“不是还有勾魂集吗?”

    粉十郎略略一呆,随即看向穆丰的眼神愈显真切,显然是有些想不到穆丰竟然真的知道粉家隐藏起来的这门功法:“勾魂集是鬼门神功,家族传承道门神功千余年,突然转换功法,并不尽人意。”

    他的脸有几分尴尬,也有几分惆怅。

    穆丰了然。

    的确,研习近千年道门功法的世家,冒然改修鬼门功夫是不太容易。

    但实际并不是研习的不容易,而是心理转变不容易,甚至恐怕还会有太多的人看不鬼门功法,或是说用道家理论去研究鬼门功法,进展不大。

    “唉,用道家心法去解析鬼门功法,不亚于另创一门功法。路子对了还好点,路子不对的话,这是怕死的不够快呀!”

    穆丰苦笑一声,看着粉十郎连连摇头。

    粉十郎耸了下肩头,代表着穆丰的说法正确。

    “头几年,的确有多位长辈因此走火入魔,不过倒是给后来人探出几条可行道路来。”

    说着他的目光幽幽。

    “正因为如此,蝶恋峰灭门之后,闭关中的几位长辈和哥哥姐姐们,极有可能幸运的留下性命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