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七十二章 诉苦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山林披着白雪,茫茫间几乎没有第二个颜色,即使是天色将晚,凭借穆丰眼神,仍然十分轻松的猎到两只野鸡两只野兔。

    很是随意的寻到一个山洞,扫开洞前白雪,劈下两根树杈支起一个简易吊架。

    粉十郎强自按捺心中的焦虑,寻来一堆枯枝枯草,然后蹲在火堆旁,一边用着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穆丰,一边扫着吊架上烤着的野鸡、野兔。

    火堆吞吐着火舌,不停的舔抵着野鸡,烧烤得油脂一滴一滴的往下淌。

    油脂滴落在枯枝上,在咔咔声中火星溅射。

    “那个你到底是谁?”

    好半晌过去,粉十郎实在忍耐不住,干干的咽了下吐沫,看着穆丰还是问了出来。

    初起时他的话还有些磕磕绊绊,到后来狠下心来,话通畅了许多。

    穆丰无声的笑了笑,顺怀里摸出一支金簪扔了过去。

    “这个”

    一点黑芒投射而来,粉十郎条件反射般的把身子向后一仰,随即反应过来硬生生的扳住身体,手忙脚乱的将黑芒接在怀里。

    砰的一个轻响,黑芒果然像粉十郎想像那样,根本没有什么力道。

    这是啥?

    粉十郎顺怀里一摸,感觉到是一个带着尖的硬东西。

    而当他低下头,借着火光看清手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时。

    嗖的一声。

    粉十郎就仿佛一屁股坐在刺猬身上,直接弹跳起来,并且怒瞪虎目,直勾勾的看着穆丰。

    “你到底是谁,这个东西怎么会在你手里?”

    粉十郎激动得一个跨步来到穆丰身旁,一只手紧紧攥着金簪,另一只手探过去就想抓住穆丰的衣襟。

    “嗯”

    穆丰双眼一瞪,鼻音低沉的拉了一个长调。

    “啊,嘿嘿”

    瞬间,粉十郎的手又仿佛抓到仙人掌一般,探过去的手刷的一下弹了回来,同时赦红了脸,一副傻笑着的模样坐了回去。

    穆丰的一声冷哼提醒了他,这位可不是寻常人,不是他想怎么的就能怎么的人。

    炎杀四虎,任意一个都不是他想拿下就能拿下的,可这位轻手利脚就把四个几乎在同一时间定住。

    收拾他,还不跟玩似的。

    “先吃!”

    穆丰淡淡的吐出两个字,然后提起一只烤兔撕了起来。

    粉十郎其实也饿了,在金玉满堂楼里那顿饭还没吃完就被炎杀四虎给搅合了。

    可现在,即使在喷香的野味搁在手里,他也吃不出什么味来。

    不吃呢还不行,无奈的他只能可怜巴巴的看着穆丰,毫无意识的扯着一条条肉丝硬往嘴里塞。

    味同嚼蜡呀!

    穆丰嘴角带着淡淡笑意,一边咀嚼着野味,一边好似找到什么玩物一般,看着粉十郎。

    看到穆丰的模样,粉十郎缩了缩脖,知道穆丰有些不愿意了。

    连忙捧起野兔,吭哧一大口咬在野兔脖子上,顺着里脊向下用力一扯,好大一条里脊肉被他扯下。

    喀喀喀

    空旷的山林里立刻响起粉十郎牙齿与牙齿间的碰撞声。

    武修,几乎个个都有一副好牙口,也有一副好胃。

    什么东西都能吃,吃什么都能消化,不论有没有胃口。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供给出一副好身体,才能提供足够多的精谷精微之物,供武修生存与活动。

    尤其在动武交战之后,没有大量的食物补给,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透出一股缺少营养的感觉,是十分要命的。

    粉十郎刚才是心里有事,才没有注意到身体的反应,被穆丰震慑之后,身体立刻回味过来。

    他顿时感觉到自己胃里似乎长出一只小手,顺着食道从咽喉里伸出,控制不住的抓向手中的野兔。

    瞬间,在喀喀喀的声音伴奏下,穆丰眼前出现一副古怪的画面。

    一个白净文弱的书生仿佛化做一只饕餮,捧着野兔一顿大吃。

    什么骨头不骨头肉不肉的,完全没有扔的,也不需要吐。

    大口大口的咀嚼,然后全部吞咽下去。

    野兔、野鸡。

    转瞬间,刚刚还味同嚼蜡的粉十郎,用比穆丰快得多的速度全都消灭。

    连骨头带肉。

    “不错”

    穆丰这个时候脸上才露出一丝真诚的笑容。

    粉十郎支着两只手臂,看着穆丰的微笑有些呆愕。

    因为他清晰的从穆丰的目光中感受到一种,长辈看待后辈的温和的笑意。

    长辈???

    粉十郎颜色古怪的看着穆丰。

    不看样貌,单看身手的话,粉十郎承认,穆丰绝对有成为他长辈的资格。

    可是,这位长辈也太年轻点吧。

    他,有我大吗?

    穆丰笑一笑,将手上剩下的,仅有的一点野兔骨架扔在篝火上。

    “粉姑婆是你什么人?”

    “粉姑婆,额,是我姑婆!”

    “你姑婆啊,你姑婆,那你应该叫一声我师叔。”

    “啊,师叔!!!”

    粉十郎又一次震惊了,卡巴卡巴眼睛,不明所以的呆愕了。

    不过,仅是瞬间,粉十郎眼睛一眨,斗大的泪珠控制不住流了出来,顺着脸颊滴答滴答的滑了下去,跌落雪面,砸出坑来。

    穆丰双眼一鼓,随即眼眸一缩,似乎有些明白过来。

    “粉家,遭难了?”

    “嗯,七百三十六口人遇难,嫡系差不多只剩我一个了!”

    粉十郎哽咽了一声,似乎飘零无助的小鸟,终于找到长辈,可以抱怨,诉苦了。

    “是谁?”

    穆丰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两眼近乎眯成了一条缝,一股寒芒闪过险些耀瞎粉十郎的眼。

    “炎杀门,孝长生!”

    粉十郎斩钉截铁的吐出六个字。

    穆丰缓缓闭上双眼,一口气分成三口徐徐吐出,平复下激动的心情,才睁开眼看着粉十郎道:“我记得粉家长住蝶恋峰,并非小门小户,怎么会如此,你慢慢的给我讲来。”

    粉十郎摩挲着手上的金簪,听到穆丰的问话,连忙用着油手抹了把泪水。

    “二十年前,蝶恋峰因为有姑婆在,的确没人敢惹。可是,那一年不知道为何,姑婆怒闯麻姑洞,大开杀戒。其后传出姑婆修炼鬼道功法走火入魔,引起大批正道武修争相讨伐。大约两年间,姑婆在江湖掀起异常血雨腥风,杀戮无数,而后不知所踪。而后,蝶恋峰的灾难降临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