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七十一章 粉十郎的惊愕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粉十郎在跑,炎杀四虎在追。

    看上去人多一方势强,人少一方力弱。

    其实不然。

    经过金玉满堂楼粉两方交战,以及这么半天的追逃。

    穆丰跟在后面已然看清。

    单对单的说,炎杀四虎任何一个都不是粉十郎的对手,即使四人合围也不见得能将粉十郎如何。

    “事实也应该如此!”

    穆丰悠哉悠哉的跟在后面,看着粉十郎的身影,目光深邃,有所回味。

    好半晌,他才了然的点了点头。

    身后有追兵,粉十郎自然要亡命的奔逃,尽可能的想跟炎杀四虎甩开距离。

    毕竟,有炎杀四虎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的跟着,粉十郎想跑都跑不了,必然会被炎杀门抓住。

    这样一来,粉十郎几乎把所有的功夫都拿了出来。

    奔逃、跳跃,急转、变向,无所不用其极。

    炎杀四虎看不出什么来,穆丰却是不同。

    太清功法、鬼道功法,呦呦,还有一丝丝的邪派味道,这小子学的可够乱的了。

    不对,不对,这不是乱弹琴吗?

    不要命了,学鬼道功法怎么还去学释家功夫。

    粉十郎从并不高大的城墙一跃而下,轰然的一声,在城墙根踩出一个大坑。

    许是因为有些急躁,许是因为真元搬运过急。

    在粉十郎从坑内跳起时,脚步不由自主的一顿,脸上瞬间泛起一抹红晕。

    遇到城墙,正好让穆丰没太用力就超过炎杀四虎。

    轻巧的跨过城墙,随便的一瞥眼,穆丰正好看到粉十郎的脸,他脸色忍不住就是一变。

    “小子,你再跑呀?”

    炎杀四虎轰的一下从城墙跳下,沉重的身躯踏得冰冻的大地一阵颤抖。

    粉十郎脸色一变,嗖的一下跳起,头都没回,瞬间暴走起来。

    “你小子还跑?”

    炎杀四虎猝不及防下让粉十郎又窜出十几丈距离,不由哇呀呀的叫着追了过去。【】

    从头到尾,这五个人都没有在意穆丰的存在。

    穆丰蹙着眉头,眯着眼睛,浑无意识的跟在他们身后,竟然丝毫没有被落下。

    “脸色红晕,心肺相交。看呼吸频率,他这是手少阴心经和手太阴肺经于中焦交错,调理不清所制。再不控制,小心调理,恐怕有走火入魔之险。这小子,幸亏遇到我!”

    穆丰脑海里一阵闪动,把自己的经验以及对粉十郎一路感知融合在一起,直到额头浮出一抹虚汗才判断清楚,粉十郎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而在粉十郎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时,穆丰已然吓出一身冷汗,叹息着粉十郎命大运大造化大。

    按穆丰计算,恐怕不出几十里,粉十郎就会因为身体原因被炎杀四虎赶上,并抓获。

    其后,粉十郎必然会因为真元紊乱导致走火入魔,严重的话,能不能坚持到炎杀门都是个未知数。

    情况十分危机,可谁能知道会有穆丰尾随在身后呢?

    也就是穆丰,有着大宗师的武学资本。

    否则的话,按照粉十郎这种情况,即使是无知断刃在都未必能将他救回。

    当然,无知断刃即便是能救,救不救是另外一回事。

    穆丰刚刚推断出粉十郎的状况,六个人已经随着粉十郎的步伐来到数十里的荒郊野外。

    然后,粉十郎脚步猛然一顿,随着一声闷哼,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啊!怎么了?”

    炎杀四虎一个跃身将粉十郎围住,看着鲜血淋湿衣襟的粉十郎,有些目瞪口呆。

    他们显然知道粉十郎身体有些不对,因为随着奔逃,粉十郎步伐变得越来越缓慢,让他们乘机赶上,否则依照他们的轻功,根本不可能追得上。

    可是,还未等炎杀四虎看明白粉十郎到底怎么了时,穆丰身子一窜,方寸之间闪出四道人影。【】

    啪啪啪,手指一顿乱点,炎杀四虎顿时化为四个木雕定在了那里。

    “啊!你是谁?”

    一口黑血喷出,粉十郎感觉心口略显舒畅,可同时,他的元海一阵翻腾,真元失去了控制般喷涌而出,浩浩荡荡的向经脉里涌去。

    元海失控,这是泄功的表现。

    粉十郎看着穆丰点住炎杀四虎,刚失声问了一句,脸色就变得铁青,呆立在那里。

    穆丰对粉十郎体内的变化早有准备,一步跨到粉十郎身后,抬手一掌拍在他的后背。

    噗!

    粉十郎肺腧穴受到一股大力袭来,忍不住又是一口黑血喷出。

    穆丰脸色不变,手掌略略下滑,猛的一按。

    粉十郎心腧穴一震,又是一股大力撞击而来,不受控制的喷出第三口黑血。

    随后,穆丰十指轮转,或轻或重,或是敲或是弹,在粉十郎身上,沿着真元涌动的方向叩了起来。

    一指敲出,落在真元涌动前,同时粉十郎感觉到一丝真元透体而入,轻巧的,像似逗鱼又似逗鸟般挑逗着自己的真元。

    又是一指弹下,又是一丝真元透体而入,丝丝缕缕般游走在经脉之外。

    溜猫逗狗般将粉十郎的真元引到下一个穴位。

    如此这般的一指又一指的落下,体外的真元精准的落在经脉之外,巧妙的将失控的真元引导回正规途径,一遍一遍的在周天游走,搬运循环。

    直到粉十郎最难受,也是受损最重的手太阴肺经,手少阴心经再一次次循环中修复,那两只手才离开。

    吁!

    粉十郎长长的吐出一口废气。

    浑浊的气体中夹杂着暗黑色的血沫,随着长长的一口气排出体外,粉十郎终于感觉到胸腹间一阵通畅。

    好似被沉重物体压制的胸肺骤然打开,清澈舒畅得让他好想狠狠的高声宣泄,狼一样的嚎叫一通。

    “行了,小子,先赶紧跑吧!”

    还未等粉十郎宣泄,穆丰就冷冷的哼了一声,随后一把扯住粉十郎的手臂,腾空而起。

    此时的穆丰就好似当年的苏云,都是处于突破境前期的天罡境巅峰,已经可以做到短距离御空而行。

    这一下,让粉十郎脸色一变,迅速的转动眼眸,斜斜的用着余光扫了一眼穆丰。

    “低空飞行,最少也是天罡境巅峰,可他好年轻啊!”

    粉十郎余光中看到穆丰的模样,他不是没有想到穆丰是个老妖精变得。

    但是,当他看到穆丰清亮的双眸时,立刻将这种想法丢弃。

    虽然穆丰眼眸中带着一抹消逝不去的深邃与沧桑,但那清亮的眼神绝对是年轻人特有的标准,是老妖精再如何装扮也装扮不了的。

    “提起,你还真想让我一个人带着你飞呀?”

    穆丰感觉到手臂上的沉重,顿时没好气的训斥一声。

    “哦,知道,知道!”

    粉十郎感知到身体的变化,知道刚才是如何的危险,也知道穆丰救了他一命。

    能在这个时候救他,即使是个陌生人对他也绝对没有不怀好意,连忙提起真元,配合着穆丰御空而行。

    真元境以上,都有一些小巧变化能放空身体,减轻体重。

    这是轻功的秘诀。

    天罡境就更不用说了。

    本身罡元的变化就是一种造化,罡元外放更是能将武修自身包裹,短时间脱离天地的束缚。

    这让他们即使不能如太玄境般出入青冥,但做到一点配合还是没有问题的。

    两人不言不语,飞驰电擎般来到南明镇外数十里的丘陵内。

    穆丰提着粉十郎轻巧的落在一株古木之上,皱着眉头向四下张望。

    此时金乌西落,天色渐晚,太阴星已经急不可耐的升上天空。

    暮色袭来,冥烟四合,随着目光望去,在淡淡的星辉映照下整座丘陵都泛起一阵白芒来,是白雪映射的月光。

    “美则美矣,惜乎太过清冷!”

    穆丰有些无奈的叹息一声,转过头冷冷的看了眼粉十郎。

    本来赶了一天的路,有些疲倦,想要好好吃上一顿,哪知道只喝了一碗酒就被这个家伙给搅合了。

    此时又冷又饿,还得照顾他,也真是够了。

    的确,粉十郎虽然脱离了危险,可那是暂时的,只要不把他的功法修复,他随时都有失去生命的危险。

    这点穆丰知道,粉十郎其实也知道。

    所以,他在看到穆丰冷然的目光投来时,只是缩了缩脖,不明所以的奉上一张笑脸。

    反正你刚刚救了我,也不能转头就夺走吧!

    “唉,先找个地方暂时休息下吧!”

    看着粉十郎痞赖的笑脸,穆丰也有些无奈。

    转过头,穆丰双眼微微一眯,四下一扫就看到不远处的一个山坳里一片梅树成林。

    冬雪覆盖下,寒梅傲雪霜枝,俏然而立。

    穆丰回手提起粉十郎,刷刷两个闪身,来到梅林西侧山坳峭壁下。

    “哇,暗香袭人,好一处香雪海!”

    粉十郎一手抚着胸口,一边耸动着鼻翼,大力呼吸起来。

    清冷香气透胸而入,在这寒冷冬季,的确是一种享受。

    “不管什么地方什么情况都不忘享受,的确是粉姑婆家人的本色!”

    看着粉十郎真心享受的样子,穆丰忍不住叹息一声。

    “什么!!!”

    粉姑婆三个字骤然入耳,粉十郎眯着小眼享受的样子仿佛定格一般停顿在哪里。

    “粉姑婆...”

    许久,他才僵硬着脖子,将脸扭转过来,双眼瞪得牛一般的大看着穆丰。

    “要不然,我闲着没事管你的死活!”

    穆丰再度冷然的看着粉十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