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七十章 追逐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一步跨到窗外,人还未落地,穆丰的耳朵微微一动。

    ‘在左侧!’

    穆丰右手向后一滑,刀鞘一推墙体。

    刷的一下,穆丰宛如灵雀折翼般在空中划出一个半圆,把自己抛向金玉满堂楼左侧。

    那里是一排排的商家,有卖水果杂食的,有卖胭脂针线的。

    人来人往的,有高声叫卖,也有讨价还价,你来我往的十分噪杂。

    哦,原本这里应该十分混乱、噪杂。

    可现在却被一连串的变化骇得所有人定在了那里,鸦雀无声。

    没办法,谁让今天,金玉满堂楼先是粉十郎从窗口飞出,后是炎杀四虎从窗口跳下。

    最后又多了一个穆丰。

    只不过穆丰的出场十分漂亮,身法飘逸若仙,不见丝毫火气。

    一闪、一推、一折,然后凌空滑翔。

    穆丰轻巧飘逸的落在遮风挡雪的篷布上,弹起。

    起落间,宛如燕子抄水般飞向远处。

    ‘哇!!!’

    金玉满堂楼门前,二楼上被吓退的那些人,紧赶慢赶的来到门前,正好看到接连六个人从二楼窗口飞出,然后遁走。

    初起时,不管是粉十郎还是炎杀四虎都未让他们感觉如何,可穆丰这飘逸的身影的确惊起一片惊呼。

    尤其是嗜酒中年人目光更是带出一抹,果然如此的意味。

    这些人如何惊呼,穆丰没有在意,他一直凝神贯注于双耳,顺着感觉飞上楼顶,踩踏着一间又一间房顶追上炎杀四虎。

    “这几个家伙还真不管不顾的!”

    穆丰看到炎杀四虎一路行来,撞飞一切阻挡,无论是人是物,惹得闹市混乱成一片狼藉。

    有十几个人跌倒在地,有吐血到底的,也有断臂断腿的,还有数匹驴马躺在地上无意识的抽搐着,显然是丧了性命。剩余的就是车马破碎后,散落一地的商品货物,还有零乱得不成样子的摊位货担。

    怪不得盛世时,东陵王朝会强行颁下禁武令,实在是孱弱的百姓根本经不起武修的祸害。

    看到这一切,穆丰望向炎杀四虎的背影,忍不住带上一抹嗔怒。

    他不怪粉十郎,毕竟人家是在逃生。

    另外,在穆丰的目光远眺下,他看到粉十郎并未如炎杀四虎一般丧心病狂。

    粉十郎即使在亡命逃生的情况下,仍然控制着身形,灵巧的躲过前方行人和一切阻挡,并未伤及无辜。

    就你这份心性,值得我帮你!

    穆丰暗自微微颔首。

    其实他知道,这种善意不是说明粉十郎如何善良,而是来源心性。

    就好比一个人走在野外,脚步会本能的躲避盛开的鲜花,会注意让脚步闪开稚弱的生命。

    没有人会不管不顾踩着怒放的鲜花前进,踩着一窝一窝虫蚁前行。

    当炎杀四虎再度迎着一辆驴车,不闪不让的撞去时,穆丰双眼闪过一抹冷然。

    “不要命了,小心,小心...”

    驴车的主人看到四个汉子不管不顾的冲了过来时,忍不住一边连忙勒住缰绳,一边高声叫喊起来。

    可他那里知道,迎面而来的是四个杀神。

    而就在驴车主人茫然无知,还在努力勒住驴车时,就在炎杀四虎满腔杀意欲要释放时,就在双方即将相撞时。

    “炎.杀.四.虎!”

    穆丰从楼顶高高跃起,轻起双唇,冷冷一声迸出四个字来。

    “什么人?”

    声音来自头顶,老练的炎杀四虎敏锐的感觉到不对来,头都未抬,第一时间同时向四下散开。

    “有能耐,跟我到城外,欺负老百姓算什么能耐!”

    穆丰从天而降,落向街道另一侧。

    长臂一伸,刀鞘别在一根高大店幌,人停在了半空中。

    穆丰冷冷的看着炎杀四虎,空闲的手臂抬起,顺势在酒楼屋檐上一摘,一块琉璃瓦落在手上。

    手指微一用力,‘咔’的一声,整片琉璃瓦裂成四瓣。

    抖手一甩,四块琉璃瓦片流星一般飞向炎杀四虎。

    “什么?”

    炎杀四虎身形未动,抬手挡住流星般飞来的瓦片。

    一股莫名的侮辱感盈上心头。

    欺负普通老百姓,被人看到本来就面上无光,又被人顶着颜面如此侮辱,任何武修都不可能擅自罢休。

    “祖宗的!”

    李思龙眺望一眼远方,他们被穆丰这一耽搁,粉十郎的身影已经越来越远,忍不住重重的唾骂一声。

    还是粉十郎的事情重要,他们根本跟穆丰纠缠不起。

    双脚狠狠的一跺,嗵的一声,李思龙**的跳到身后楼上。

    李思龙身子微微一顿,双眼向下垂落,用着充满了杀气的目光狠狠的瞪了穆丰一眼:“小子,我记住你了!”

    穆丰手臂一松,随即一抖,整个人如同穿天猴般的纵起,轻飘飘的来到幌杆顶端,站立,毫不示弱的看着炎杀四虎:“是吗,我怕你记不住!”

    李思龙瞳仁缩了一缩,冷哼一声,根本不与穆丰搭话,身子一纵,继续向粉十郎追去。

    大虎不动手,二虎三虎四虎同样没有发威,都只是恶狠狠的瞪了穆丰一眼,同时掠着楼顶向粉十郎追去。

    “这么好的脾气?”

    穆丰双眼也是一眯,他以为如此撩拨,依炎杀四虎的脾气一定会大打出手,却没曾想,炎杀四虎不仅没动手,相反怕他继续纠缠还破例的飞上楼顶。

    “看来粉十郎对他们很重要呀,不,不是对他们很重要,应该说对炎杀门主很重要。”

    金玉满堂楼内粉十郎和李思龙两人一战,穆丰看出来,其实李思龙的功夫并不在粉十郎之上。

    粉十郎的退却不是惧怕炎杀四虎,应该是对炎杀门十分畏惧。

    没听李思龙说吗?

    炎杀门一向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看来,粉十郎的敌人不是这四个家伙,而是整个炎杀门。

    对敌一个门派吗?

    穆丰摸了摸下巴,笑了。

    炎杀门在云岭。

    可云岭最大的门派是云门,也就是那个跟羽化天宫平级的顶级门派。

    顶级门派穆丰惹不起,毕竟那是太玄境不计其数的大派。

    炎杀门显然不会是顶级门派,因为无论是云岭还是天柱山,都只能有一个顶级门派存在。

    这跟‘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是一个道理。

    不是顶级门派,那就是青萍门这个档次,门里或许有太玄境高手,但绝对不多。

    想到这里,穆丰冷笑一声,弹射而出,悍然追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