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六十六章 南明镇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雪天出行最是艰辛,不独人遭罪,车马更是缓慢如龟行。

    即便穆丰的小黑马和悲哥的小青马是难得一见的千里战马,也是不能例外。

    毕竟它们只是普通战驹,跟荀洛的那匹异兽烈马比不了。

    艰难的走出北疆区域,跨过天涯山脉的一处陉关,来到因有天涯山脉阻挡而略显温暖的南山侧,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月。

    天涯山脉,从中州到岩州,百岭相连,延袤数万里。

    中间有无数河流切穿,亦有无数沟壑栈道相同,不过最最著名的还是天涯八陉。

    陉,即山脉中断的地方,也可以说是两山间断的平原缓冲之地。

    八陉,即八个山脉中断关口,有数里宽数十里长的,也有数十里宽数百里长的,根本就不是龙尾山那小隘道可比的。

    滏口陉,是天涯八陉中十分著名的要道,它位于滏山与马蹄山之间,是一处有三十五里宽,回旋如勾的诡异平原。

    似乎也正是因为这种诡异形状,才让它将北国冰寒牢牢挡住,使得山南山北相隔,恍如两个季节一般。

    踏过滏口陉,悲哥遥指前方:“师兄,那里不远就是南明镇了,翻过南明镇千余里就能看到天柱山,我们快要到家了。”

    言语间,悲哥竟然有些许感动。

    穆丰也欣喜的点了点头,扭着头左顾右望的,心中一阵古怪。

    也不怪他有种古怪的感觉。

    山北白雪皑皑,几乎能没过成人膝盖。

    山南却暖风氤氲,仔细看去,山头山脚隐约间竟然还能看到浅浅的绿意。

    这不禁让穆丰感到牙疼:“一山相隔,差距这么大吗?”

    因为慨叹,穆丰的声音很大,不经意的引来身旁旅者的笑声。

    “差距的很大的,不过也是因为滏口陉奇异外形造成的。”

    “哦!”

    穆丰一扭头,看到身旁六七个同行旅者,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感觉一下气息,大都是普通人,不由笑了笑。

    “这个小子还真不知道,是要请教下。”

    穆丰的善意一笑,瞬间得到回应。

    刚刚善意取笑的是位中年人,风尘仆仆的样子,显然是因为快到南明镇,能好好洗漱休息一番,心情大善有了几分谈心,伸手一直山侧道:“滏山,山若覆釜而得名。马蹄山,山若马蹄铁。滏口陉的形状就是一块套在覆釜的马蹄铁。”

    穆丰一点头,脑海里将一路走来看到的两侧山峰的样子回想一下,不由笑了。

    还真是,一侧像翻覆了的釜,一侧回旋如勾,真的如同马蹄铁。

    即高又大还宽广,再加上偌大的一个回旋,自然将山北一切恶劣其后阻挡在外。

    抖了抖身上的尘土,散去些许风寒,感受着略显平和的风,穆丰由着小黑不疾不徐的跟着这队旅者向南明镇走去。

    许是因为小镇在望的原因,两队陌生行者并未提防什么,有说有笑的来到一座小镇。

    这就是南明镇了。

    验明身份,交了并不贵的城关税,没感到什么为难,穆丰几人就走进南明镇。

    刚刚走进南明镇,穆丰就感觉到一阵与野外荒凉不同的温馨。

    其实,城门所在的街上行人并不多,空气中的寒冷与野外并无不同,不同的只是感觉。

    人,绝对是群居动物,都无需真正的改变,仅仅是看到走来走去的人群,心里上的视觉上的感觉就上来的。

    再往里行进,穆丰他们就来到一个繁华的路段。

    “金玉满堂楼,有好酒喝了!”

    入眼处,一个气势恢宏的高大酒楼赫然入目,中年旅者忍不住咂了咂舌,显然酒瘾犯了。

    穆丰也抬眼望去,不由微微一点头。

    南明镇是个小镇,地方不大,不过这酒楼还算不错,虽然比不上揭阳县秦家的天高楼,也比不上孝家的摘星楼,但比太城的七贤庄还是不差的。

    楼前蹲着两个一人多高的石狮子,面目狰狞威武不凡。

    酒楼内雕梁画柱,飞檐异彩,人影绰绰笑语连篇,显然生意十分红火。

    不过,穆丰摩挲着下巴,笑了。

    看这架势,想要在里消费,想来花费也一定不菲。

    “金玉满堂楼,有什么好酒吗?”

    穆丰也跟着中年人勒住了马,一边随口问着,一边扫了眼酒楼两侧。

    金玉满堂楼如此红火,两侧自然也很繁华,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各式商品货物,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有啊,有啊,到了金玉满堂楼,喝的自然是金玉满堂酒。”

    中年旅者笑着翻身下了马,然后向穆丰身旁一靠,伸手向上指了指。

    “这个酒楼,听说是南明县尊杜连忠开的。不但酒美菜香,黑、白,两路更没任何势力敢在这里撒野,做任何事都是最安全的。”

    “哦!”

    穆丰有些不明所以的应了一声。

    中年旅者低着头,看着穆丰嘴角一翘,露出一丝诡笑:“任何事情都最安全的...”

    说完,不待穆丰反应过来,就迎着小二大踏步走了进去:“给我安排上好菜肴,哦,别忘了,要上最好的金玉满堂酒。”

    “师兄!”

    悲哥眨了眨眼,有些懵懂的低声叫了句。

    “任何事,是什么事呢?”

    穆丰啧了啧舌,似有所悟的一笑,翻身跳下马。

    “走,咱们也好好祭祭五脏神。”

    悲哥毕竟也行走江湖数年,不是初哥,看着穆丰的样子,略略品味下,转瞬间也有些懂了。

    “是黑货吗?”

    转过头看着城外迷迷糊糊的高山,悲哥笑了。

    县城里能有什么任何事,正常事能算做任何事吗?

    不正常事才算吧。

    赌,有赌庄,嫖有青楼。

    如果这两样都不算不正常事的话,那就只有县城以外的黑事了。

    江湖帮派,还是绿林呢?

    悲哥瞬间就想到整个东陵王朝的现状,想到鬼窟、想到苦行道、想到遍及天下的白翎军,他的心冷不丁的一紧。

    难道,就连承天州都逃不出白翎军的黑手吗?

    悲哥徐徐的吐出一口气,玄武离渊刀顺手从青马背上摘下,斜斜的掖在腋下。

    既然师哥有此猜测,想要一探虎穴,他不敢保证一会儿会不会遇到事,动起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