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六十一章 震撼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背嵬军从破营而入一路冲锋到中军大营,时间都为过半个时辰,速度可谓飞快。

    鬼车大军历经第一时间混乱,半个时辰过去已经清醒过来。

    又经默啜等大将亲自组织反抗,精锐部队都安稳下来,虽然还未恢复完全,战力却已经不差什么了。

    鬼车大军毕竟也是久经沙场的悍军,一旦战力恢复,先锋军立刻感觉到抵挡的力量剧增。

    只不过,当骑兵完全进入状态时,任何敌人都无法阻挡他们前进的步伐。

    尤其在兵营中,这种能限制空间的战场里,骑兵的局部对抗优势实在太过明显。

    “既然他们骑兵局部对抗优势太过明显,那我们就用更强的太玄境,局部对局部!”

    斡乜离瞪着狼一样狠毒的目光,阴森森的看着逐渐远去的背嵬军。

    “是,夷离堇!”

    一个干瘪的声音在斡乜离身旁响起。

    可是,还不待这人动身,前方背嵬军的骑兵骤然一动,一分为三的向着三个方向分散。

    段薇仍然充当这先锋箭头,笔直的向正西方杀去。

    一队骑兵在岳鹏举带领下调拨马头,向南冲锋,另一队骑兵随着秦煌偏北杀去。

    如此变化太过突然,让前方刚刚聚集起的鬼车军没有了对手。

    要知道两军对阵,变阵是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因为人太多,任何一条命令都无法做到及时传达,更做不到如臂使指。

    尤其面对的还是冲锋中的骑兵。

    第一排士兵防御,第二排士兵辅助,第三排士兵才是攻击。

    面对混乱到差点啸营的鬼车大军,能够做到层层防御,已经实属不易,却没想到关键时刻,先锋军竟然变阵了。

    瞬间,刚刚恢复正常的大军差点再度陷入混乱。

    原本就零碎不堪,刚刚有些恢复、聚集起来的士气,被士气正虹的背嵬军铁血士气一个冲撞,险些再度溃散。

    斡乜离就感觉胸口憋闷,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双眸一瞪,心头忍不住一紧。

    “背嵬军的先锋军此时变阵绝不是偶然,他们的中军...”

    猛地一回头,斡乜离双眸向前锋营眺望过去。

    如同天人感应一般,就在斡乜离猛然回头眺望之时。

    穆丰的心也猛然一跳,停下了脚步。

    这时,海蜃也将军令传递给给了吴桐、伍家侍、容欢和楚湘竹。

    战场上接到军令,不管合理不合理,都不会有人去问为什么,他们只是知道听令。

    吴桐四人带着各部军马瞬间调转方向杀了出去。

    是的,他们不仅要凿通鬼车,还要杀到营外,迂回轮转。

    “中军,一字长蛇,散开!”

    穆丰此时也一声轻喝,整个人从战马上跳起。

    “喏!”

    中军应喝一声,冲锋的步伐在刹那间调转方向,化成一条长蛇将整个入口封死。

    聿希希...

    战马一声嘶鸣,拨头跑了回去。

    中军闻令变阵是种本能,直到布下一字长蛇阵,都不知道为什么。

    明明是士气如虹的冲锋为何停下防守。

    当他们将目光投向统领穆丰身上时,愕然发现穆丰从战马上飞身而起,化作一只鹰鸠扑向前方不知何时出现的黑衣人。

    那是一群装束如同背嵬军一般的黑盔黑甲,唯独带上一副獠牙铁面的部队。

    人数不多,也就十几个人,可偏偏他们悄然出现在前锋营,除了穆丰竟没有一人察觉。

    这就显得十分诡异了。

    穆丰身手何其迅速,凌空虚度来到黑衣人面前。

    长枪闪烁,寒星点点!

    ‘铛’的一轻声,余韵悠悠。

    一支铁面被他挑起,飞上天空,后面露出一个带血的东陵人面孔。

    “东陵人,为何忤逆叛国!”

    穆丰飘然落地,阴森的目光看着对面一脸惊恐的汉子。

    铁面挂在脸上自有机关勾连,此时硬生生的被穆丰一枪挑飞,两腮自然会被划伤。

    可他的惊恐却非脸上伤痛而起,实是因为一直隐藏在暗处的脸,骤然暴漏在光天化日之下。

    “我、我、我...”

    铁面人惊慌得连连后退,面对穆丰冰冷的喝问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

    就在这时,穆丰骤然感到脚下一颤,心中猛地一沉,敏锐的感知告诉他,危险,能够致他于死地的危险降临。

    根本来不及去想为什么,双脚用力一蹬,穆丰整个人飞到天空。

    身形在虚空一转,双手一拧,捆绑在枪身上的铁链陡然松软下来。

    前手下压,后手轻轻向前一送。

    嗖地一声轻响,錾金虎头枪在铁链中陡然挤出,投枪一般飞向前方。

    一股大力随之而来,抻拉着跳在空中的穆丰。

    此时的穆丰,好似纸一样失去了重力,在投枪的扯拉下疾飞而去。

    轰隆隆,平地一声巨响,地动山摇。

    鬼车大营前锋军驻地有一百丈宽、二百丈长,此时竟然在巨响中扭曲、变型。

    这一刻,大地仿佛纸张般被一张无形的大手撕裂,肉眼不可见的气浪从裂缝中喷涌而出。

    气力强劲如同海潮般拍打过来,将一起可见之物拍飞。

    在震荡中心,无数的有形物在拍打中化为灰烬;在震荡区域之外的,同样被气浪击飞,混无一人一物能够抵挡哪怕一丝一毫。

    幸好,背嵬军再穆丰感受到一丝威胁时,喝令禁止,成一字长蛇阵站在震荡区外。

    可如此大的震荡,如此强悍的气浪喷涌而来。

    所有人都脆弱得如同孩童一般,被气浪毫不客气的拍飞。

    噼里啪啦一阵乱响,五千条大汉玩具般飞起跌落。

    好半天才挣扎着站了起来。

    咳咳,一阵乱咳在烟尘中响起。

    点点滴滴的血迹落满一地。

    “军使、军头、什长、伍长护卫前方!”

    鲜血顺着嘴角流淌,染红了牙,染红了嘴,染红了脖子也染红了衣襟,即使这样尤中会仍然挣扎着站了起来,长枪用力驻着地面嘶吼起来。

    “喏!”

    这个时候,没有人在意谁的职位高,谁的职位低,只要有人发布命令就会有人执行。

    军心就在命令中安稳下来,不再慌乱。

    “军使、军头、什长、伍长,各自寻找自己的部下,查点损失!”

    军心稳定后,李定才颁下第二条命令。

    随着命令传来,背嵬军真正恢复了正常。

    组织阵形,查点人数。

    所有人欣喜的发现,背嵬军虽然个个有伤,损失惨重,实际上只有几个倒霉蛋丢了性命,战力基本完整。

    而后,待漫天烟尘散落时,他们更是震撼的看到,统领穆丰赫然在几百丈外傲然而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