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三十三章 应战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嗖嗖嗖

    一连串火红烟花冲天而起,一朵朵的宛如鲜花般在空中绽放。

    从绥陵方向伊始,一直延伸到桐城关外。

    “鬼车军距离桐城关还有一百里,人马约有二十万,先锋军五万,预计两个时辰后到达。”

    海蜃仰头看着烟花,一边读着旗语一边记录下来。

    “让左军、右军准备。另,施放信号,让先锋军速归。”

    穆丰双眼微眯,迅速布下号令。

    “喏!”

    海蜃应声传下命令。

    嗖嗖嗖

    翠绿烟花飞天空,刚一跳过米脂河,转瞬间就得到一个彩色回应。

    “先锋军就在米脂河畔不远的地方,大概二十里距离,一炷香后就能回来。”

    海蜃望着米脂河方向的彩色信弹,忍不住一愣,笑了。

    先锋军好兆头啊!

    大家都以为他们会错过机会,谁知道大战刚启,他们就恰巧就回来了。

    想到这里,所有人都嘴角含笑的看着刚有些兴奋的吴桐、伍家侍。

    这两个家伙也注意到红色信号弹传递回的消息,虽然不清楚到底说的是什么。不过他们知道清晨降雪时,先锋军正好开展一个远距离常规奔袭的训练,不在大营。

    穆丰号令下来,让左军、右军做战前准备,可是让俩人兴奋不已。

    哪知道,两人刚兴匆匆的赶到中军,就听到海蜃的话,先锋军一炷香后就能赶来。

    顿时,吴桐、伍家侍兴奋的大脑好像被一盆冷水泼下来,瞬间清醒许多。

    “别啊,统领,先锋军长途奔袭挺累的了,我们左军、右军能战,应该替他们分担点。”

    倏地一下,吴桐、伍家侍一个箭步冲到穆丰身前,双手抱拳连连作揖。

    那激动的样子,好像两个孩子在向大人讨要糖吃的模样,让人忍俊不已。

    “行了,此战你二人为先。”

    穆丰不在意的挥挥手,转身走到一副沙盘前,低头看了起来。

    “真得,太好了。”

    吴桐、伍家侍听到穆丰的话,兴奋的一蹦挺老高,然后毫不遮掩的又跑到穆丰身旁,憨笑着将脑袋探到沙盘仔细看了起来。

    看行为,看动作,根本不像军中下级应该有的。

    可对这些,穆丰并不在意,相反他对吴桐、伍家侍十分满意。

    强军就应该这样。

    不畏战,逢战争先,敢为先。

    同时又不是鲁莽的争功,知道预谋在先,知道做战前准备。

    “海队,鬼车佬到那里了,还有多少时间给我们?”

    吴桐首先想海蜃一拱手。

    海蜃抬头看了眼穆丰,穆丰默默点点头。

    于是海蜃走了过来,翻着手中小本本道:“鬼车大军二十万,先锋军五万,现在位于距离我们百里的威戎县,途经克戎堡、怀宁堡就到桐城关了,预计时间两个时辰。”

    吴桐皱了皱眉道:“连个时辰,五万军队奔行百里,正常,但克戎堡、怀宁堡难道都是一波就被扫平,挡不住丝毫吗?”

    伍家侍撇了下嘴道:“挡是一定挡不住的,问题是鬼车先锋军有可能根本不管,将他们留给后面大军。”

    吴桐一愣,随即苦笑道:“也是,两堡加一起才能有多少人,又不是我们,还敢背后偷袭么?”

    说着他连连摇头。

    的确是这样,鬼车国大军呼啸而过,被吓破胆的东陵人还敢背后偷袭他们吗?

    不敢,绝对不敢。

    半个月,时间并不久,可就这么短的时间里,定边府是彻底知道鬼车国的狼性和凶狠。

    什么是侵略,什么叫屠杀。

    定边府这半个月简直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时刻煎熬着。

    不是没有人祈求过河间府。

    甚至荀洛孤身一人,两次闯进定边府斩杀数名鬼车高官,警告鬼车国不要做下太多杀孽。

    可惜,没有用。

    鬼车军中也有太玄境大能伴随左右。

    面对凝神境尊者,太玄境大能的确不是对手,可若有数十万大军配合,荀洛同样拿他们没有办法,如果强硬冲击大军,搞不好都能把他留下。

    所以说,这个冬季,河间府大军拿定边府没有办法。

    嗯,也不能说真正没有办法,这里不是还有桐关城吗?

    天下雄关桐城关,虽然军事作用大为削弱,但兵马还是强于其他地方的。

    国人就是这样,对内斗的防备很多时候都强于外斗。

    别的不说,明明桐城关的作用原本是防备岩州的,而东陵王朝建立以来,他军事的作用已经削弱到无了,可他驻兵之多之强盛一直都远远强于揭阳县。

    桐城关,防备岩州。揭阳县,防御的是外寇敌国。

    桐城关,仅是雄关。揭阳县,商都之名美誉天下。

    迥异不同的两个地方,作用和驻兵却正好颠倒了个。如果两军换防,恐怕鬼车根本就不敢选择揭阳县动手,结果也就完全不同。

    可惜世界,没有如果这种假设,再不能接受的苦果都只能默默咽下。

    今天,终于要出兵了。

    吴桐伍家侍捏紧拳头默默的低着头,看着沙盘,推演着出兵战术。

    其实这半个月的时间里,整个背嵬军一直细心打探着定边府的情况。

    知道定边府损失惨重,知道鬼车大军几乎血洗定边府,同样也知道东陵王朝方面唯有荀洛两次孤身怒闯鬼车大营,可惜,最终势单力薄,无功而返。

    背嵬军心情十分复杂,一方面对荀洛产生无限敬佩,一方面对河间府、对阳州甚至是对古州敢怒而不敢言。

    不过,一直没有人会去问黄鹏岳,为什么眼睁睁的看着鬼车国肆虐定边府,杀戮无数,都半个月过去了,才想到出兵。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事。

    但这个疑问,没有人去问,连黄鹏岳找穆丰协商时,穆丰都忍着没有去问。

    军人,除了战斗,不参与政治。

    一旦参与其中,都将坠入万劫不复之地。

    背嵬军都是世家子弟,深知其中之险。

    “左军,出击!”

    “诺!”

    “右军,出击!”

    “喏!”

    一番仔细推演过后,在先锋军还未归队之前,吴桐、伍家侍就已然决定出击。

    对此,穆丰并无其他指令。

    两百骑兵面对五万步兵,如何战斗,虽然有些准备,但更多只能靠随机应变。

    远在后方的穆丰对此不置一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