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六十章 迷惑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衔枚夜度五千兵,密领军符号令明。

    狭巷短兵相接处,杀人如草不闻声。

    这是穆丰前世,宋以后的明代沈明臣所著的《凯歌》。

    当然,这一世没有人知晓,但除了最后一句的最后三字略不相符外,是无一不符。

    仔细看去,段薇五千人当真是杀人如草。

    他们是杀得痛快了,斡乜离却看的目眦欲裂,一声暴喝,抡起狼牙棒扫了过去。

    战场上,多数人用的兵器都是刀枪,少数勇武之人也会用棍棒戟槊,只有极其稀少的身高膀大力大无穷的人才会用战斧、战锤、狼牙棒。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战斧、战锤、狼牙棒这种极其笨重的武器,不仅需要身高力大,更因为这种笨重武器杀伤力实在太强。

    强到可以被称之为残忍的地步。

    刀枪不过是杀人,棍棒较刀枪还要好些,而战斧、战锤、狼牙棒那已经不能称之为杀人,简直就是碎尸。

    故而,当斡乜离挥舞着狼牙棒冲向背嵬军时,段薇立刻感觉到斡乜离的难缠。

    长剑挟着战气抖手劈出丈许长锋芒。

    “好强!”

    斡乜离倏然止步,狼牙棒劈空抖出十几道棒影硬生生将丈许长锋芒砸碎。

    随后,不待对面继续攻击,斡乜离已经调齐全身罡元,从元海过胸腔,透过双臂灌注到狼牙棒上,凶猛的向前方劈去。

    这一棒带着千钧巨力,直砸得前方空间震荡,在虚空中硬生生挤压出一个巨大的空响。

    斡乜离已然准备进入疯狂的战斗中,却不想这么刚猛的攻势击了个空。

    就好像,一记威力强大的铁拳,轰在了虚不受力的水中一般,找不到一个受力点。

    憋闷得斡乜离险些没忍住,一口老血喷出。

    因为他愕然发现,背嵬军铁骑在距离他数丈距离的那一瞬间,做出一件令他怎么都想不到的事情。

    原本集中在一起的队伍,忽然一分而为二的变成两路,灵活的绕到中军大营的两翼。

    这个举动是斡乜离万万没想到的,因为骑兵一但展开冲锋,那巨大的惯性,很难停下来。

    所以说,骑兵冲锋时一旦飙起速度,都不用武器攻击,仅仅这股冲击力就是无敌。

    而且一但开始进攻,站在他们正前方和找死几乎没有区别。

    但是骑兵冲锋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缺乏灵活性。

    可是,现在迎面冲锋而来的背嵬军铁骑,竟然完全漠视他的存在,灵巧的,打着唿哨绕过了斡乜离以及斡乜离背后中军大帐,还有鬼车大营最上层的这十几员大将。

    毫不停留,绝不恋战,呼啸着向西直冲而去。

    “他们...竟然想把我的大营凿穿不成!”

    瞬间,斡乜离就明白,完全漠视他的,这股黑色洪流的作战意图。

    顿时一股血气直冲头顶,将他整张脸涨得通红、通红。

    凿穿,是种战术。

    几乎能称得上是骑兵冲锋杀伤力最强的战术。

    所谓凿穿战术,就是运用已方优势兵力去攻击敌方薄弱兵力之处。

    聚全力,破其一点。

    随后让敌人整个溃败的一种战术思路。

    他是以猛将为箭头,全力冲锋,一往无前。

    彪悍、霸气。

    非有无敌猛将的武力,才能保证凿穿战术顺利的展开。

    这也是为什么战争时代老是有千骑大破敌人万余,一将当千之说。

    往时,斡乜离也对敌人展现过什么叫凿穿。

    那时他是意气风发的,感觉是无法形容的畅快淋漓。

    可他万万没想到,竟然有人对他施展凿穿战术。而更让他无法容忍的是,这种凿穿还不是两军对阵厮杀,而是敌人对着自己的军营施展凿穿。

    这,比两军对决更加困难。

    自然,被凿穿一番感受到的耻辱性,也是成倍增长。

    “雷霆开启,宫卫铁骑出击。所有人向我靠拢,默啜备弓箭。”

    鼻翼剧烈翕合、收缩着,斡乜离狼牙棒横地扫起,同时一声阴沉的怒吼从他喉间挤出。

    干瘪的,如同石子摩擦着石子的嘶哑声。

    不如此斡乜离怕是吼不出一个字来,因为暴怒让他胸肺几乎气炸。

    早在鬼车王庭秘传调令的那一天,斡乜离就预料到自己恐怕难逃一次惨败。

    被王庭抛弃,斡乜离抵抗不了。

    惨败,更是他无法接受的,所以他才会与默啜暗暗谋划血之报复。

    在今日之前,感觉到桐城关没有丝毫动静,他还以为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却不想还不等他的心安稳,惨败已经临头。

    “虽然早有预料,但仍然是不可接受的。”

    罡元疯狂的从狼牙棒上释放,扫荡着斡乜离周身十丈方圆。

    大地崩裂,帐到屋塌。

    狼牙棒挥出的道道罡芒凝结,不仅威力极大,甚至如同真实刀剑般可以具现。

    虽然罡芒能清晰可见,也能出手抵挡。

    可惜,天罡巅峰强者的出手,并非真元境背嵬军所能抵挡的。

    噼里啪啦的一阵罡风呼啸,落在全军后面的十几个背嵬军躲闪不及也抵挡不了,瞬间化为肉弹飞了出去。

    半空中就已然化为肉泥摔落。

    “走...”

    背嵬军天罡境强者几乎都看到这一幕,可惜,任务重要,使得他们根本停不下脚步,只能在大军襄裹下继续前行。

    “岳鹏举,记下这个蛮子,绝对不能让他活着走出大营。”

    段薇忍住心中的怒火和冲动,冷冷的传音给岳鹏举。

    “喏!”

    岳鹏举迅速的回头扫了一眼斡乜离,果断的回了一声。

    大军呼啸着冲过中军大帐,未到十几丈就开始分成三个方向散开。

    背嵬军的前方无可抵挡,被冲散的后方却在默啜的呼叫下聚集在一起。

    鬼车十几员大将招呼着散落的鬼车兵,形成一个又一个小团体,提刀轮枪架起弓箭,组成一个小规模反击。

    到了这时,背嵬军冲锋的速度已经明显慢了。

    不仅战马有些疲惫,也是因为他们遇到的鬼车军精锐了许多。

    悍不畏死,前仆后继的奋勇抵抗。

    相较前锋营遇到的士兵明显不是一个等级的。

    “为什么,难道不应该把精锐部队放在前营吗?”

    段薇、岳鹏举、秦煌三人在迷惑的同时,不约而同升起一个疑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