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五十九章 背嵬军的恐怖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背嵬军势不可挡的冲进鬼车大营。

    十分顺利,顺利的冲开栏栅,顺利的冲进敌军大营,顺利得让人无法相信。

    看着背嵬军骑兵步兵如同洪流般杀向中军大帐,穆丰的心头猛然升起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统领,鬼车不正常,整座大营空荡荡的,少了一半以上的人马!”

    梁启文神出鬼没的出现在穆丰身前,一脸凝重的禀报。

    穆丰双眼一眯:“果然,有鬼。”

    略一思索,穆丰立即抬头,目视梁启文道:“梁启文、海蜃。”

    “在!”

    “传令各军,先锋军正西前行,给我洞穿敌营。选锋军向西南洞穿,摧锋军向西北洞穿。左军正南、右军正北,胜捷军东南、破敌军东北。中心开花,磨转轮回。”

    “喏!”

    梁启文海蜃几乎同时应喝。

    一瞬间,梁启文就消失在穆丰马头前。

    海蜃更是兴奋得一跳十丈远,大雁一般向敌营中心遁走。

    梁启文,天罡境强者,是容家配给容欢的贴身护卫。

    三年前的龙爪峰上,众多大世家的护卫好手里,他的武功不是最强。

    但他的轻功,除了封老怪之外再无他人能比,而即使是封老怪也得承认,梁启文的轻功不再他之下。

    梁启文轻功之强,可想而知。

    到后来,困境之际穆丰挺身而出。

    背嵬军无奈成军。

    而那时,梁启文就是当之无愧的斥候军使。

    其后,无论背嵬军如何壮大,强者层出不穷。

    可即使背嵬军从五百骑兵起步到现今十万大军,天罡境强者日益增多,梁启文的斥候军使仍然无人可以替代。

    曾有人把背嵬军所有高手放在一起计算过,其他不论,单论轻功。

    第一的无疑是荀洛,然后就是柳东篱。

    没办法,一个是凝魂境尊者,一个虽然只是太玄境,可那是凝魂境尊者里轻功稍差的都比不过的奇人。

    再然后就是无知、断刃两个太玄境大能。

    这个同样也是没办法,要知道,无知断刃两人不仅武功高的出奇,轻功一样是太玄境里都数得上数的全才。

    最后一个就是穆丰。

    穆丰很强,强到如今都没人知道他武功的极限在哪里。

    其后就是梁启文,而在他的后面,楚湘竹、秦煌、段薇、高阳博、容欢都差不多少。

    再后来的就是海蜃,这个穆丰影子一般的传令军使。

    海蜃也是个能人,要说他也是世家子弟,虽然朔方海家跟秦家、容家、楚家、段家比不了,甚至连孝家、洛家、尤家都略有不如。

    但毕竟也是世家子弟,身手不凡的世家子弟,在十万人马的背嵬军里,跟穆丰关系那么好,什么职位要不去。

    可偏偏海蜃就把着传令军使,任谁也不换。

    哦,传令军使,统管五十人手,没权没利的,虽然天天在战场第一线却一个人头也拿不到。

    也就是他,换二一个人给也不干。

    不过,在偶尔一次说笑中,梁启文才透露一句,海蜃的武功虽然从未显露,但真比起来,无论是战力、境界还是轻功,背嵬军里他都能排上前二十。

    而这时,海蜃的年纪也不过十七八。

    很可怕的天赋,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

    “希望我的猜测是错误的!”

    望着梁启文、海蜃消失的身影,穆丰紧了紧手中錾金虎头枪。

    “中军,直捣敌军大营!”

    穆丰一抖缰绳,战马陡然加速前进。

    “喏!”

    五千中军,提着朴刀士气高昂的怒吼一声,淡淡的煞气从身上飘出,如气如雾。

    几乎是肉眼不可见般薄纱状的血红,将所有人轻轻笼罩。

    好似错觉一般,中军在瞬间感觉到战力多了两成,一股激昂填充整个胸腔,让他们抑制不住的仰天一声大吼。

    速度激增,寸步不离的跟在穆丰身后,将遇到的所有敌人一扫而空。

    “噗通,噗通!”

    接连数声,十几个鬼车大将在斡乜离身前跪倒一片。

    “夷离堇,快快做出决定吧,若再犹豫,损失可不是前锋营这几万人,而是我们整个二十万大军吶。”

    默啜充满悲愤的一声嘶吼,似乎打破了斡乜离心中最后一分慈悲。

    斗大的泪水从眼眶中流淌成两条血线,染红身前衣襟。

    “雷霆暗卫启动,宫卫战骑准备!”

    斡乜离大手用力一挥,几乎是用满腔悲愤抑制着哽咽颁下的军令。

    “喏!”

    默啜大声应喝,毫不停留的将军令传递下去。

    那模样,就好似深怕晚了,斡乜离就会改变主意一般。

    实际上真是这样吗?

    斡乜离刚才那道命令之残忍,鬼车中军大营中所有人都清楚。

    同样,这命令斡乜离是被逼无奈还是早有预谋,这些人也知道。

    不过知道是知道,有些事情一点遮羞布还是要有的。

    所以,在默啜的窜梭下,大家才配合着跟斡乜离演了一出戏。

    只不过,战场瞬息万变很多事情并不由他们控制。

    当所有人再度跪在地上,准备将这场戏演完,完美谢幕时突然感觉到双膝一震。

    紧接一阵雷鸣般的马蹄声传了过来,地面也仿佛地龙翻身般抖动起来。

    马蹄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响,地面的抖动随之也变成剧烈的震动。

    “这帮蠢材都是纸人吗?一点都抵挡不了,让敌人这么快就攻击到中军大帐了!”

    斡乜离猛的一抬头,破口大骂中拎起一根狼牙棒冲到帐外。

    中军大帐外,远远的看到一队黑盔黑甲的铁骑,如同利刃切入海水一般,将所有障碍以势不可挡之势扫清。

    在他们面前无论是骑兵还是步兵,无论是将军还是士兵,没有一个能对他们的冲锋产生一点阻挡。

    强悍、勇猛、所向睥睨。

    这一切落入斡乜离眼中就好似虎背熊腰的壮汉蹂躏姗姗学步的顽童,无损无伤,轻松撂倒。

    慌乱的,被驱赶得遍地都是的鬼车将士,并非只知道逃命,还有无数人躲到一旁,抻弓拉箭拼死反抗。

    而就是这一幕让斡乜离的心猛然提了起来。

    这队铁骑并非只是攻击无敌,防御同样可怕。因为那一支支冷箭射到敌人身上时,只听得叮叮一阵乱响,然后就折断、跌落,竟然对敌人造不成一点伤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