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五十八章 尔虞我诈,敌我筹谋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寒冬,辰时。

    古人一日两餐,第一顿饭叫朝食,又叫饔。

    他是按太阳在顶空中的位置标志时间,太阳行至东南角叫隅中,朝食就在隅中之前,所以那个时刻叫食时。

    食时即使辰时。

    穆丰的作战计划就是,提前用餐,辰时初三军整备,辰时末兵临敌营。

    为什么会定下这个时间段。

    辰时,不仅背嵬军用餐,鬼车国同样也在用餐。

    饥饿并不耽搁战斗,甚至偶尔少吃一餐相反在作战时会更勇猛。

    可若饱餐一顿,尤其是饱餐后半个时辰时以内,所有人都是又困又乏,浑身无力,做任何事反应比平时都要慢上半拍,基本上是战斗力最低的时候。

    所以,背嵬军这次攻营,选择的时间段就是这个时候。

    鬼车国一方,斥候全部被梁启文率领的游奕军斩杀,所以根本想不到背嵬军竟然会举大军来袭。

    抵挡不住,被背嵬军先锋军轻易攻破围栏,横冲直撞的闯了进去。

    穆丰不知道跟他选择攻击的时间有没有关系,他只是知道,如此机会千载难逢。

    当然,他更不会知道,就在辰时,矮山坡外的泸州境内,一股十万铁骑沿着龙尾山向着鬼窟军悄然临近。

    “停!”

    金锣响起,十万铁骑闻金而止。

    中军正中央,一个面目清秀的青年极目远眺前方:“距离矮山坡鬼窟大营还有多远了。”

    “回将军!”斥候应声道:“不足十里了。”

    青年目光扫过山麓。

    因为他们行进中贴近山脚,有岩石有密林遮挡,故而即使相邻仅十里的距离,相互间仍然无法直视。

    “全军下马,马蹄上捆绑草绳。”

    “喏!”

    三军将领应声将命令传递下去,瞬间所有人同时跳下战马,顺着马背取下草绳将马蹄包裹捆绑。

    “斥候军全部出动,务必将敌军所有明稍暗哨斩杀,在全军出击前不得被敌军发现。【】”

    “喏!”

    一声应喝,三千斥候分几个批次星斗般铺散半个龙尾山。

    敌军在三十万之间,又是以逸待劳。

    我军虽然有十万铁骑,但行军三日穿越三百里天涯陉道,人困马乏,若想大成作战目的,难啊!

    青年双眼低垂,眼色流离,不知不觉间陷入沉思。

    “呵呵,似乎任务很棘手吧,就连广阔无边空断羽都感觉到为难了。”

    骤然一声轻笑在寂静的密林边响起。

    “谁!”

    低低一声断喝,随即两道黑芒在空中一闪而逝,悄然间没入林间。

    啪啪,两声轻响,紧接着一阵脚步声从密林中传来。

    “飞羽神芒,南家的人?”

    轻笑中,就见一个健硕的少年悠哉悠哉的走了过来,悠闲的彷如面前不是十万铁骑大军,而是空旷的原野。

    前军略略有些骚动,不过没听到上峰指令,所以并没有人出手阻挡。

    而当少年穿越森森铁骑,临近中军时,所有人都看到少年不仅悠闲的走来,同时他手上还一抛一落的玩耍两根手指般长短、粗细、大小的铁刺。

    空断羽打量着面前的少年,看到少年清秀的面孔,出尘若仙的气质,以及他手中提着的血红长剑,瞳孔忍不住一缩。

    “一剑横天于无伦。”

    少年横了空断羽一眼,微微侧头,目光落在空断羽身旁一位清瘦少年身上。

    “没想到,广阔无边空断羽也知道咱家的名字,很是荣幸啊。”

    说着他手腕微微一抬。

    空断羽身形一闪,挡在清瘦少年身前,笑道:“邪道间,旁人空断羽也许不清楚。不过,一剑横天,太玄境遍数天下各道,都是少有的顶级剑术大家,空断羽不敢说不知。”

    随后看着于无伦手中两支铁刺,回手指了指身后少年笑道:“南家飞羽神剑当世传人南飞羽,刚才阁下冒然现身,多有误会。南小弟冒犯之处,还望阁下见谅。”

    于无伦撇了撇嘴,抖手间将两支铁刺抛了回去。

    他的神态十分随便,并且嘴上还不饶人:“你这飞羽还没练到家,离化羽门的飞羽真人可是差远了。”

    “化羽门的飞羽真人!”

    空断羽一愣,明显有些呆愕的回头扫了一眼南飞羽。

    南飞羽冷哼了一声,脸上有些不对的道:“实际上就是羽化天宫的飞羽真人,化羽门是他飞羽神技的传承门派。”

    空断羽又愣了下,虽然有些疑问,但现在明显不是聊这些的时候。

    虽然说他们这里有一点耽搁,但给战马四蹄捆绑草绳还是不费什么时间的。

    空断羽看到所有人全部捆绑完毕,立刻一挥手:“上马,前行。”

    “喏!”

    十万铁骑可不会管于无伦什么邪道剑术大家不剑术大家的,上峰说什么是什么,说上马就上马,命令前行就前行。

    呼啦啦的一行人,带动缰绳,无声无息的向前行进。

    “给我一匹战马。”

    于无伦看到不少人都是一骑双马,毫不客气的讨要起来。

    “给他一匹好马。”

    空断羽也不犹豫,立刻吩咐副将调来一匹良马。

    于无伦一乐,飞身上马来到空断羽身旁。

    空断羽扫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直接问道:“你,或你们,来这里,到底有何用意?”

    于无伦略略沉默了一下,一声长叹道:“我们其实人并不多,不到十个人。本身是向冲破南禺军营,进入桐城关的。”

    空断羽有些一愣,看着于无伦眨了眨眼。

    于无伦一撇嘴道:“惊天九人龙,好大的名头,其实也就荀洛做事能入得了眼,其余你们,不说也罢。”

    空断羽揉了揉鼻子,哑然无语。

    于无伦一耸肩:“可惜,冲了两次都没闯过。”

    空断羽眉头一蹙:“这不可能,除非你们是硬闯,偷渡的话不可能闯不过。”

    于无伦揉了揉鼻子,有些不好意思道:“第一次向戈那个老家伙非要硬闯下试一试,结果没闯过。”

    空断羽眼眸一凝:“第二次是偷渡,偷渡都没能过。”

    于无伦也脸色一正,态度异常认真的点了点头:“没过!”

    “怎么可能...”

    空断羽完全不信的瞪大了眼。

    不用于无伦直说旁人,单单是他,以及向戈两个人就知道,其他人绝对差不了,而就这些人竟然联手都没能偷渡南禺军营。

    即使南禺大军超过三十万,也不可能啊。

    全部都是太玄境的高手,那可是能飞天入地出入青冥的人,怎么可能呢?

    “那里,不止是有南禺国高手,还有苦行道和什么齐天王的人...咱们东陵王朝的高手。”

    于无伦幽幽的一声叹息。

    空断羽默默的吸了一口气,内心也大感无奈。

    现今东陵王朝动乱到如此地步,灾难真正源头绝不是外寇,而是自身。

    就好比眼前古岩二州,桐城关之所以被鬼车南禺鬼窟三方困守三年,绝不是鬼车、南禺势力太大,阳州、靖州不能支援。

    而是岩州、古州内域震荡,动乱频生,任何一支军队都不敢轻易出手,深怕陷入进去而无法脱身。

    因为内斗而至使桐城关陷入孤身奋战的境地,这也是穆丰一纸信函传到张禀手里,张禀就毫无条件应允的原因。

    无他,心中有愧而矣。

    空断羽握了握手中白玉折扇,忿恨不已。

    南禺国、苦行道、齐天王刘锦。

    三方合手聚集起的太玄境高手竟然能让于无伦、向戈这般将近十名太玄境巅峰强者束手无策,想来最少也要有十名甚至二十名太玄境高手。

    那么...

    空断羽看着已经进入眼睑的鬼窟大营。

    那里的高手也绝对不会少了。

    不过,张禀一支军令,将龙尾山大军调转十万奇袭鬼窟后方,那他就只能前行,绝对不能后退。

    无论输赢。

    不,应该是只能赢而不能输。

    否则,背嵬军的战略目标不能达成,桐城关五十万百姓就会遭受灭顶之灾,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允许发生的事情。

    矮山坡,鬼窟大营后,战斗一触即发。

    龙尾山南侧,张禀看着蠢蠢欲动的鬼车大军,默默一摆手。

    “前锋营,箭雨三段攻击。然后,全军后侧。”

    “喏!”

    传令兵一声应喝,提着令箭跑了出去。

    “大帅...”

    一位粗犷的大汉,满脸虬髯如钢针般根根直立,手中提着一柄厚背金刀出现在张禀身前。

    张禀循着声音转过身,一挥手道:“百陌,来,跟我看看那小家伙留给我们的东西到底好不好用。”

    “大帅,那陷马洞我去看过,很不错,应该效果显著。”

    向百陌一脸郑重的同时带着几分希冀。

    “我想也是!”

    张禀也认同的点点头。

    两人一边走着,一边低头看着脚下,大帐周围多出的无数成人手臂粗,尺许深的穴洞。

    这些,赫然就是穆丰当年在龙尾山备下的第三道防御。

    也正是这些防御战马冲锋的陷马洞被张禀发现,他才将十万铁骑调派出去。

    如果不小心些,这些陷马洞可是不认人,别敌人没伤着,倒把自己战马给害了。

    同时,也是因为这些布局,才让张禀有信心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取得胜利。

    因为穆丰正在冲击的,原本应该有五十万大军的鬼车大营,其实只有二十余万,缺失的三十万大军在数月间悄然调动到龙尾山方向。

    准备在张禀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暴起攻击,拿下龙尾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