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五十五章 尤绡红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二十几匹战马列队而来,气势威猛,声势浩大。

    尤府中门大开,家主带队迎接。

    这架势不仅让整座尤府上下忙碌不停,也惊动了尤府左右邻居,不少家主都立刻派出家丁,在尤府门口探听。

    好奇心,人人都有。

    和平年代尚且如此更何况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

    能让桐城关两大霸主之一的尤府如此大张旗鼓招待的人,绝对非富即贵,同样也绝对是好事。

    而这一搭眼,当看到这二十几匹战马的时候,所有人都明白。

    是背嵬军。

    瞬间,人心浮动起来。

    大清早的,背嵬军大驾光临,会有什么事呢?

    一时间,所有人都浮想联翩起来。

    别的人家如此猜测,尤府更会如此。

    有任务再身的人,围前围后忙碌不停。没有任务的人,也都远远的凑了过来,偷偷摸摸的看着、听着。

    当然,也只能是偷偷摸摸的看着、听着。

    大门大户,规矩森严。

    你能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或是想到什么,那是你的能来。

    但绝不会允许你随便打听随便问。

    揣摩主子的私密或是心思,是大忌,绝对活不长久。

    这些,尤太忠不会在意,尤中会更是不会搭理。

    他们两个欢天喜地的将穆丰一行人迎进门去。

    尤太忠招呼着穆丰、无知、断刃。

    尤中会迎住悲哥、段薇、高阳博三人。

    这几年他一直跟着穆丰留在中军,无数次的厮杀让他与悲哥、高阳博十分熟悉。

    段薇因为把持着先锋军,三面战场任意一方有需要都会由她支援,所以跟尤中会也很熟络。

    主子迎接客人,其他的事情自然由下人直呼。

    大管家张罗着布置宴席,二管家带着一众小厮将战马待到后院马廊,那里早就备足上好的草料。

    平时也许无需如此,但现在不同。

    战时,战马比人都重要。

    尤家有大少爷身居背嵬军高职,这些事情自然通晓、明白,绝不会掉以轻心。

    尤府中堂,人多噪杂,忙碌不停。

    后院,一个俏丽的小丫头焦急的跑了回去。

    因为匆忙,尤府又大,即使在寒冷的冬季她仍然跑的香汗淋漓。

    “小姐,小姐,穆公子真来了。”

    “什么,他,他真来了。”

    一声惊呼,尤绡红从里屋跑了出来,一双黑亮的大眼眨呀眨呀的,紧紧盯着小丫头。

    小丫头云锦脑袋瓜点个不停,异常肯定的保证道:“嗯,真来了!”

    “真来了!”

    尤绡红眼眸一亮,转身跑会里屋,然后又飞快的抱着一堆沉甸甸的衣物跑了出来。

    也不停留,直接想前庭跑去。

    云锦先是一呆,随即一边跑着一边叫着:“小姐,小姐,等等我”

    尤府早宴应是早有准备,呼啦啦的一群家丁侍女走了进来。

    有条不紊的一顿忙乎。

    时间不长,宴席就准备完毕。

    “老爷,可以入席了!”

    大管家尤方走过来,规规矩矩的禀报一声。

    尤太忠一点头,微笑着转过头,看着穆丰无知几人,邀请道:“各位,可以入席了。”。

    穆丰几人还未说话,就听中堂后传来一阵急切而细碎的脚步声。

    脚步很急,是奔跑着,距离他们越来越近。

    几人都是一顿。

    这是什么地方这里又是什么人,如此情况明显失礼。

    瞬间,中堂一静。

    尤太忠脸上的笑容一凝,眉头微蹙,旋即像春风拂面一般,融化。

    显然,凭借他太玄境的耳力,人未来,他已经听出是谁。

    穆丰同样如此,平和的脸上不经意也露出一丝微笑。

    仅是稍稍露出一丝微笑,就已经进入一直留意着的尤太忠的眼帘。

    他胖胖的脸上刹那间浮起怎么都控制不住的灿烂的笑容。

    虽然他那张胖脸很不好看,但那笑容很温馨。

    “是谁?”

    穆丰的微笑,尤太忠无声的大笑,根本瞒不过无知断刃的感知,两人对视一眼,心中升起一阵迷糊。

    “有事,也是必须有事,否则小弟怎么能一大早的拉着这么多人来尤府吃早餐。”

    虽然心中按照揣测,但谁都没有说话,静静的等着那脚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随着细碎的脚步声临近,几个人都听得出,来人应该是个女子。

    年纪应该不大,功夫应该不高。

    心很急迫,还似乎担着重物,这才使得她的脚步细碎而沉重。

    “是谁呢?”

    几个人带着狐疑看着中堂暗门,偷偷猜测着,并且时不时的回头偷窥着穆丰。

    穆丰并未隐瞒什么,嘴角带着一抹微笑,扭过头也将目光投向中堂暗门。

    他的头刚扭过来,就见一股重力将暗门撞开,接着一堆高高的衣物从门外挤了进来。

    “这是什么?”

    所有人脸上都是一呆,因为这堆衣物真的是好高。

    好大的一包衣物,将后面的人半个身子掩盖,让他们从衣物下面只能看到一角湖绿的裙裾和半点莲足。

    “这人是谁?好猛啊!”

    虽然看不到衣物后面的人是谁,但无知他们不能不佩服这是位猛人。

    要知道。

    这里是什么地方?

    是尤府最尊贵的地方,中堂。

    站在这里的都是什么人?

    是尤府最尊贵的客人,背嵬军。

    可就在尤府最尊贵的中堂,当着尤府最尊贵的客人面前,捧起比人都高的衣物撞了进来。

    不是猛人,是什么人?

    “小心!这么多的衣物你就这么抱过来了。云锦呢,也不说帮帮你。”

    当这堆衣物摇摇晃晃挤进来时,还没等尤太忠说什么,穆丰率先跑了过去,一把兜住衣物,嗔怪起来。

    “穆世兄,对不起,我,我有点着急了?”

    尤绡红一边费劲的把衣物移交到穆丰怀里,一边急忙的解释着。

    “没事,我是说你急什么,我说过来就一定会过来。”

    穆丰小心翼翼的将衣物揽到怀里,同时垫了垫手,发现这堆衣物并非全是棉锦所制,竟然还有硬硬的皮料,双手捧起沉甸甸的,忍不住问了句:“哦,好沉的啊!又皮衣。”

    尤绡红衣物移交后,眼前一空,就看到中堂满屋的人。

    不由身子一拧躲在穆丰身旁,然后才低低的解释一声:“嗯,我把你的追风青牛的鞋、金毛望天吼的裤子、天仓吞天虎的衣服,重新糅制了。”

    衣物移交,不仅尤绡红能看到满堂之人,堂内的人同样也能看清她的模样。

    是个俏丽娇憨的少女。

    无知、断刃、悲哥几人顿时眼前一亮。

    脑袋直直的纹丝没动,双眸在眼眶里左一移又一动左一移又一动的,看来看去。

    “有奸情!”

    几乎所有人虽然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但嘴角都忍不住的向上翘起、翘起。

    “去去,你们吃饭去!”

    这些人什么心思,穆丰不用猜都能知道。

    不过他没有想到隐瞒什么,嘴角向其他人一撇,然后走到无知身旁。

    “无知大哥、断刃大哥,这是尤老伯家千金,尤绡红。”

    “世妹,这位是无知大哥、这位是断刃大哥、这个是我师弟北渊凌,现在叫悲哥。”

    尤绡红先是一呆,随即俏脸瞬间变得通红,怯怯的扫了一眼父亲。

    看到尤太忠不但没有任何阻挠,相反看着穆丰正式把无知、断刃和悲哥介绍给女儿,眼都乐得眯成一条缝。

    现在的穆丰可非三年前可比。

    那个时候,一身褴褛的穆丰还是个无名小子,虽然气质不凡,毕竟来历不明。

    现在却完全不同,不说惊天九人龙荀洛,这个天大的靠山,单单他自己就可称之为天之骄子。

    外人不知,桐城关上层还能不知道吗?

    “无知大哥、断刃大哥。”

    看到父亲只是知道笑,别的一句话都没说,尤绡红慌乱了一下,随即感觉到有些失礼,连忙走到穆丰身旁,向无知、断刃伏了一礼。

    “世妹!”

    无知、断刃两人扫了一眼穆丰,又认真的看了看尤绡红。

    此时不仅无知笑了,就连断刃也将千年不化的冷漠脸换了一个模样,笑得是那个温馨。

    可等尤绡红看向悲哥时,却有些发呆,因为她不知道对悲哥如何称呼。

    称兄,还是称弟。

    悲哥似乎也有些发呆,因为他同样不知道如何回礼。

    是姐是妹,总不能叫嫂嫂吧。

    “叫师弟,北渊师弟。”

    穆丰十分霸气的给两人定下身份。

    “嗯,北渊师弟!”

    尤绡红乖巧的叫了一声。

    “啊!”

    悲哥呆呆的应了一声,他有些发傻的看着穆丰,还是不知道管叫尤绡红什么。

    可惜,穆丰那里有时间搭理他,待尤绡红给三人见过礼,直接转身就走。

    “无知大哥,你带他们去吃早饭。然后”

    说着,穆丰脚步一顿。

    “辰时初,三军整备。辰时末,随我出城,一战扫平鬼车。”

    霎那间,整个中堂皆是一静。

    “喏!”

    几乎所有人同时应喝一声,响声震天。

    他们都听清穆丰的话,是三军整备,而非某一军。

    三军整备。

    定然是除了桐城关守备力量外的所有背嵬军人马。

    无知、断刃两人对视一眼,转过头看着穆丰,眼眸间同时闪过一抹坚定。

    “终于到这个时候了,穆丰到了太玄境突破之地,再也拖延不得了。确实要,一战扫平鬼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