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153章 转变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古州、岩州的局势很微妙。

    说他已经崩坏吧,两州还在汝阴王、汉中王掌控之下。

    想说他时局稳定吧,两州不但烽火连连,更有数不清的郡县到了既不听调也不听宣的地步。

    显然,暗中已有多方势力的触角渗入两州,十分明显的露出竞相争霸的苗头。

    此时两州就如同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口,还没完全爆发,只是在等桐城关,等着四方混战得出结果。

    如果是鬼车国三方胜利,这座火山就会立即喷发。如果是桐城关胜利,古岩二州还有的玩。

    “时局如此奇妙,事态发展竟会如此变化,谁也想不到,当年随手落子会变得如此关键!”

    面色明显有些衰老的张禀,看着眼前的沙盘,抑制不住的笑了。

    河间府太守张孝纯在一旁笑着恭维道:“大帅英明,随意落子都是如此精妙一手,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不不不,背嵬军的崛起,跟老夫无关,老夫也未曾想到他们会如此厉害。”

    张禀嘴角含着笑意,连连摇手。

    “老夫能授下军旗完全是看在荀大侠的面子。”

    张孝纯的看法却不一样,他摇头道:“不管怎么说,如果没有大帅当年军令,桐城关如何能守得住,如果守不住,现在古州时局真是无法想象。”

    事实却是如此。

    龙尾山大捷之后,背嵬军能够成军并非是因为他们战功卓绝,也并非是张禀爱才心切。能够留下背嵬军,仅仅是因为荀洛的面子。

    毕竟,背嵬军战力再强,也不过是一个五百人的小队,留下也就留下了。

    又因为这支部队是由世家豪门组成,张禀仅给他们一个乡勇的名头。

    即使背嵬军挂在他的名下,也改变不了,背嵬军连正规军都不是的尴尬身份。

    尴尬是尴尬了,背嵬军并没有一个会在意的。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是宝石,即使埋在沙砾中,当他露出来时,那光彩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掩盖。

    白驹苍狗,时过境迁。

    仅仅三年的时间,谁都想不到,背嵬军在穆丰的领导下竟爆发出如此大的能量,成为闪耀东陵九州最耀眼的那颗明星。

    因为他们不仅将鬼车、南禺、鬼窟三方超越他们数倍的力量死死牵住,更成为改变偌大个古岩二州变化之关键所在。

    如此变化谁能想到。

    时光冉冉,飞速流逝。

    三年的时间过去了,外界一日甚是一日的看重着背嵬军。

    背嵬军从上到下却没有人在意这些。

    他们在意的是穆丰的军令,是军营中的比拼。

    在外界,所有人都把荀洛当成背嵬军首领,军中统制。

    穆丰、岳鹏举是背嵬军统领,是荀洛的左右副手。

    可实际上,背嵬军知道,军中首领是穆丰,也只能是穆丰。

    其次是副统领岳鹏举。

    荀洛,算是军中的信仰,精神上的领袖。

    如果真到大战之时,不管是荀洛,还是桐城关城主黄鹏岳都要受穆丰的派遣、统率。

    为什么会这样。

    无他,能力而已。

    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穆丰别的能耐没显露,没人知道。

    练兵、作战的能力却着实是把所有人征服。

    闲着的时候,练兵。作战的时候,布阵。居中的时候,运筹帷幄,出战的时候,冲锋陷阵。

    就军事这一块,穆丰就是天,别说比他强,就连一较高低都没人敢说。

    敢于说出口,被人耻笑是小事。

    严重点,都怕被人打死。

    所以,背嵬军十万人马老老实实的在穆丰之下听从调遣,唯一能挣的就是穆丰之下的战功和荣誉。

    战功不消说了,大家都明白。

    不过,身为尴尬的乡勇身份的背嵬军,困守在桐城关,战功有何用处。

    原本黄鹏岳曾经跟荀洛、穆丰聊过。

    乡勇获得的战功,有何用处?

    升迁,是没指望了。金钱,也就是杀敌一人给予多少金钱,对于下层士兵还有点吸引力。对上层,对世家豪门子弟来说,简直就是笑话。

    他们会缺钱,会因为缺钱而卖命。

    黄鹏岳有点愁,荀洛听到这个问题也有点愁。

    他们知道这些娇贵的世家豪门公子哥参兵入伍为了什么,即使什么都不给也不耽搁他们卖命杀敌。

    可是,在军队,有功必赏,有过必罚是铁律。

    如果奋勇杀敌有功而无赏的话,那有过你如何去罚。

    这个问题很棘手,却不想到了穆丰手里,根本不是个事。

    谁说乡勇没有升迁?

    在黄鹏岳、荀洛心里,升迁是官职,是什么三品五品的官职。

    可实际上并非如此,背嵬军十万人马,随随便便提一级,多领几千士兵不是升迁啊。

    虽然不管他们带多少兵也提不上一级官职。

    就穆丰而言,统领十万人马,那是指挥使的权限。

    就先锋军段薇而言,五千兵马,那是穆丰这个统领之上的都统领权限,可段薇还是一个只能统领百人的军使一职。

    所以说,有战功就增加人马,左右不过是少了一个名而已,权利的本身没变。

    当黄鹏岳、荀洛听到穆丰这个解决办法时,忍不住苦笑起来。

    这也就是背嵬军这个奇葩,才会出现这种现象。

    回头一想,黄鹏岳又笑起自己少见过怪。

    连十万乡勇都能出现,还怕什么更奇怪的事?

    到底是背嵬军统领,背嵬军上下想什么没有他更清楚的了。

    以前人少的时候,背嵬军分为斥候军、先锋军、前后左右和中军、辎重营。

    那时候,穆丰是无奈的做法,明显高配了,是小马拉大车。

    现在就不一样了,十万人,什么配置不能上。

    就没有不能上的配置。

    于是,有战功的,上配置。

    什么选锋军、游奕军、摧锋军、胜捷军、破敌军的都上,一军配备万人,先整个十军再说。

    顾名而思义,选锋军是段薇先锋军的增设,游奕军是梁启文斥候军的增设,摧锋军、胜捷军、破敌军自然就是左军右军中军的增设。

    再其后,什么五虎将、马军八先锋使、马军八骠骑、小彪八将,什么步军八先锋使、步军八小彪之类的名头,皆可单独领兵统将。

    最后就是武修十分重视的名号。

    例如无知、断刃、秦煌、悲哥的四色神刀,楚湘竹、段薇、容欢、高阳博的四剑客。

    还有梁启文、海蜃的飞天无影,吴桐、李定的刀枪双雄,还有什么五枪六棍三狼四虎等等等等。

    当然,这么许多名号,基本除了四色神刀、四剑客外并不稳定。

    毕竟这三年是战时,大战小战络绎不绝。

    武修嘛,只要有传承,有实战还活着的话,实力激增是必然的。

    实力这种东西很不讲理,他跟天赋有关、跟传承有关、跟自身努力情况有关。

    带着这些差异,实力激增出现的结果就是有人高有人低,有人快有人慢。

    伴随着这些变化,背嵬军里的各种称号就出现一种喜人的现象。

    那就是,称号随着实力的变化,而变化。

    不过,整个背嵬军,任何人都有称号,唯独荀洛、穆丰、岳鹏举没有。

    荀洛根本就是背嵬军的信仰,很好理解,毕竟凝神境尊者的身份无人能比,也不会有人敢对他任意置喙。

    穆丰呢?

    也好理解,毕竟他是背嵬军实际首领,不仅武功高强到只在无知断刃之下,兵法更是高到非人。

    岳鹏举就很出乎意料了。

    原本他的功夫在很多人之下,不是很出色。

    兵家传承人的身份也仅是传闻,没人太在意。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穆丰的重用,随着一场场大战,很多人都对岳鹏举刮目相看。

    因为,他真的好强。

    强到了任何人都愿意听从他的指挥,强到他成为穆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副统领,而无一人不服。

    当然,出现翻天覆地变化的非只他一人,背嵬军全军几乎都变了一个模样。

    大战初起时,背嵬军还以修身境、真元境为主。

    其后,随着战事增多,战时持续不断,突破天罡境的人越来越多。而到三年后的今天,年轻一代里有名的几乎都突破至天罡境,甚至秦煌悲哥楚湘竹段薇容欢高阳博几个都已然到了天罡境巅峰,穆丰更是开始请教荀洛突破太玄境要点。

    这种现象的出现,公子哥们都欣喜异常,证明他们的选择没有错,同时也说明他们的未来是十分光明的。

    要知道,背嵬军里这些人几乎很少有世家嫡子,豪门继承人。

    如果没有拼命进入背嵬军,他们的未来绝对是晦暗无光。

    而现在,这么多人有过这种经历,即使不回家族争夺家主继承之位,他们到任何地方也会受人尊重。

    这种尊重还不是来自家族,而是源自自身。

    到了这个时候,鬼车国、南禺国、鬼窟大军都出现了后继无力的疲惫之态。

    桐城关,古州第二雄关之艰、之险是超乎他们所有人预料之外的。

    除非围困到兵尽粮绝之境,他们是无法攻破。

    此时摆在鬼车三方面前的是。

    桐城关,攻又攻不破,退又退不得。

    这种情况就尴尬了。

    与他们不同的是,桐城关里,穆丰悄然的将黄鹏岳、荀洛召集在背嵬军大营内,密谋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