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152章 变化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时间来到东陵历1043年初。

    这一年的春季来临之前,北方无雪,南方无雨。气温严重偏高,中州、水州、韵州降水量较往年同期偏少至九成,常州、雄州、定州等地区甚至出现基本无降水现象。

    在北方地区,冬季作物已经停止生长,进入越冬期后需水不多,影响不大。中部地区、南方地区冬麦受旱十分严重,大部分州府都超过三分之一。

    这且不说,最主要的是部分地区人蓄饮水困难,尤其是多山少河地区,运水距离远,缺水持续时间长,对日常生活造成十分严重的影响。

    冬旱出现,春旱离得还远吗?

    而且,说句懂行的话,冬旱虽然影响冬小麦的收获,可他对粮食的影响跟春旱比起来,还差的远。

    虽然冬季降水少,但由于历经夏、秋两季的降水,地下水其实很丰富。

    况且北方寒冷蒸发少,故而冬旱影响不大。

    春旱就不同了。

    到了春天,万物复苏,对水的需求量极大。再加上气温急剧升高,大地蒸发旺盛。

    故而,春旱对当年的粮食影响很大。

    今年冬旱十分严重,显然春旱也绝对跑不了。

    在这种情况下,明眼人的心都是猛烈一跳,因为苦候不至的机会终于来了。

    按道理将,偌大个东陵王朝,九州粮食储备,别说一年旱情,就算来个两年三年,也绝对影响不到根基。

    可,那是正常情况。

    现在的情况不同,当世可不是一个人两个人,一个势力,两个势力的野心被苦行道勾起,又经过两年的时间酝酿,早就到了非爆发不可的地步。

    人就是这样,看不透、舍不得、放不下、求不得。

    佛家又把人生分成七种痛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相看看不透,想舍舍不得,想放放不下,只因求不得。

    求不得,何为求不得。

    谓世间一切事物,心所爱乐者,求之而不能得。

    这话透着一股玄玄的味道。

    可按照穆丰的话来讲。

    一个好东西。

    可惜,是人家的。

    而你非要把它当成是你的东西,人家不给。

    要,要不来,抢,又打不过。

    然后,你痛苦了。

    现在隐匿在人海中的野心家就是这样,原本一点希望都没有的事情,突然有了机会。

    放过,不甘心。

    不放过,又怕不能成事,也不甘心。

    而今,不仅机会来了,挑事的人也来了。

    时间转到东陵历1043年秋。

    冬旱春旱接连出现,夏季雨水仍然不足,然后在很多地方出现超乎所有人预料的蝗灾。

    可恨的是,即使枯旱霜蝗,饥馑荐臻,颗粒不收而赋税不减,百姓困乏,流离道路。

    流民终于出现了。

    这一现象让心怀不轨的世家豪门有些惊悚了,他们虽然平日里将百姓看淡,虽然心中有些说不得的想法。

    但,即使是想成事,想的也是稳步成事。

    而不是要通过激烈的手段,经过艰苦的过程,然后再成就他们的想法。

    尤其百姓,地位虽然卑贱但无论何时何地,何等人,都离不开他们。

    就好像鱼儿离不开水,鸟儿离不开天空一样。

    流民出现,这代表着事情已然脱离掌控,事态向不可琢磨的方向发展。

    这是绝对不行的,必须要扭转过来。

    可是,事态的发展,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完全掌控的。

    白翎军。

    天下五大道君之一苦行道主张姒麾下,因头绑布带,上插白色雀翎而得名。

    甲子年,也就是1040年,苦行道公然入世,虽然东陵大帝传令九州,苦行道从匪作乱,此乃不赦重罪,打落神坛,定为邪教。

    实际上,除了中州大力攻伐苦行道外,其余八州仅是装模作样糊弄一下,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对苦行道并未造成太大威胁。

    可惜,人无伏虎意,虎有吃人心。

    三年的时间酝酿,苦行道终于露出獠牙,一个日夜,遍布九州的白翎军揭竿而起。

    攻池掠地,烧毁豪门、破杀世家、四处劫略,开仓放粮。

    一个月的时间内,东陵王朝九九八十一州有五十六州都发生战事。

    白翎军行动上迅疾如龙,攻击上势如破竹。

    州郡失守、吏士逃亡,顷刻间天下震动。

    这些,显然跟桐城关没有任何关系,因为他们还在鬼车、南禺、鬼窟三方围困之中,苦苦捱着呢。

    眼看着,快三年了,鬼车三方一直都拿桐城关没有任何办法。

    就如同狗咬刺猬一般,无论如何都下不去嘴。

    攻,攻不下。

    走,又走不了。

    现在的他们是异常的尴尬。

    这且不说,穆丰率领的背嵬军经过三年磨练,此时能够出动的已经不是可怜的五百骑兵了。

    穆丰可以骄傲的说,现在的他,一声呼啸随时可以拉出一队五千铁骑,纵横睥睨,横扫鬼车、南禺、鬼窟任何一方。

    要知道,现在的背嵬军名义上虽然是乡勇,可实际他的兵源让黄鹏岳看的是垂涎三尺啊。

    因为,背嵬军的兵源一部分是桐城关两大豪门秦家、尤家贡献出来的,一部分是各大世家豪门倾家奉献。

    单单是桐城关这一块,几乎就有数万人。

    然后就是从定边府溃逃而来的残兵败将,以及云中、绥陵合家而逃的世家豪门。

    这一批人,凄惨的散落在桐城关,没人注意时还看不出什么,可当穆丰将他们聚集在一起时,就恍然散发出耀眼的光彩。

    要知道,往时的鬼车寇边,受伤的就是他们。到了现在,鬼车入侵,大肆屠杀,受伤的还是他们。

    血海深仇如天涯山脉一般的沉重,非杀戮不可泄恨。

    零落离散时,弱小的人们即使有再深的仇恨也只能憋闷起来,埋在心底。

    可当他们应征进入背嵬军之后,见识到穆丰、岳鹏举军神一般的能力,全身的热血和压抑在心底的仇恨,瞬间激发出来,化为澎湃的战力,汹涌着向鬼车三方发泄出去。

    那可怕的威势让鬼车三方为之骇然,让老背嵬军为之侧目。

    正因为背嵬军的实力日益强盛,爆发出璀璨的光芒,想隐藏都隐藏不了。

    三年过去,攻守双方几乎掉了一个方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