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一夫当关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这个孽障竟然连一招都没挡得住!”

    宣皋飞奔中的脸涨得通红,一双眼瞬间变得绯红。

    “那梵音,某不是藏青灵鹫禅寺的梵音红掌?”

    徐铉的脸色也是一变,尽显名士风范的手中折扇都收入袖中。

    “应该没有错!”

    宣皋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句话来。

    梵影红掌,传闻是藏青灵鹫禅寺不传之绝秘,虽说很少有人真的看见过,但就传说中,每一次现世都惊得武林震荡,江湖不安。

    宣皋也不相信高阳博施展的是梵影红掌,但听那梵音,看那万千红云归于一掌的模样跟传说中一模一样,不相信也得相信。

    “顾不得那么许多了,梵影红掌在厉害他也不过是一个人。”

    宣皋牙根一咬,脚下一用力腾空而起。

    “噗噗!”

    远远的,宣皋劈空就是两掌,带着滔天巨浪般的力量向高阳博拍了过去。

    高阳博眉头一挑,笑了:“压箱底的功法拿出来了,渚州归元派的巨涛掌。”

    身不动肩不摇,手腕翻转,手掌一震,一道红云陡然穿过虚空,带出一条红色匹练不偏不倚的撞在巨浪之上。

    轰然的传出一声巨响。

    红云巨浪凌空相撞,浩然大力不仅传出一声巨响,更在狭隘的山道中碰出肉眼可见的道道涟漪。

    高阳博稳稳的站在那里,点点细不可见的血丝顺着嘴角滑落。

    他受伤了,似乎是第一次在战斗中受伤。

    可高阳博不仅没有任何愤怒和不喜,相反嘴角邪邪的一翘,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这就是战斗吗?连受伤都这么美妙。”

    宣皋在空中虚不受力,大力涌来,如断线的风筝一般摔出很远很远。

    虚空涟漪跌宕,推开一地尸体,也震落峭壁山石,噼里啪啦的将隘道堵得更加狭窄。

    要说高阳博受了点轻伤,不过不是很重。

    宣皋更是被大力推攘,摔出很远,但实际上他比高阳博的伤还轻。

    若说他俩受点伤,很正常。毕竟出手的是他们,可真正受到重创的,比他们更倒霉的却还是徐铉等人。

    宣皋出手,徐铉他们看到了,也小心防备着,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高阳博会全力反击。

    梵影红掌全力出手,虽然没有梵音出现,却也非同小可。

    隔空两掌带出道道涟漪,每一道涟漪都有一股潜力震荡其中。

    猝不及防下,徐铉他们如同受到一连串的打击,一步一退,一步一吐血。

    当宣皋再度出现高阳博身前时,七八个汉子竟没有一个能站立的。

    “好掌力!”

    宣皋一声暴喝,双脚踏住大地,巨涛掌挟着十成十的力量,喷涌着印向高阳博胸膛。

    不偏不倚,他就是要跟高阳博比拼掌力。

    “来得好!”

    高阳博两脚不丁不八的站在那里,即不躲也不闪,双掌一合即分,带着梵音带着红云,悍然拍了出去。

    他就是要拼掌力,拍死宣皋。

    此时的高阳博激情澎湃,远不是前时的模样。

    习武多年,似乎直到今日他才享受到战斗的愉悦,享受到战斗时心情澎湃,热血翻涌的激情。

    轰轰轰

    一连串的掌力对拼声响彻山顶。

    一道道罡风在狭窄的山路间呼啸回荡,震得山谷嗡鸣,山石跌落。

    “好!”

    隔壁山道激情澎湃,也惹得心性淡漠的悲哥热血沸腾,一声怒吼,玄武离渊刀隔着十几丈距离劈了过去。

    火红的烈焰在这一刻从钢刀上喷薄而起,照亮了黑暗的夜幕,也拉出一道十几丈长的刀风,火蛇一般飞起,带着凶悍的气焰扑向阚岳。

    “来得好!”

    阚岳耳中听着高阳博的怒喝,跟着也来了一句,双手捧着砍刀彪悍的举过头顶。

    “破碎乾坤!”

    一声厉吼,阚岳挟着千钧之力,砍刀带着踏破乾坤重整天地之势,重重的落了下来,凶悍的正面迎上飞舞的火蛇。

    “闪开!”

    紧跟在阚岳身后,准备一起攻破山口的七八个高手尽皆色变。

    他们可是知道,高手对决,观战都够危险的,更何况被卷入其中。

    一个个吼叫着向两旁闪避。

    可惜,矮山坡之所以被称之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就是因为他险隘的地形。

    既然闯了进来,就没有安全地方让人躲避。

    虽然有几个轻功不凡的高手匆忙的踏上峭壁两端,但随之而来的气劲罡风直冲云霄。

    强硬的向他们卷去,拉扯间让他们根本稳不住身形。

    如此机会,千载难逢,谁能放过。

    反正悲哥身旁守护的十个侍卫不会放过,见缝插针般的射出一蓬箭矢。

    嗖嗖嗖

    一阵箭雨破空声起,无法躲没地避,转眼间惨叫声响彻天际。

    砰砰砰,几颗巨石跌落隘道,战场肃然一静。

    宣皋沉默的一退身形,双拳捏得咯嘣咯嘣直响。

    阚岳踉跄着连退数步才站稳,双手紧握砍刀拄在地上,双臂控制不住的颤抖、颤抖,近乎痉挛。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宣皋有些悲哀的看着眼前傲然而立的高阳博,头痛欲裂啊。

    这还是天罡境吗?

    “你,是谁?”

    宣皋开口问道。

    声音一出口,他愕然发现,干干的声音竟如碎石摩擦般刺耳。

    “十六郎!”

    高阳博双目傲然垂落,没有报出自己真实姓名,而是十六郎这个小名。

    “十六郎,我记得了。”

    宣皋沉默的点了点头,他知道,十六郎这三个不是真实名字。

    不过,是不是真实姓名重要吗?

    不重要,最起码今天一过,十六郎的名字会响彻己方阵营。

    “你会记得的。”

    高阳博微笑着看着宣皋,还有他身后刚刚爬起的几个人。

    他突然间发现,十六郎三个字出口,他内心竟泛起一种说不出的自豪和骄傲。

    因为这个无名无姓的名字,不像他以前挂着高阳世家名头那样,是因为世家的原因才获得别人的尊重。

    十六郎,是因为他,因为他的实力,获得了属于他自己的,被人尊重。

    “这种感觉真好!”

    高阳博双臂伸展,举向天空。

    红云弥漫在双掌之间,氤氲着、凝聚着,逐渐恍如形成实质。

    “他是要干什么?”

    宣皋控制不住的向后一退。

    虽然他也是天罡境强者,但他知道,他绝对不是高阳博的对手。

    此时高阳博摆出这种模样,宣皋的心隐隐泛起一种不好的感觉来。

    “退!”

    一声震喝,宣皋回手拉起身旁两位高手,电射而退。

    不知道,是不是悲哥和高阳博交好的原因,两人在这一刻竟然心意相同。

    高阳博高举双手,凝结出一团好似有实质般的红云。

    悲哥也举起玄武离渊刀。

    黑云仿若神龟铠甲般将他包围,火红的腾蛇也在刀身上下盘旋。

    随着刀身越举越高,火红的光芒映照下,悲哥竟然恍如魔神般露出了獠牙。

    “去!”

    高阳博清亮的声音在矮山坡之巅响起。

    “开!”

    悲哥低沉的声音猛然炸开。

    一道红云电闪而出,一道火蛇腾空而起。

    呼啸间,矮山坡上一左一右两个岔道同时闪起两道红光。

    轰隆隆

    矮山坡下,李定急匆匆的向前飞奔着,身后仅有几个人勉强尾随。

    杨惠存攥着钢刀咯嘣嘣直响,却又不得不控制着心情,带着步兵踏上山麓。

    山头一声嗡鸣,然后仿若天崩地裂般晃动起来。

    山体崩塌,碎石崩落。

    无数沙石树木混杂在一起,挟着万钧巨力向山下沟壑间滚落。

    眨眼间形成一个巨大扇面的泥石流铺天盖地而来。

    气势汹汹,来势凶猛,根本不是人力可以阻挡。

    “跑呀!”

    宣皋、阚岳等人看到这幅模样,瞬间如同炸了毛的兔子一般,弹射而起,不管不顾的向山下奔去。

    “跑呀!”

    从山巅到山路在到山脚下,崎岖绵延近万人,全都慌做了一团,没有人在意谁是谁,全都蜂拥而下,挤啊冲啊的逃命去了。

    “小心点!”

    始作俑者的悲哥、高阳博也有些慌了神。

    他俩原来仅是想将隘道破坏,让这山路在艰难些,却不想竟然造成一个小泥石流,向敌人涌去。

    还好,泥石流奔腾而去的是南侧,如果是北侧,弄不好一个冲击能将山下大营趟平。

    到那时,罪孽可就大了。

    “幸好、幸好!”

    高阳博拍了怕胸口,略微有些傻傻的看着悲哥。

    悲哥也干干的咽了口吐沫,咧了咧嘴,带着二十几个手下向北侧退去。

    现在看来,矮山坡之巅守不守卫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明日,天亮之后须查探一下,这个险关是否还存在。

    如果险关不再了,对桐城关,对矮山坡来说才是真正的大事情。

    “你们没事吧?”

    登到峰巅,李定看到安然无恙的悲哥、高阳博还有身后惊魂未定的二十四个士兵,才长吁了一口气。

    “我们没事,但这里就不知道是否没事了?”

    高阳博搓了搓手指,向南山,还在哗哗滚动的泥石流那指了指。

    “我的老天,这是怎么做的”

    李定被泥石流滚动的声音震得耳朵嗡鸣,只不过关心悲哥、高阳博才没有注意。

    等高阳博将南山惨状指给他看时,他终于傻眼了。

    “你俩,厉害呀,绝对是这个”

    黑暗中虽然看不清南山坡到底变成什么样子,但山脚下遥遥传来的鬼哭狼嚎声,让他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