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四十二章 气冲斗牛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玄武离渊刀在夜色中飞舞,有人跌倒有人摔落。

    鲜血在黑暗中溅射,一道又一道,不知崩了谁一身,也不知溅了谁一脸。

    没有人说话,只有刀剑撞击的嗡鸣和拳打脚踢的破空声。

    月光凄厉,照射在悲哥的身上,将他的身影拉的斜长。

    这一刻,悲哥宛如一匹骄傲的孤狼,孤傲无畏的站在那里,挡住一个又一个悍然扑来的死士。

    死士,自然是悍不畏死之人,他们如同潮水一般,扑涌而来又扑涌而去,至始至终都未能有一人突破悲哥的防御。

    剑是君子,刀为勇士。

    悲哥自小开始练刀,至今快有二十年的时间,小的时候练刀只是熟悉刀法,即不明刀意,更不通刀道。

    到了少年时期,家族遇难蹬上九华山,因为仇恨推动,终于突破真元境,稍通刀意时却又被逼入天涯山脉,而后流浪江湖。

    那个时期,他如同一匹受伤的孤狼,一个人艰难的逃难,为了生存而拼命,在一群功力境界皆在他之上的杀手中拼搏、逃命。似乎就是这个时候,他悟出刀的本质。

    “刀,到也。以斩伐其所乃击之也。”

    这是师兄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悲哥铭记心中,在其后的一路搏杀逃遁中悟出斩伐之意。

    刀是雄浑的,是豪迈的,是挥舞如猛虎的。

    悟出斩伐之意,悲哥却始终感觉不到战力明显的增长,甚至连他突破到真元巅峰都感觉不到更进一步的苗头。

    是潜力已尽,还是底蕴不足。

    悲哥始终都理解不了,虽然他突破到真元境,还未稳固就被逼入天涯山脉,而后两年颠簸江湖不得安稳,但这不是他境界瓶颈的原因。

    直到今天,直到他如同中流砥柱般钉死在矮山坡之巅,悍然阻挡无尽攻击不肯退却一步时,他终于感觉到瓶颈松动了。

    “一往无前,死战不退,这才是刀之道也。”

    当又一个人被悲哥悍然一刀劈到在地时,悲哥仰头一声长啸,他感觉到全身真元无尽游走,涌进元海填补元海之基的阙漏。

    轰然一声,悲哥只感觉到元海一震,瞬息安稳如大地,无物可动。

    然后,随着他长刀挥舞,丝丝缕缕的真元从元海重新流出,凝练成丝随心而动,在悲哥身体内自如流淌,穿过经脉,通过血肉,潜进筋骨,贯通骨髓。而后,轻松的透过皮毛直抵全身各处。

    终于,突破到天罡境了。

    “嗷”

    一声宛如狼嚎的长啸,雪亮的刀芒爆射一丈有余,照亮矮山坡整个隘道,让他看清奋勇扑袭,连绵不绝的敌人。

    “是东陵人?”

    悲哥心头一颤。

    “竟然是东陵人?”

    山巅,隘道两侧隐匿在树顶林间的背嵬军步兵心头一震。

    矮山坡外是泸州边界,东行是岩州方的朔方州,西行是河间府。

    无论那方都是东陵王朝,怎么东陵人攻打东陵人呢?

    “难道这帮人也是三山四宗动乱起事的那帮人。”

    呼呼呼,就在悲哥心头颤动时,迎面三剑刺来。

    悲哥双脚一定,身形微动,左一闪右一晃,散过三剑的同时长刀呼啸,乱披风般扫去。

    敌人如潮水般涌来,根本不给他丝毫停歇的机会,根本不是他分心的时候。

    悲哥连忙将心神一稳,长刀如轮般将所有攻击抵挡。

    玄武离渊,玄武厚重离渊锋锐。

    两则相连就意味着此功为藏锋之术,是属于防守反击,以守为攻,以攻为守。

    悲哥是天才,这是得到羽化真人、苏云、无知三个人肯定的。

    所以说,这两年颠沛流离的逃命生涯,不是白磨练的。

    他的刀法已经从北渊家族的玄武离渊刀变成了悲哥的玄武离渊刀。

    一经施展,充满了属于悲哥的血腥和彪悍。

    守既是攻,攻即是守,攻守之间可随心所欲,任意转化。

    尤其悲哥精研无为心简之后,一颗金刚琉璃心,坚若磐石,不可动摇。

    血,再度飘零如雨,在山顶洒落。

    嗬嗬嗬

    一个清晰的喝叫,一时一刻都未停歇的在山顶另一侧响起。

    那里是高阳博守护的地方。

    十六郎,精灵跳跃性子的人,让他灵动与猿可以,让他盘守如龟可是不行。

    这个性格不仅认识他的人知道,即使不认识他的人也都熟知。

    就如同摘星楼上他看到孝湖,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一样。

    可从今天开始,一切都不同了。

    因为,十六郎自命是个讲义气的人,矮山坡一共两条道,悲哥守一条,他守一条。

    如果守不住,不说山上山下自此一路平坦,敌人可以轻易荡平山下大营。

    单是山顶悲哥会被人前后夹击,就是十六郎不能容忍的事。

    “这还是我第一次被人如此信任,几乎是将性命托付。我不能让悲哥失望,不能让大师兄失望。”

    高阳博是赤手双拳屹立山巅的。

    他的一双手翻着花的穿过一只只剑,一把把刀,轻巧的印在敌人胸膛。

    无血无伤,不见任何血腥,可任何一个被他击中的人都会如受雷击般奔射,哑然无语的跌落山下。

    他跟着悲哥流浪江湖一年有余,可谓是能托付性命的兄弟。

    但像今天这般,宁死不能退的托付还是第一次。

    而就这第一次托付,高阳博似乎瞬间成熟了,因为他感受到一种尊重,从来没有过的尊重。

    此时,他想到的不仅仅是悲哥的托付,他还想到白天,穆丰临走是交给他们的那句话。

    “记住,但有敌人来犯,一切行动可自行决断。”

    一切行动可自行决断。

    这句话穆丰出口,就意味着,可攻可受,甚至不敌时,可退。

    所以悲哥才会做出,两人阻千敌的决定。

    因为,他承受决定的后果是不给师兄填麻烦。

    另一原因则是,他高阳博是悲哥的兄弟。

    即为兄弟,就无需多言。

    “你悲哥,值得师兄托付,我高阳博,同样也值得兄弟托付。”

    这一刻,高阳博想到摘星楼上,穆丰淡然的脸。那为了悲哥可以挑衅东陵王朝千年世家的颜面的气概,忍耐不住心中热血澎湃,气冲斗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