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134章 意外会面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望着左军右军远去的背影,沉默不语。

    他知道,二百骑兵狙击五万鬼车先锋,十分危险。

    不过背嵬军全部人马相加也不过一千五百人,按照正规打法,绝对不是鬼车的对手。

    正面对决不行,那只有奇谋迭出了。

    毕竟打仗比拼的不是人数,若人多胜人少败,还打什么,直接比人就行了。

    兵法有云:正奇相间,以正合,以奇胜。

    龙尾山火攻就是一次绝佳的奇谋妙计显圣,穆丰用这个案例为背嵬军做了一次鲜活的演示,也帮所有人打开一扇外观世界的窗。

    原来打仗还能这么打,原来打仗不仅仅是拼命、拼刀枪、拼体力,比谁比谁更狠。

    “唉,真羡慕他们,能冲锋陷阵,浴血杀敌!”

    就在穆丰沉思的时候,站在他身旁的海蜃突然长叹了一口气。

    穆丰愕然,回头看了看海蜃惆怅的小脸,忍不住笑了。

    海蜃是穆丰特点的传令兵,现在别看他人小,实际上也是有十名手下的什长大人。

    而且最主要的是,海蜃身手不凡,虽然他仅是真元境巅峰,但他轻功却是背嵬军少有的俊,连斥候军使梁启文都赞叹不已,当众称赞说,只要海蜃突破到天罡境,轻功就绝对不再他之下。

    有此特长,海蜃就继先锋军之段薇、斥候军之梁启文,成为当之无愧无可动摇的传令兵首。

    毕竟,传令兵别的可以不强,轻功必须得强。

    传令兵嘛,干什么用的,不就是传三军号令的第一人选吗?

    战场诡谲多变,战机稍纵即逝,这个时候需要的就是传令兵的快。

    往往号令传达快上一瞬,抓住战机就可能获取胜利。号令慢上一分,就有可能伤亡无数。

    所以说,背嵬军从成军那一刻起,包括龙尾山大捷海蜃都未成动过一回手。

    一身本事不必谁弱,偏偏没有显露的机会,怎能不让他感到莫名的懊恼。

    “呵呵,会有机会的。”

    穆丰笑了一下,抬头看看米脂河方向。

    那里雪烟翻腾宛若白龙起舞,先锋军回来了。

    “海蜃!”

    “在!”

    “号令三军军使,到我大帐议事!”

    “喏!”

    人影一闪,海蜃随着声音的消逝而消逝。

    穆丰笑着摇了摇头,这孩子,憋成什么样了。

    马蹄声起,势若奔雷,转瞬间冲过栏栅,一溜边光的停在中军大营前。

    还未等先锋军下马,中军大帐前人影一闪,海蜃就站在门口高声喝令道:“统领有令,招先锋军使段薇、副军使岳鹏举大帐议事。”

    “喏!”

    段薇清冷的声音响起,随后飞身跳落马下。

    “吴,带先锋军回营待命。”

    “喏!”

    一个青年汉子毫不停歇的一带缰绳,率先走出军列。

    “先锋军,随我回营。”

    “喏!”

    四十九人整齐如一的随声而走。

    垮垮垮...

    先锋军随着吴转瞬消失在营房背后,中军大营前只剩下段薇、岳鹏举和一个骑驴客。

    “额...”

    海蜃看着骑驴客眉头一蹙,抬头看了看段薇和岳鹏举,静静的,什么话都没说。

    段薇明白海蜃的意思,也不解释,手一挥:“通知统领,我进去和他解释。”

    海蜃点了点头,转身走了进去。

    骑驴客从走进军营那一刻就注意着这里的每一个人,海蜃自然也不例外。

    对此他虽然没说什么,但海蜃超凡的轻功还是让他有了几分兴趣。

    说是不凡,实际到了他这个程度,别说海蜃,就连段薇、岳鹏举的身手在他眼里也不过是稍可而已。

    他那个不凡针对的只是海蜃的年龄而言。

    不过,当海蜃撩起中军大帐帷幔时,大营中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这到是让他眉头一立,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惊愕来。

    “大营里的是谁,怎么让我感到这么熟悉?”

    骑驴客瞬间从驴背上跳了下来,脚步抬起旋又落下。

    不管是谁,不管这个人他是否熟悉。

    这里都是军营,都是不容他随意放肆的地方。

    人影一闪,海蜃再度出现在大营门前。

    “统领请段军使、岳副使带客人进营。”

    帷幔挑起,海蜃一伸手,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段薇向海蜃微微点了下头,右手向前一引:“请随我来。”

    骑驴客急不可耐的大步向前,转眼就赶在段薇、岳鹏举身前。

    段薇微微一愣,她没想到在自己眼中净显神奇的前辈,怎么突然变得无礼起来。

    不过此时不是她呆愕的时候,左手一握剑柄,飞快跟了过去。

    骑驴客毕竟是陌生人,是她未经请示带进兵营之中,万一做出不好是事情,都是她的责任。

    岳鹏举显然也是这么想的。

    倏倏两道身影从海蜃身旁穿过,倒是让海蜃愕然一愣。

    “怎么了,都?”

    海蜃的手尚未放下,大帐中突然响起两声惊呼。

    “柳大叔,怎么是您...”

    “啊,是你...”

    听到惊呼声,海蜃又是一愣:“谁啊,能让统领这么惊讶!”

    待他回过头时,正好看到段薇、岳鹏举和悲哥、高阳博、容欢三人同样呆愕的眼神。

    原来发出惊呼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平静淡泊,仿佛永远都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猛虎啸于后而心不惊的穆丰。

    而另外一人则是刚才非常无礼的在段薇、岳鹏举身前闯进中军大帐的骑驴客。

    “柳大叔???”

    关于让穆丰色变动容惊呼出声的这三个字。

    海蜃不知道是什么一声,段薇、高阳博、容欢不知道代表着什么意思。

    穆丰的师弟悲哥和看到过穆丰施展弹龙剑法的岳鹏举却知道。

    “难道???”

    两人同时站了起来,两眼冒着精光的看着骑驴客。

    “丰哥儿,怎么可能是你?”

    骑驴客看着从中军大帐主帅位飞扑而来的穆丰,极度惊异的叫了起来。

    “真是柳大叔,这个,你得问荀大叔。”

    看到骑驴客,穆丰一直偷偷悬吊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在听到骑驴客惊异问起时,还有心思调侃一二。

    “是荀洛那老家伙啊,那就不用问了。”

    听穆丰提起荀洛,骑驴客也就是柳东篱一直犹豫的心也瞬息通畅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