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三十章 骑战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不会是因为天气,同样也不会是因为黑衣锦骑。

    太玄境大能飞天入地,出入青冥,岂能恐惧雨雪天气,岂能会惧怕百人骑兵的围攻。

    真正让他选择躲避,隐匿行踪的还是他探听到一个十分隐秘的消息。

    这个消息实在太过重大,重大到他不知道如何处理是好。

    柳东篱不知道他应该将消息通知给官府,还是应该立即将消息散播到全天下。

    四十岁的人,生平第一次被一个消息吓到,迷茫的不知道该作何处理。

    他就这么迷糊的,向桐城关赶去。

    因为那里有一个人从小就比他聪颖,定然会做出最合适的决定。

    那个人就是荀洛,柳东篱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

    不是柳东篱没有主见,也不是柳东篱胆怯,逃避般的把选择的责任推卸给荀洛。

    实在是因为这个消息太过重大,重大到从打探到消息的那一刻起,柳东篱的心就没静下来过。

    他其实是在拖延。

    一方面他怕消息万一不真,传递给官府,结果发现乌龙了,他以及任何人都承担不了这个责任。

    另一方面,他怕消息传播遍天下,人人都把他当作谣言处理,当作笑话看待,相反到起了副作用。

    “没办法这个消息太假了,连我都有些不敢相信。”

    柳东篱用力的晃了晃头,想把一直盘萦在脑海里的消息甩出去。

    “还不如从来就没打听到这个消息,我还能好受点。”

    柳东篱苦涩着脸,欲哭无泪呀。

    “我就是一个小小的武修,值当让我承担这么严重的事吗?”

    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柳东篱晃了晃手里的葫芦。

    哗哗的声音传来。

    葫芦震荡着,让柳东篱的手感受到些微液体来回碰撞的力量。

    “连酒都只剩最后一口了。”

    不愧是太玄境大能,喝酒都那么精准,一口一口喝下去,最后剩下的绝对够一口,不多也不会少。

    柳东篱自嘲的笑了一声,扬起葫芦将最后一口酒灌下,拍着毛驴飞驰起来。

    说实话,百里路程对柳东篱是小事,对毛驴却是十分严重的事,尤其是雪中行走更是十分严峻。

    若是往时,柳东篱早就撇开毛驴,飞天遁走,不消片刻就会坐在桐城关酒楼喝酒。

    可今天他却失去了往日的果敢,像个少女一样,多愁善感起来。

    显然,那个消息彻底搅乱了他的心,让他失去了方寸,乱了阵脚。

    垮垮垮,又一阵雷鸣般的马蹄声从柳东篱身后传来。

    柳东篱皱了下眉头,回头望去,正好看到又一对黑衣锦骑踏着冰冻的大地向他冲击而来。

    “又一队百人骑,如此急不可耐,看来那个消息一定是真的了!”

    柳东篱叹了一口气,再一次确认他所探听的消息的正确性。

    一把抓住毛驴颈上鬃毛,柳东篱连人带驴凌空而起,飞身跃下官道,一闪再闪偏离了正常路线。

    事已至此,柳东篱不能再自欺欺人了。

    毕竟是老走江湖的太玄境大能,短暂的迟疑可以有,短暂的迷茫可以有,但最基础的决断却从来不缺少。

    静静的看着黑衣锦骑第二个百人队从他身旁冲过,柳东篱大致的计算下路程。

    百里路,已将过半。

    略略环绕,最多百里就能到达桐城关。

    即使他探听的那个消息必然发生,高大雄伟的天下名关桐城关他不相信会轻易的被人攻破。

    柳东篱刚有所思,一阵混乱突然从前方传来。

    轰隆隆,哗啦啦...

    随后就是一阵怒喝叫骂。

    柳东篱诧然的勒住了毛驴,有些好奇的向前方眺望。

    一前一后,共有两百黑衣锦骑精锐,难道还有人敢触他们的霉头,跟他们挑衅不成。

    借着黑衣锦骑停下的机会,柳东篱悄然向前赶了赶,偷偷的看看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第一队黑衣锦骑奔行的速度极快,早将柳东篱的小毛驴落个没影。

    即使柳东篱想看都看不到。

    不过,第二队黑衣锦骑才刚刚从他身旁驶过,速度再快,落下的距离也不会很远。

    柳东篱向前悄悄一探,就看到不远的前方暴雪扬尘的,乱成一片。

    前方是个岔道,三岔路口处,两队人马对持而立。

    一面是散开阵形的百人铁骑,一面是聚集在一起的三十人骑兵小队。

    都是骑兵,一方人多一方人少。

    虽然黑衣锦骑将阵形散开,隐隐约约的摆出半包围架势,可人少的那队人马气势昂扬,不单没有惧怕,相反还大声叫喝着,丝毫不落下风。

    柳东篱看着这队骑兵闪亮的铠甲,锋锐的刀枪,还有那昂扬的气度,眼眸精光一闪。

    “全天罡队!什么时候出现这种可怕的骑兵,我怎么不知道?”

    柳东篱的目光从三十人身上一一扫过,心神陡然一跳。

    天罡境武修不可怕,可以说但凡达到中级的世家、豪门或宗门,主力几乎都是天罡境。

    可若有一队全由天罡境强者组成的骑兵,训练有素的情况下就太可怕了。

    整齐如一的队列,精准奇妙的变化,随意如心的配合,再加上强悍的身手,持久悠长的作战能力。

    这不是无敌是什么?

    可惜,兵甲装备有的是,天罡境高手也有的是,能将这些聚集在一起的不多,却也不少。

    偏偏能将这些条件全部大成,并能压服一切的兵家强人却是不多。

    毕竟养这样的队伍,有事时可扫平一切,没事时白养起来,耗资太过巨大。

    不是超级大势力,根本想都不要想。

    本以为是传说中的超强兵力,突然出现在眼前,虽然人数少了点,但仍让柳东篱呆愕了半晌都回不过神来。

    “你是何方势力,怎么出现在这里了?”

    “厉唯干什么吃的,把这么一队人马漏过来了。”

    “是不是接应那个老小子的,不用问了,把他们拿下再说。”

    还不待对方说些什么,这队黑衣锦骑已然七嘴八舌的做出了决定。

    甚至有几个性急的人已然张弓搭箭,瞄了起来,只等首领一声令下就大肆杀戮起来。

    他们这种姿态显然惹恼了对方,首领一声娇吒竟然抢先发出作战号令。

    首领,竟然是个女的。

    柳东篱眉头一挑,感到诧异时,耳边就听一阵弓起弦鸣。

    唰唰唰,三十名骑兵同时左手摘弓,右手搭箭,几乎不用瞄准,闪电般放出第一波箭雨。

    “好胆!”

    黑衣锦骑传出一阵喝骂,闪躲的闪躲,拨箭的拨箭,还手的还手。

    毕竟是人多对人少,即使三十人同时中箭,还会有七十人没有对手可以还击。

    怒骂声中,黑衣锦骑特有的凝重、强劲的气势已经远远的遥制敌兵。带着凶猛的毫不掩饰的暴虐,杀气腾腾、虎视眈眈的压制过去。

    就在中央骑兵抵挡时,左右两彪铁骑已经挺着长枪发起了冲锋。

    咄咄咄...

    长枪一挑,正中利箭。

    可惜黑衣锦骑没有料到对手尽皆天罡境强者,强劲的罡力附着在利箭之上,在骤然撞击中不但撞飞长枪,更将人生生撞下马去。

    首领脸色一变,厉声吼道:“玄襄,变阵!”

    “喏!”

    一声应喝,冲锋中的阵形瞬息转换。

    前列骑兵双手端枪,冲锋不变。中队人马拨弛侧行,一手持枪的同时,另一手已然从背囊里拔出标枪,远远投掷出去。

    一时间,标枪如雨而下,一根接一根的将敌人全部笼罩。

    精锐就是精锐,冲锋陷阵中变阵能如此快捷。

    不但错马前行时能及时变幻为遮掩,还有枪网如雨,长枪如林已做策应。

    无论什么时候都无法让人小觑。

    柳东篱惊叹一声,忍不住为三十骑小队感到担忧。

    不禁策驴前行,再度悄然向前靠近两步。

    哪知,面临如此严峻形态,那名女子人不慌不忙的高吒一声:“六花!防!”

    然后就见三十骑兵马头一拨,以女子为中心,五人一队,陀螺般一个旋转,鲜花般散开。

    五人一队,三防两攻。

    三杆长枪漫天挥舞,不曾将一根标枪遗落,不曾让任何一人伤及分毫。

    随行随转,随攻随防。

    任凭黑衣锦骑全兵压境,也不曾对他们造成丁点威胁。

    相反还在骑兵呈六花流转时,被陀螺转动的力量带离了方向。

    天罡境武者强大的力量,随着旋转之势产生碾压般的不可思议的效果。根本无需进攻,风车般旋转的同时,长枪轻易的将黑衣锦骑武器拨开,甚至是将整个人从马背上拨落。

    “散,团!”

    女子又一声吒叫。

    六片花瓣猛地向外一散,硬生生从黑衣锦骑队列中插进,一个旋转后猛地向回一缩。

    只见黑衣锦骑一阵人仰马翻。

    扑通扑通...

    无数人承受不住敌人强大的攻击,应声而落,然后在战马践踏下筋断骨折。

    如此情景落入柳东篱眼中,根本不是人多欺负人少,也不是势均力敌般的战斗。

    根本就是人少欺负人多,还是玩耍一般的欺辱、欺凌。

    “这是那里来的强兵,怎么从未听闻过?”

    柳东篱想着自己听到那惊天动地的消息,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神秘铁骑,心思更显沉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