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二十九章 刘锦的故事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一阵旋风打着呼哨从街头刮到街尾,旋起片片雪花蝴蝶般飘舞。

    将近半天的时间过去,雪粒终于变成了雪花,层层叠叠的将天地、荒野、城镇覆盖。

    柳东篱推起斗笠露出额头,微眯双眼看向前方。

    雪花飘零,将街道遮掩得烟雾蒙蒙、人影幢幢,根本看不清个数。

    柳东篱只能靠猜测,黑衣锦骑大概聚集了约有百十人的样子。

    “好英俊的大叔!”

    雷五行歪过头,透过斗笠正好看清柳东篱的样貌。他却没想到,柳东篱竟然是个漂亮的中年人,不由笑了。

    柳东篱撂下斗笠,扯过驴头躲在雷五行马后,透过雷五行和其他人身形交错的空隙看向前方。

    可是越看,柳东篱的脸色越是凝重,最后甚至将头探向左右,仔细巡视着。

    雷五行显然看出些什么,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问道:“大叔,这不是抓你的吧?”

    柳东篱一笑:“聪明,有快道能出城的吗?”

    雷五行没想到柳东篱竟然好不隐瞒,眉头一挑,看了看柳东篱,扭头又看了看黑衣锦骑,点头道:“有,跟我来。”

    一带缰绳,雷五行叫了一声:“三哥,你们几个先去随香楼,我去去就来。”

    雷洛天他们几个其实也听到雷五行和柳东篱的话,都眨了眨眼皮,懵懂的点了点头。

    黑衣锦骑显然有点嚣张跋扈,给人的印象不好。

    不过,不好是不好,却绝对是他们得罪不起的存在,此时柳东篱十分随意的告诉他们,自己就是黑衣锦骑抓捕的人,瞬间让人有些承受不了。

    “那个,你们几个家伙先去,我跟五子去去就来。”

    雷火车行这趟出行显然是以雷洛天为首,雷五行要搞事,雷洛天绝对不会不管。

    “五子,等我一下。”

    雷洛天飞快的吩咐一下,调转马头向柳东篱他们追去。

    “不用这样,你们告诉我一下就行。”

    柳东篱的速度并不快,很自然的让雷洛天赶上并超越。

    “得绕道。”雷五行飞速的解释道:“那道很繁琐,不熟悉路况容易走丢,相反更慢。”

    “哦!”

    看雷五行、雷洛天哥俩比他更急的绕过街头,直直的向一个小巷拐去,柳东篱无奈的应了一声,驾着毛驴追了过去。

    绕道,的确是绕道。

    沿着鸡肠巷道一阵东拐西拐,宛如走迷宫一般,不大一会儿的工夫,柳东篱几乎就能看到郊外略显荒芜的皑皑旷野。

    安化县是个小县城,没有什么特产,地理位置也不重要,商业农业交通是样样不行。所以他的格局很小,样貌很破败,就连城墙都低矮得不成样子。

    这也是黑衣锦骑为什么在县城里转一圈就走的原因。

    五尺高的城墙,残破不堪,随便一个年轻人,不用任何工具就能轻易的翻过来,翻过去的。

    别说武修了,连普通人都防不住,还守他干什么。

    堪堪来到城墙边,出现在柳东篱眼前的是个不小的缺口。

    在这儿,略略费点劲,别说人,连驴都能跳过去。

    “的确是个出城的好地方!”

    看到这段城墙,柳东篱都感觉牙疼。

    “岩州都这样了,你说要是鬼车、南禺袭来,这城墙能挡得住谁?”

    雷洛天看着破败得不成样子的城墙,也第一次感觉有点牙疼:“防君子不防小人!”

    “噗哧!”

    听到雷洛天的话,雷五行忍不住笑出了声。

    笑是笑了,柳东篱的话还是让雷氏哥俩心有感触。

    你说鬼车都已经侵入古州了,难保南禺不在那偷偷的琢磨着岩州。

    看一看安化这破城墙,想一想劈天盖地冲来的南禺大军。

    真动起手来,够一个冲锋吗?

    雷洛天无力的摇了摇头。

    一阵激烈的马蹄声暴然响起在耳边,三人抬头望去,正看到黑衣锦骑列着队从安阳城门鱼贯而出,毫不停歇的飚速前进。

    垮垮垮...

    马蹄声雷鸣般响起,震动着大地,卷起千层雪。

    随着马队迅速消失在眼前,在空中只余下一条长长的白色烟龙。

    “你不着急赶在他们前面吗?”

    望着黑衣锦骑逐渐远去的背影,雷洛天有些焦急的问道。

    柳东篱淡淡的道:“我只是不想被他们发现,麻烦。”

    “额,只是怕麻烦?他们可是黑衣锦骑呀!”

    雷洛天不信的反驳一句。

    柳东篱眼皮飞速的眨了眨,回头看着雷五行道:“黑衣锦骑,最近听过很多回,很了不得吗?”

    雷五行一愣。

    还不待他说话,雷洛天就叫道:“你连黑衣锦骑都不清楚,那你还敢得罪他们,大叔,你太牛了!”

    柳东篱略显尴尬的一笑:“这不,很少在岩州行走吗?不小心就这样子了。”

    雷五行有些狐疑的看了柳东篱一眼:“黑衣锦骑在岩州名头很亮,他们是齐王刘锦的贴身侍卫,也是刘锦军中最强精锐。”

    柳东篱又眨了眨眼睛问道:“刚才听你说,号称什么齐王。一个藩王国不是只有一个王爷吗?怎么又多出一个齐王来?”

    雷五行看着柳东篱道:“齐王,其实是刘锦自封的,算是匪号。他真正应该是豫侯世子,上任砀州豫侯世子,如果不是豫侯在他三岁时因病亡故,他应该是现任豫侯。”

    听着雷五行细细讲解,柳东篱明白了刘锦的来历。

    东陵王朝太过辽阔,辽阔到了东陵大帝无法自治的地步。

    因为中央大帝颁发一道诏令,用最快的速度从中州传递都要半年时光,完整的一个来回就得用一整年。

    到那时,什么事都晚了。

    所以,东陵王朝奉行的是王与诸侯共治天下,也就是将东陵大帝能垂直自治的中州外的地域划分为八个藩属国,交给八个****爷管理。

    岩州是汉中王的藩国封地,而岩州又与东陵王朝一般无二的划分为九州,其岩州就如中州般归汉中王直辖,其余八州再度交付给他的八子,八个侯爷管辖。

    砀州就是汉中王六子,豫侯的属地。

    正常情况下,任何一州属地在属侯无恙的情况下,是能代代相传的。

    可惜,上代豫侯因病亡故,当时的下一任豫侯,也就是刘锦才年仅三岁。

    原本这也没什么,毕竟千年以来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都是由辅臣授命辅佐,待侯爷成年再将权利交还。

    当然,也不是没有辅臣曾经起过杂念的。

    可侯爷封地毕竟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上面层层把控,任你有翻天的能耐也翻不了天。

    按照往年惯例,刘锦必须能接任豫侯之职。

    偏偏事情不是按照惯性发展的,在他继任时汉中王骤然出现在砀州,强硬的罢免他的侯爵之位,将豫侯指给了现任豫侯刘安,上任豫侯庶子。

    “嫡子侯爷莫名其妙的成了弃子,庶子相反倒翻身成了主人,如此变革任何人都接受不了。所以当刘锦成年之后,不知道多少次称汉中王处事不公,他不服。并叫嚣着他一定要翻天,然后当面去质问汉中王,嗯一个为什么。”

    “所以就他自号为齐王,是想与汉中王平起平坐的意思。”

    雷五行迟疑了下道:“应该是这个意思。”

    柳东篱摇了摇头道:“可是,看黑衣锦骑全身披挂,可不是一个弃子能养得起的。再说,如此精锐骑兵可不是光有财力就能训练而成的?”

    雷五行也蹙了下眉头。

    的确是这样,精锐强兵之所以是精锐,不是给人、给骏马、给披挂就能建成的。

    还必须有精通治军,善于训练的兵家大豪为他效命才行。

    想一想刘锦当时窘迫的状况,背后没有什么势力支撑是绝对做不到的。

    更何况,连古州的雷五行哥俩都知道刘锦自号齐王的底细,若说岩州没人知道,谁能信。

    叫嚣一定要翻天,叫嚣要去当面质问汉中王,还敢自号与汉中王平起平坐,刘锦之嚣张可想而知。

    而就这样,刘锦不但没事,还敢放任黑衣锦骑在安阳侯的靖州横冲直撞。

    “是呀,为什么呢?”

    雷五行挠了挠脑袋,心底突然一寒。

    平时说说笑笑的事猛地仔细一想,完全不一样,任谁都会感觉浑身发冷,心底发寒。

    “不想了,走了。”

    柳东篱身子一长,带着毛驴陡然飞了起来,瞬间跨越五尺城墙跳到墙外。

    “啊!”

    突然间的变化让雷氏哥俩脸色大变。

    跳出墙外,随便一个成年人都能,带着毛驴跳到墙外,对武修来说也不是难事。

    可柳东篱的动作却不一样,因为他难就难在柳东篱是坐在毛驴臀部,不动手不运气,仅是腰身一挺就带着毛驴跳过五尺城墙。

    这可不是谁都能行的,至少天罡境的雷洛天不行,真元巅峰的雷五行更不行。

    “太玄境大能吗?”

    雷洛天扯着嗓门吼了一句。

    柳东篱低声笑了一下,也不说话,脚后跟一磕驴腿。

    毛驴仰头一声嘶鸣,泼剌剌的跑了起来,沿着黑衣锦骑路过的痕迹向着桐城关方向跑去。

    “他,他向黑衣锦骑追了过去,他不要命了。”

    雷洛天脸色一变。

    “我在想,太玄境大能已经能飞天遁地,真要飞起来,黑衣锦骑连影都看不着。”

    雷五行脸色淡然的道。

    “能是因为天气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