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二十五章 授旗成军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背嵬军,骑兵部队。

    统领穆丰,副统领无知、断刃,麾下骑兵五百,步兵辎重一千。

    斥候军骑兵五十人,军使梁启文。

    先锋军骑兵五十人,军使段薇。

    左骑军一百人,军使吴桐;右骑军一百人,军使伍家侍;后步军五百人,军使李定;中骑军二百人,军使秦煌、副军使容欢、楚湘竹、岳鹏举、悲哥、高阳博;辎重军五百人,军使杨惠存。

    传令骑兵十人,什长海蜃。

    这是背嵬军并入阳州镇戍军后的正规建制,人马自然不是由镇戍军配置,而是各大家族陆陆续续赶来的支援。

    事情却是如楚湘竹所言,前几日,各位公子哥传信,各大家族迅速支援。可支援是支援了,带来的消息却有些不尽人意。

    不尽人意到不是说他们的家族不管他们,而是在这人心惶惶时,没有人太过注意他们。

    尤其是当他们参与龙尾山大捷的消息传回后,对他们未来的何去何从更成了难点。

    子息一多,人心繁杂。

    家家都有难念的经,手心手背都是肉啊,向着谁又不向着谁呢?

    所以,当重建背嵬军,为朝廷建功立业这个消息一出,不仅是各位公子哥喜出望外,背后的家族更是大喜过望。

    骚乱初起,虽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么出色的眼光,能看到未来定会战火连连。

    但世家就是世家,超越常人的思想和眼光,让他们在遇到事情时的选择就与常人不一样。

    常言说得好,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

    这是普通人的选择,世家信封的却是,鸡蛋不能都搁在一个篮子里。

    一个儿子能继承家业就好,其他儿子能选择什么就选择什么,最好都不要选择同样行业。

    于是,你家有马,我家有枪,他家派兵,他家给粮。

    短短几天的时间就让背嵬军从只有二百六十四人,无枪无马无粮,拓展成五百骑兵,一千步兵,有粮有钱有无数辎重的标准一卫兵马。

    故而被张禀特令成军,纳于他所直属的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司。

    所以说,有了张禀特令,背嵬军先天就不授任何人管理。

    当然,也不能说不受任何人管理,至少还有一个荀洛,平阳虞侯特使,镇卫亲军马军都虞候在穆丰之上。

    到这个时候穆丰才知道,原来荀洛接了平阳侯的杀寇令,潜入鬼车探听到很多东西,回转阳州汇报时发生了鬼车入侵,鬼窟起事,而后一连串两藩国十州闹事。

    事情糜烂到这个地步,汝阴王、汉中王如何想的,谁都不知道。

    平阳侯却是急了。

    晓之以理大之以义的恭请荀洛,并授予他一个实实在在的职位,不求其他,只为荀洛能再军伍之中方便一些。

    张禀是阳州镇戍军都指挥使,是汝阴王古州直辖。在阳州更是平阳侯之下的武官第一人,其下能与荀洛平级的都指挥使、都虞候不过五六人,也算是权高位重的军中大佬。

    至于穆丰这个背嵬军统领就很古怪了。

    正常独领一军的都是都统制,是位属于镇卫军都指挥使、都指挥使、指挥使之下的高官。其后才是统制、都统领,然后才是统领。

    一般府设卫,郡设所。

    五千六百人为一卫,每卫下辖五个千户所,一千一百二十人为一个千户所。

    正规统领是镇守郡所的军事最高长官,领兵千人。

    所以说,穆丰现在仅是一个小小的千人统领,尚不可成军。

    可他偏偏成为背嵬军首领。

    背嵬军,正规幡号,被张禀亲自授予旌旗。

    旆旗即军旗,能竖起旆旗的军队可不是先锋军,前军后军左军右军这种杂牌军。

    军,那可是指挥使的权柄。

    现在却授予穆丰,这么一个小小的统领。

    可想而知,背嵬军或是龙尾山大捷在张禀在平阳侯心中是什么地位。同样也能想象到,背嵬军的成立,旆旗的赐予在镇戍军产生多大的影响。

    不过,这一切都跟穆丰无关。

    这些东西他不会在意,他在意的是荀洛的话。

    揭阳一破,北舆、云中、绥陵定然不保,甚至若是有朔方、安阳方面的配合,才是对桐城关最大的威胁。

    如果桐城关被破,天堑变通途,古岩二州那时才叫真正的危险。

    荀洛的话,穆丰讲给秦煌、容欢、楚湘竹等人听。

    瞬间,所有人脸色都是一变,再也坐不住了。

    成军之日,接收旆旗之后,穆丰与授旗的镇卫亲军步军都虞候,也是张禀亲子张珣密语一番,就接着手令,带着刚刚成军的背嵬军连夜赶往桐关城而去。

    背嵬军,人马从二百六十四人扩充到了一千五百人,膘肥马壮,事物不缺,可实际上战斗力严重下滑。

    说他是散兵游勇算不上,所是乌合之众也有点亏欠。

    毕竟这些人的个人武力不能小觑,但若与正规军相遇,动起手来,穆丰真不看好。

    因为他们缺少正规军最大优点,那就是规矩。

    军容、军纪、军规,还有就是阵形与配合。

    这个没的说,穆丰别的不说,训兵是他最强之处,毕竟岳家军那只精锐部队背嵬军就是他一手训练出来的。

    无需特意整训,都是武修,这支部队最差的也是修身境巅峰。

    穆丰花点心思将全军摸索一遍。

    一路行军,一路特训,千里行程过后,所有人的心思全变了。

    尤其是公子哥们,这个时候看向穆丰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容欢、楚湘竹、秦煌他们还好说,岳鹏举是完全贴在穆丰身后,满脸热切的寸步不离的伴随左右。

    岳鹏举是武修不假,但他更认为自己是兵家的传人。

    可惜,他跟随山中老人多年所学,只是纸上谈兵,不仅没亲身指挥过部队训练和战斗,连接触都没地接触。

    而今天,他看到穆丰随口指派,随意训导,一千多人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向正规军演变,并且一日强似一日,一日强似一日。

    等他们来到桐城关下,穆丰更是直接向桐城关卫军申请了一块驻地,开始了真正的整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