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充满诱惑的提议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正午时分,烈日正灼。

    入冬时节竟然是一个难得的好时光。

    秦煌以为,这是因为山林大火的原因,容欢几人点头认同。

    此时距离大战已经过去半日,有断刃和百十个天罡境高手在,龙尾山的大火并未蔓延整座山峰。

    在山腰处开始,龙尾山左右皆被他们通开一条十余丈宽的隔离带,将大火牢牢束缚在山腰下。

    “十里长龙,龙尾山这半年是废了。”

    山上山下,五百官兵直到此时脸上的震惊还未能消散。

    “废了也好,至少鬼车蛮想要兵发河间府,要多跑几十里路。”

    两名校尉站在山顶看着渐渐行至山脚下的穆丰一行人,脸上多出一分感激一分敬佩,还有一分不敢相信。

    任谁看到山路间的人间惨象也不敢相信,造成这种奇迹的是这二百多人。

    二百多人灭杀六千骑兵,谁敢相信。

    其实穆丰都不敢相信,他原计划是狙击,造成最大程度的杀伤力。

    他第二计划是火攻不假,可在没有任何后勤补给的情况下,他也不敢保证火攻能有多大作用。

    至不过,疾风大将用自己的生命为他填补上最大缺陷,后果让他自己人消化了。

    所以说这场奇迹应该是,穆丰加上疾风大将再加上背嵬军,共同创造而成。

    半日过去,龙尾山大火渐渐衰落,只消稍加看护已经造不成太大影响了。

    而阳州卫军也听从都指挥使张禀派遣,将穆丰一行替换下来。

    不仅如此,他们还在山下数里外为背嵬军准备一顿丰盛的美食。

    “可惜,没有美酒!!!”

    原本半日时光里,都被腥臭熏烤味道包围的公子哥们早就没有了胃口,但在这安全舒适环境里一放松,立刻感觉异常疲惫。

    突然间,让他们想起美酒的芬香来。

    “这是行军打仗,你还想喝酒,美死你!不过这要是有杯酒润润喉,的确是件极美的事情!”

    有人想喝酒,自然会有人反驳。

    可惜反驳来反驳去的,他自己也不自觉的舔抵起嘴唇来。

    是啊,大战过后,要是有杯烈酒润润喉,的确是件极美的事情。

    穆丰躲在偏僻的角落,只有悲哥陪他静静的坐在那里。

    武修吃东西是非常快的,尤其是大战过后,一顿丰盛的肉食过后能极大的补充消耗的精力。

    甚至饭后一碗充满元气的药膳,不仅能补充了消耗,还能进一步增进元气的增长。

    这种待遇,除了顶级世家外,也就军队高层才有这种供给。

    药膳一口吞下,许多人突然对背嵬军就此解散,多了几分想法。

    “这位张军侯目的不纯呀!”

    穆丰幽幽叹息一声。

    “有目的才证明有价值,就怕送上去都没人看。”

    咔咔咔,脚步声传来,秦煌的声也毫不遮掩的在穆丰身前响起。

    穆丰抬头看去,正看到秦煌、楚湘竹、容欢出现在他眼前。

    “哦!”

    穆丰很是认真的看着秦煌,嘴角噙着一丝意会不明的笑意。

    “你想说什么?”

    秦煌翻了翻眼皮,直接走到穆丰对面盘腿坐了下来。

    穆丰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眼,看着秦煌大马金刀盘腿而坐的姿态忍不住笑了:“你这架势很是大气啊!”

    “大气什么?”秦煌一翻眼皮道:“说说,下一步你想做什么,背嵬军,真的解散了?”

    穆丰收回笑意,身子一挺,正直腰身看着秦煌道:“不解散,又如何?都是世家子弟成不了私军。难道你还想编入正规军啊!哼,死都不知道咋死了。”

    秦煌脸色变了变,有些不知如何辩驳是好,为难的扭过头看着楚湘竹。

    “穆兄...”

    楚湘竹向前走了两步,郑重的向穆丰一抱拳。

    “楚公子,有事您说!”

    穆丰身形一长,嗖的一下站了起来,叉手还礼。

    “好了,好了你俩就别恭敬来恭敬去的了,都不是外人,有事直说。”

    秦煌有些不耐烦的扒拉下二人,随后扯着脖子叫了起来。

    “织虹,织虹,把我的雨后春芽泡两杯拿过来。”

    不远处站立的织虹,纤声细语应道:“马上就好,少爷。”

    楚湘竹无奈的摇了摇头,向穆丰一伸手,礼让道:“穆兄您坐。”

    穆丰点了点头,率先坐了下来,正色看着楚湘竹。

    楚湘竹叹息一声道:“今日之事,恐怕无须湘竹说些什么,大家可能都知道,孝家,必然参与其中,而且可能还在某处占据主导作用。”

    穆丰等人同时点头,却没人说话。

    楚湘竹又道:“其实,在他们举事之前,有意会过我,我也曾猜测他们有大事发生,只不过...”

    一声苦笑,楚湘竹的笑容充满了苦涩。

    “我没想到他们会搞的这么大的事,根本无法挽回。”

    确实,孝家参与的事实在太大了,已经牵涉到谋危社稷、背国从伪这十恶不赦之大罪。

    除非推倒东陵王朝之外,任谁都无法挽回。

    “当然,楚某家世倒无可担忧,但涉及外事之广却让湘竹心思难耐。”

    说着,楚湘竹向十数丈外二百多人处瞅了一眼。

    这一眼,就让穆丰懂了。

    孝家触犯了谋反、叛国两条大罪,原本当诛九族。

    可,想一想,当世顶级世家,联姻遍布天下,而且都是顶级世家、顶级豪门,如楚家一般,谁敢诛其九族,还不惹翻半个天下啊。

    所以,楚家并不怕什么。但从背嵬军这里想一想就知道,顶级世家不怕什么,弱小世家呢?

    能搅动鬼车、南禺、东陵王朝三个国家,古、岩两大诸侯国,十几个州的大事,牵涉之大能用一个广字来说吗?

    楚湘竹转过头来,认真的郑重的看着穆丰道:“穆兄为难之际创建背嵬军,二百六十三人,四十三个世家。如若仅是将他们安全带出还没什么。但穆兄带领二百多人却建下如此不世功绩,可知有多大影响吗?”

    穆丰有些愕然。

    要说穆丰这个人,跟随岳飞久了,很多地方不知不觉的受到岳飞性格影响。

    他学到了岳飞的优点,天生勇武,不仅是个冲锋陷阵、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猛将,更是个胸藏万点韬略,能统三军,能将将者的帅才。

    可惜,他同样学了岳飞的缺点,那就是刚烈外露、桀骜不驯,长好意气用事,是个不通政治的白痴。

    他想打鬼车,想为河间府做点事情,于是他就直言不讳的讲给公子哥们听。有人听从了,背嵬军就建立了,而后,在他展尽一身所学的情况下,获得了龙尾山大捷。

    在此期间,背嵬军的建立对公子哥们有什么影响,他没想过。

    龙尾山大捷对他、对公子哥们、对鬼车国、对古岩二州有什么影响,他同样没想过。

    直到此时,经楚湘竹提起,他才恍然。

    这是名,是声望,是巨大的让任何人都无法忽略的声望。

    似乎看到穆丰懂了,楚湘竹才笑着向后点了点。

    “他们,名义上是四十三家少主,可实际有三十九家非嫡系少主。”

    楚湘竹的话语顿了下。

    穆丰瞬间又懂了。

    非嫡系少主什么意思,那就是当不得下一任家主,却又对下一任家主有一定威胁。

    是属于鸡肋一样的存在。

    穆丰第一次认真的看着一堆堆一块块,散开分成无数处的公子哥们。

    他们的来历、所学、所长甚至是性格优劣都被穆丰记在心里。

    经此一役,他们对穆丰来说,已经算是不是朋友的朋友了。

    现在是下午时分,有正规军保护,安全而又悠闲,不少人已经开始跟家族里联系,兴奋的汇报着昨日至今日的经历。

    厮杀和所得,显然已经超出家族人的想象。

    自然,他们也给家族带去了难题,一个十分不好处理,甚至会动摇家族未来安排的难题。

    “他们,有了希望。”

    楚湘竹的声音突然加重,重重的在穆丰耳边响起。

    “希望!!!”

    穆丰有些懵懂的看着对方。

    楚湘竹重重的一点头:“其实他们都知道,家主之位看似很近,其实离他们真的很遥远,远到遥不可及,只能在梦中畅想一番。可是,龙尾山大捷却让他们看到了一线希望,一线将梦想变为现实的希望,所以他们的心不稳了。”

    穆丰一蹙眉头,有些不安稳的扭了扭屁股。

    家族里对于家主之位的争夺是十分残忍的,血腥、冷漠,没有人情,没有人性,残酷到了极点。

    穆丰也好,高宠也罢,虽然到了南宋时期家族衰落,但毕竟是顶级世家后裔,有些事情因为子息单薄没有遇到过,可听也听烦看。

    争权夺利这些事,有时没有希望并非完全是坏事。

    最怕的其实是有希望,希望还不大。

    显然,这些公子哥正是被穆丰带到这种尴尬的地步。

    恐惧、胆怯、纠结、冀盼、希冀,一时间,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都出来了。

    “其实,也不见得都是坏事!”

    楚湘竹的声音再度在穆丰耳边想起。

    “如何?”

    眼眸闪了闪,穆丰突然笑了。

    “我建议,把背嵬军继续带下去,帮助他们,一步一步的将希望变大。”

    楚湘竹也笑了。

    “嗯,满是诱惑的一个建议。”

    穆丰认真的看着楚湘竹。

    楚湘竹耸了耸肩头,十分洒脱的一摊手:“对你,对我,对我们其实都满是诱惑。”

    “嗯!”

    “不是吗。”楚湘竹认真的,好不躲闪的看着穆丰,四目相对,没有任何躲闪:“要知道,无论怎地,你都是背嵬军创立者,我都只是背嵬军中一个小兵。”

    “一个小兵!”

    穆丰缓缓的坐了下来,看了一眼楚湘竹俊美的脸,转过头又看了一眼摆弄着茶具的秦煌,还有一脸冀盼看着他的容欢、岳鹏举。

    这几个家伙,包括高阳博、海陵,都是家族嫡传少主,是任谁都推不开搡不动的家族下一任家主。

    不过家主是家主,楚湘竹和容欢穆丰不熟悉,秦煌和高阳博他却知道。

    这两个家伙其实继任家主多多少少都有点缺陷。

    秦煌是从小不是在家族里长大,而是跟随山中樵夫学艺,对家族里上上下下并非太熟悉。当然,也许期间还有什么事,只不过他不知道而已。

    高阳博是太有个性,也太过娇气,因为忍不住痛苦,不愿意修习家传绝学而离家出走。

    这样的家主显然无法让家族长老任何,进而将整个家族托付。

    背嵬军,他们如此用心,仅仅是为了其余三十九家公子哥的希望吗?

    穆丰笑了:“是因为围猎吗?”

    楚湘竹一愣,随即点头道:“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围猎。”

    穆丰也是一愣,他倒是没想到楚湘竹如此干脆得承认了。

    “其实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也没有必要隐瞒。”

    楚湘竹很坦诚。

    随后向身后一招手。

    远远的,与秦煌四剑婢身旁站立的四个金带少年中走出一人,捧着一个剑匣走到楚湘竹身前。

    楚湘竹抬手结果剑匣,走到穆丰身前,轻轻的将剑匣放下。

    挥手示意穆丰。

    穆丰有些茫然:“什么意思?”

    “听过秦兄提起,穆兄使得一手好剑,金乌障刀难竟全功,湘竹甚是惋惜,正好揭阳逃难中从摘星楼带来一柄好剑,赠予穆兄。”

    楚湘竹表情谦和的一笑,却让穆丰不禁愕然。

    “四韵剑,绿竹衣,君子谦和,其坚如玉。额,楚公子说话一向如此直白吗?”

    瞬间,楚湘竹的话语、表情和举止行为,让穆丰理解为既然话和你说不通,那不如,你办事,我花钱好了。

    “直白!!!穆兄是这么理解的吗?”

    穆丰的表情落入楚湘竹眼里,瞬间秒懂,顿时一张俊白的脸涨得通红。

    “收下吧,这个提议很好。”

    突然,一个敦和的声音在两人耳旁响起,同时一张大手落在剑匣之上。

    “谁???”

    直到声音在耳边响起,大家扭过头来时才发现,一个灰衣中年竟然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们身旁。

    秦煌、楚湘竹、容欢、段薇、高阳博、岳鹏举以及秦煌的四剑婢、楚湘竹的捧剑四童子才齐齐一声大喝,不约而同的动起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