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二十二章 推演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梁启文悄然回到容欢身后,静静站立。

    段薇走到高阳博身侧,横眉冷目、低声细语的不知说着什么,反正看高阳博的脸色十分不好就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李定、伍家侍、吴桐几位首领先是呆愕了一下,随即比比划划的将所有公子哥聚集在一起,凑着脑袋嘀嘀咕咕研究起来。

    无知断刃走到穆丰身旁,高声叫道:“秦煌、容欢、岳鹏举、楚湘竹、段薇、十六郎你们几个过来。”

    轰的一声喧哗,公子哥以及随从们同时抬起头看向穆丰他们。

    穆丰抬头看了眼无知召唤的这几个人,也是心头一跳。

    这几个人,除了岳鹏举外,都是顶级大世家。

    无知召唤他们定然又有大事发生。

    想到这里,穆丰脸色凝重的看着无知。

    无知脸色有些发苦的叹息一声:“小弟啊,有件事可能你还不知道?”

    “怎么了,无知前辈?”

    秦煌他们赶到时正听到无知这句话,顿时也心生不妙。

    无知咧了下嘴:“鬼车犯边、鬼窟揭竿,不是揭阳一处。我听阳州军阵都指挥使张禀邸报所言,岩州动乱,共有六州起事。甚至就连阳州也有三州动乱。”

    “什么???”穆丰脸色一变,仍不住问道:“是那三州动乱?”

    “崖州、渚州、滦州。”无知道:“前时,我们就知道有四宗三山共襄起事,还以为不过是九方阴借调的人马,现在三州共同起事才知道,他们参与极深。”

    穆丰眼眸眯了又眯,山王寨是崖州三都府的绿林盟主,破军山是渚州绿林盟主,神射山是滦州绿林盟主。

    三州绿林盟主,虽然名义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可暗地勾结连环,枝枝蔓蔓盘结出多大的势力谁都不知道。

    这是要出大乱子的苗头啊。

    “滦州、兴德府、小牛庄...”

    穆丰回头眺望,柳家所在的西南方向,沉吟了许久许久。

    无知知道穆丰心里所想,拍了拍他的肩头:“柳家,实力极其强悍,神射山如果不想死,定然不会轻易触其霉头的。”

    穆丰勉强咧嘴笑了笑:“我知道,就是有些担忧。”

    “怕什么,别忘了,柳家背后还有个柳大侠。”

    无知不在意的笑了。

    “真惹恼了柳家,别说九方阴,就是五大道君的张姒也白搭。”

    柳家,惹恼了柳家,就是五大道君的张姒也白搭。

    听到这几个字眼,看到穆丰惴惴不安的样子,秦煌、岳鹏举、楚湘竹几人心头猛然泛起两个人影来。

    弹龙剑法,荀洛。

    柳东篱。

    世人皆知,大侠荀洛最亲近的好友就是柳东篱。

    轻功大家柳东篱,是全天下唯一凭借轻功能硬抗凝魂境的太玄境大能。

    不不,应该说他是大能中的大能。

    柳家能有这样一个人物,谁敢轻易招惹他们。

    “不能这么说。”

    穆丰摇了摇头,无知他们十分乐观,秦煌等人更是不会相信柳家会有事。

    可穆丰的想法与他们不一样,他是经过乱世的人,在乱世摸爬滚打数十年,什么样的事情没见过。

    乱世之人其疯狂,不可以常人喻之。

    可惜,这里他还没有找到荀洛,再加上距离太过遥远,不可能因为一个臆测就呼呼呼的跑回去。

    看看这里朝廷会做何处理,阳州都指挥使张禀,要做出什么决断吧。

    简单两句闲聊过后,所有人都沉默下来。

    尤其穆丰更是隐隐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妙,似乎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鬼车寇边与古、岩两州内部动乱比起来,已经是件小事了。

    小事,真的只是件小事吗?

    穆丰又一次盘坐在地上,拾起一根木棍在地上乱画起来。

    嗖,秦煌占据了穆丰左侧,能看最仔细的位置。

    嗖,岳鹏举盘坐在穆丰右侧,同样是观看的最佳位置。

    无知想了想,抬脚挨着秦煌坐了下来。

    嗖,断刃紧跟着站在岳鹏举身旁。

    什么意思?

    所有人都不明所以的看着秦煌四人。

    他们没见过穆丰比比划划的能力,自然不理解秦煌他们对此情况的重视。

    穆丰别的本事不说,单单是对时局、对战局的推演和把握,在秦煌他们眼中简直推崇至天人。

    这不是没意义的崇拜,而是他们亲眼所见,其后又亲身经历得出的结果。

    要知道,仅是两天所见所闻,加上秦煌给他的一点信息,就让穆丰推演出四宗三寨一道的图谋。

    仅是通过海陵、海蜃只言片语就得出,龙爪峰刀剑争锋有大阴谋。

    如此所为,穆丰即使算不算神机妙算,至少比他们是强多了。

    楚湘竹、容欢、段薇、高阳博、悲哥他们不知道这些,正有些迷糊。

    海蜃却不是,眼前这些人,不是大高手就是大世家嫡子,以他的身份和身手不足以上前,却挡不住他知道的多呀。

    在看到楚湘竹等人迷糊的时候,灵巧的凑了过来,低头述说起穆丰的奇妙经历来。

    “原来如此!”

    听海蜃叙说过后,恍然大悟的众人齐齐围了过去,将穆丰团团包围在里面。

    “鬼车入侵点、鬼窟揭竿处、古州三处、岩州七处。”

    穆丰又画了一副地图,极其简陋的古州岩州草图,星星点点的标记着他喃喃自语的地点。

    无知、断刃、楚湘竹他们其实都不是古、岩两州的人,对地图的对错不太清楚,海蜃和岳鹏举却不同,他俩是正宗的岩州人。

    海蜃大胆的拨开众人凑到近前,仔细看了看草图,抬眼又看了看岳鹏举,看到岳鹏举认同的目光,认真的点了点头:“嗯,大致差不多。”

    “这里、这里、这里是鬼车前几次入侵地点。”

    穆丰又把南禺绥陵云中这几个入侵地点标记上去,看了半晌忍不住摇头叹息一声。

    “可惜,不知道鬼车国内兵力分配,也不知道古岩二州起事的时间和顺序,更不曾实地堪舆过鬼车入侵地点状况,很多事情不好随意判定。”

    很是奇妙,空口凭说大家还没有感觉到什么,可当眼前这幅草图绘在那里时,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森寒从心头升起。

    鬼车第一年和最后一年选择的都是揭阳县,其后五年五变,直指边疆要害。

    其后虽然知道古、岩二州有人闹事,感觉有些严重,却也没人把他太当一回事。

    毕竟,古岩二州何其辽阔,真要想把他搅个天翻地覆,地动山摇,得多大的势力,要多少人才行。

    可是当穆丰这幅草图出现在他们眼前时,所有人都感觉到,大事不好。

    因为古州三处岩州七处动乱地点,正犹如十柄尖刀般,将两州牢牢的定在那里,一动都不能动。

    同时还有六处地点隐隐呼应着鬼车、南禺六年寇边的那六个入侵口。

    “不是随意而为,所有一切都是早有预谋!!!”

    无知抬头看着断刃,看着秦煌、楚湘竹等人,忍不住发出一声长叹。

    秦煌、楚湘竹他们眼眸几乎同时眯了起来,瞳仁缩了又缩。

    断刃也有些震撼的抬起头:“虽然不知道鬼车国内兵力分配,也不知道古岩二州起事时间和顺序等事,但不耽误我们对事态的判断。这是要出大事的预兆!!!”

    无知缓缓站了起来:“我必须要去见张禀,小弟,你和我一同去吗?”

    穆丰略略沉思了一下,摇了摇头。

    无知也不在意,他知道,武修很少喜欢跟官府朝廷的人打交道。

    有眼下这幅草图,穆丰见不见张禀意义已经不大了。

    原本他想让穆丰去见张禀,也是为了替穆丰引荐一下。

    毕竟多个朋友多条道,初出江湖的穆丰认识一下张禀这位古州高官,没坏处。

    不过,无知转眼想到荀洛,不仅又笑了。

    穆丰背后有这位大神在,认识不认识这些人显然对他,并不重要。

    无知没做休息,急匆匆的离开了龙尾山。

    断刃孤寂的站在那里,不言不语,也没人敢靠近他。

    所有公子哥都以秦煌、楚湘竹、容欢这一众顶级公子为中心,争先探讨眼前时局。

    穆丰自己一人站在山巅,鼻口间嗅着山下飘来的焦臭血腥味道,嗅着林木燃烧的炭火味。

    没人打扰他,只有悲哥静静的站在他身后,有些心疼的看着穆丰。

    这场战役,悲哥经历的是末尾,却系无巨细的听海蜃为他讲解过战役全过程。

    他知道,这看似轻松的战斗,消耗师兄多少心血和精神。

    战斗结束,本以为能轻松一点,却又从无知那听到更加严重的消息。

    谁都知道穆丰刚才那番简单的推演,其实并不简单,对心血的消耗必然十分巨大。

    没人打扰他,其实就是想让穆丰好好的休息休息。

    可是,穆丰能安稳的休息吗?

    此时穆丰其实再为荀洛、柳东篱担忧着。

    还是前几日,穆丰准备夜袭山王寨时,秦煌命手下为他收集的荀洛他们的消息。

    消息上说,三个月前,有人发现柳东篱在鬼车国一闪而逝。看到荀洛单人一剑在三位太玄境大能围攻中,斩杀一位太玄大能,重创两位,然后飘然而走。

    虽然这一战说明荀洛无敌英姿,可三个月以来再未听到荀洛、柳东篱的任何消息,不能不让穆丰为他们感到担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