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二十一章 善后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鬼车国三千大军的结局,在无知、断刃到来时就已经决定了。

    太玄境大能的威力有多大就不说了,真正让人兴奋的是,无知他们到来,意味着已经联系上河间府,意味着此后的事由朝廷接手了。

    大战结束,鬼车大军几乎死亡殆尽。

    其实这一战,无论是三千疾风骠骑还是三千铁甲狼骑,真正被背嵬军斩杀的人不多。

    三千轻骑多数死于坚石壁垒和自相践踏,三千铁骑更多亡于火攻和战后的窒息。

    火攻实在太残忍了。

    可要不用这么残忍的火攻,二百多人的背嵬军面对凶残的六千骑兵,都不够一轮践踏。

    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个道理大家都懂。

    面对如此大捷,除了兴奋之外谁都不会圣母婊的去谴责穆丰。

    甚至因为看到无知,看到断刃,知道已经联系上朝廷,心里突然安稳下来。

    身心舒畅的开始享受胜利的愉悦,同样也有人开始惆怅,朝廷大军到来后他们要何去何从。

    好男儿,没有不向往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或是纵横驰骋沙场之上的一天。

    武修更是如此。

    尤其这些有过沙场征伐经历的公子哥,更是跃跃欲试下一次征战的到来。

    无他,因为不过瘾。

    事实就是如此。

    虽然今天这场对决,背嵬军大获全胜。可真正获胜的原因还是取决于穆丰的多方算计,实际上真刀真枪砍杀的时候不多。

    也就穆丰面对疾风大将和赫力卜时有过两场大战。

    至于公子哥们,根本就没遇到真正的危险,最多不过是最后一场厮杀显了显身手,主力还是天罡境,而不是他们。

    真的不过瘾,还想堂堂正正的打一场。

    想到这里,几位公子哥凑到一起,呼啦啦的向穆丰围了过去。

    穆丰现在轻松了许多,至少不用背负二百多人的生命安危。

    这一场战斗,说实话对他来说还真不算什么,只能称之为热身吧。

    哦,连热身都热的不过瘾。

    不过,到了东陵大陆,他想追求的只有武道一途,至于其他,他真的不想背负太多。

    嗯,偶尔有沙场征战调剂一下也不是不可以的。

    穆丰突然发现,前世多年沙场生涯已经深深的融入他的身体和心灵。

    一身武功被废时还感觉不到,可现在,武功已然恢复,甚至更上一筹时,深入骨子里的东西一朝激发,立刻觉醒。

    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并非是束缚,而是享受。

    穆丰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极目远眺,他的目光透过熊熊火焰,看向龙尾山脚下。

    那里的战斗也已经结束,正由段薇带领着迅速往回赶,准备归队。

    显然,先锋军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但他们还是十分担忧诸军的伤亡,毕竟是将近三十倍差别的悬殊之战。

    “哪是?”

    穆丰的目光扫过先锋军,瞬间,他的眼神紧紧盯着段薇身旁那几个人。

    那个是师弟悲哥,那个是悲哥好友十六郎,那个是...

    穆丰眼眸间寒光一闪,目光炯炯的盯着悲哥身旁一个俊秀绝伦的少年。

    “楚湘竹...”

    “没想到,他会来吧?”

    无知抬手凌空,一股强大气流凭空压制下来,即将吞吐到山顶的火流瞬息被压灭。

    气流滚滚,浩浩荡荡的向前冲击过去,一路所过,无论树木、碎石尽皆被荡平一空,势无可当。

    无知手臂反转间旋绕。

    燃烧的树木、烫红的岩石都如同被一只大手凭空捕抓一般,抖手扔到山下。

    转眼间数十丈长的通道将山顶山腰格挡成两块。

    一块从山腰一直连接到山下,通天大火炽烈燃烧着。

    残尸断臂、破败兵甲,还有那如浴如洗的血红地面在熊熊烈火中化为乌有。

    另一块是山腰以上,被浓烟笼罩的山顶,只有这里还有着郁郁苍苍的茂密深林,可惜经过背嵬军一翻破坏,一簇簇也都宛如秃疮般的丑陋。

    “经此一战,十年都未必能恢复回原先的美丽。”

    穆丰身形一转,看着被他们破坏殆尽的龙尾山,悠然一声慨叹。

    “小弟,你怎么就没有年轻人的心态,总是这般老气横秋呢?”

    看到穆丰如此不配合,无知有些无奈。

    穆丰淡然一笑:“同族内还亲疏有别呢,更何况只是姻亲。”

    “你能肯定,是孝家?”

    无知眨了眨眼睛。

    穆丰伸手点了点道:“鬼窟、孝家,有必然间的联系。”

    无知不置可否的问了句:“是吗?”

    穆丰眺望着距离他越来越近的悲哥道:“是与不是,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只是想找...”

    余音渺渺,他突然收住了嘴。

    想找荀大侠吗?

    无知粲然一笑也停下了话题。

    荀洛的名字,实在不适合在这种大众场合提到。

    “师兄...”

    人影一闪,悲哥静静的站在穆丰身前。

    “师兄...”

    十六郎高阳博不知如何,也跟着悲哥叫起师兄来。

    不是勉强,这句师兄叫得绝对实心实意。

    “首领,段薇先锋军前来复命。”

    段薇笔直的站在穆丰身前,从她伊始,笔直的站着三十人。

    整齐如一浑如标枪般的站立,不见丝毫勉强和不耐。

    一路赶来,先锋军已经见到山脚下,浑如地狱般的景象,见识到山路两侧二百背嵬军无一遗漏。

    如此战绩早就征服了他们桀骜不驯的心。

    这一刻,穆丰就是他们的首领,上有所命无有不从的首领。

    “段薇!”

    “喏!”

    “统计人数。”

    “先锋军首领段薇,其下三十人,实到三十一人,无一人伤亡,报告完毕。”

    “无一人伤亡,好好,解散。”

    战斗结束,所有人都汇报完毕,段薇是最后一军。

    背嵬军全军二百六十三,重伤不多,小伤无数,不过对无一人身亡来说,已经不值一提。

    无知去而复回,将眼下情况通知给河间府,通知给阳州军镇都指挥使张禀,因为担忧穆丰一行,所以他留下海陵、尤中会独自赶回。

    断刃同样带着悲哥、楚湘竹和高阳博三人联系上揭阳县零散兵勇,也是因为担忧穆丰一行,又特意带着秦煌四剑婢赶了回来。

    事情发展到这里,背嵬军的使命全部完成,下一步如何已经不由他们所能控制的了。

    索性穆丰将背嵬军解散,至于各位公子哥或是通过桐城关回归岩州,或是通过河间府各回各家,何去何从,只能由他们自行决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