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一十七章 火攻(下)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一根火把飞落。

    长枪急出,于半空中精准的将火把击飞。

    炭火崩散火星四溅,而就在火把即将落地时,穆丰脚步轻移,瞬间闪到火把后面。

    凌空一腿扫出,正中木把,火把带着呼啸再度飞击狼骑面部。

    一根、两根、三根...

    无数根火把从山顶飞落,带着熊熊燃烧的火焰。

    仿若流星坠落,划破天空,又若天女散花,布满人间。

    铁甲狼骑也是了得,不管有多少跟火把迎头跌落,全都被他们丝毫不让的挑飞、击落,竟不曾有一人中招。

    原本若只是这样的话,火把只能算是骚扰,还是不伤点点的骚扰。

    可是别忘了,铁甲狼骑面前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穆丰。

    穆丰此时展开身形,杂耍般的跳来跳去,两把弯刀漫天飞舞,两条长腿也踢出花来。

    飞起飞落,飞起飞落的,任何一根火把都不曾被他遗漏。

    弯刀挑起的火把回击狼骑正面,双腿挑起的火把急冲座狼。

    座狼与蹈风马一样,都是异变了的野兽。

    虽是异兽,更被驯服得能听人言能懂人语,颇有灵性。

    可惜,对火的畏惧,是禽兽的本能。

    如有束缚强令,还能稍好些,可当明晃晃的火炎直扑眉眼时,任凭狼骑如何喝止,天性仍然让座狼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惧,连连后退。

    而当漫天跌落的火把第二次、第三次飞扑过来,连狼骑都没有工夫勒令座狼的时候,慌乱退走就再也避免不了了。

    望着再一再二再三再四狼狈退走的铁甲狼骑,穆丰的脸上终于露出开心的微笑。

    弯刀飞出,俯身拾起两根长枪,穆丰顿时精神一长。

    身形微动平底幻出无数身影,连挑带踢的将火把疾飞的战线越拉越长。

    战线一长,火把投射的速度自然有些变慢。

    嗬嗬嗬...

    百十骑铁甲狼骑竟然被一个人和一堆火把逼退,这些人不能去怨座狼畏火,就只好将一肚子怨气撒在满天火把之中。

    一枪枪重击落下,瞬间木把迸碎,炭火崩散,洋洋洒洒的铺满一地。

    可惜,铁甲狼骑绝没有想到,正是他们这个充满了泄愤的动作,加速了他们的死亡速度。

    因为火把虽然燃烧,可制作火把的木把并非干木,而是辎重营一天一夜匆忙粗制而成,尚且带着浓重的湿气,要不然也不能在燃烧时冒起浓浓黑烟。

    再加上背嵬军是匆忙成军的,别说后勤辎重了,连吃食都需要就地拾取。

    所以,火攻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计谋,真正行动起来尚差许多条件。

    可铁甲狼骑刚刚泄愤的举动让穆丰眼眸突然一亮。

    巨木、木棒、木条体格稍大,点燃可以,燃烧却是不易。甚至单独拿出来,都是默默的冒着黑烟,难得看到燃烧的火焰。

    此时被狼骑一枪击碎,散落一地时,却让剧烈燃烧成为可能。

    别忘了,在铁甲狼骑赶来之前,疾风骠骑可是受到不只一次的投枪袭击。

    那散落一地的投枪同样是长木短木制成,更被疾风大将精血所化的烈焰引燃,尚在熊熊燃烧。

    “滚木!”

    穆丰闪动身形追击过去时,一声巨喝脱口而出。

    呼呼呼...

    火把应声而停,随即十数根巨木从山顶滚落。

    对,不是投掷而是滚落。

    投掷是顺势而为,飞天而行。

    滚落却是贴地滚动,随势而变,跌跌撞撞的没头没尾的从山顶一路滚动下来。

    遇到山势平整时会横行滚落,可要是遇到凸起的岩石,陷落的坑道时,谁都不知道他会变更到什么方向,改变什么成姿势翻滚下来。

    花样百出的变化,谁都做不到提前预防。

    不仅让受伤倒地的狼骑遭受覆灭之灾,也让不敢退却中的狼骑吃够了苦头。

    嗬嗬嗬、哈哈哈、吼吼吼...

    一阵怒吼,草原汉子的刚猛和彪悍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百十人双腿踩着马镫,长身而起,粗壮的肌肉贲张,或是长枪横起,或是狼牙棒挥出。

    巨木或是被挑飞,或是被悍然震断。

    在一阵轰然巨响中,站身立定的铁甲狼骑第一次显露出全身能耐。

    为什么铁甲狼骑宁可硬抗,也不敢退却。

    因为他们就是在看到穆丰之后,头脑一热,未尊号令私自出击的。如果他们能将穆丰轻易灭杀,私自出手不过是件很小的事情。

    可现在,他们不但没将穆丰灭杀,相反还被人家轻易击杀几人,撂倒十几个人。

    这还不说,当穆丰一声令下,无数火把投掷下来后,他们又被穆丰借力打力的逼退。

    说的好听是被逼退,实际上他们知道。

    什么逼退,这就是败退。

    战场上被动的退,就意味着败,无论伤还是没伤。

    败退,甚至还将战火引诱到大军头上,乱了大军的阵脚,除非死亡再无他路可选。

    草原汉子鲁莽是鲁莽,骄傲的自尊让他们把荣誉比作了天,高贵过自己的生命。

    可惜,很多时候,单纯的自尊挽回不了必败的处境。

    滚木从天而落,距离越远,蓄势越猛。

    携千钧巨力狠狠的砸了下来,铁甲狼骑如若闪避退让,取巧搏击还有一线胜利的希望。

    可凭人力马力硬憾,就算侥幸存活,后果也是极其惨淡。

    更别说,还有一个穆丰时刻盯着他们的头颅。

    轰鸣声尚在耳边回荡,穆丰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向着一堆炙热燃烧的火团扑去。

    双手扬起,一刺、一挑、一扬,双枪闪电伸缩,团团烈火飞天而起,残忍的向狼骑头上洒去。

    天女散花,这才是真正的天女散花。

    散落的都是火焰之花。

    天空中,一簇簇火花如梨花般缤纷飘零,如雨而下。

    窸窸窣窣的洒落在细碎的短木之上,轻易的将一地木屑点燃。

    仅是瞬间,穆丰就看到地面‘腾’地一下窜起无数条火蛇。

    一条条火蛇勾连在一起,轻易的将一堆堆火焰相连,形成一条火焰之墙。

    事发突然,谁都无法预料。

    山脚下,铁甲狼骑中,传来一声无法抑制的怒吼:“小子,拿命来!”

    “铁甲狼骑千户赫力卜!”

    穆丰心底闪过一个人的名字,那是无知亲口告诉他必须小心的人。

    心有所思,面不改色,穆丰安稳的拿住一个桩,双枪轻巧的架在左右,列出架势等在哪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