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一十四章 第二战术(下)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连续十数道的惊呼声响起,激烈迅快。

    那是身形刚刚超越穆丰的十几个天罡境高手,按下心惊,却又忍不住为穆丰感到担忧。

    毕竟,头脑一热,犯下大错的是他们,结果惩罚却要穆丰来承担。

    惊呼声震四野,疾风大将呲牙一笑。

    在大日破裂中把赤红的双眸中充满了疯狂、嗜血。

    因为异口同声的惊呼代表着穆丰如何的重要。

    大日被穆丰的一刀震破,化为数块向四下散去。

    这种玄功一旦破裂,再也无法恢复,更无法控制。

    同样,后果也是无法想像的。

    想要控制,或是扭转,其代价只有一个。

    那就是生命的代价。

    原本被大日破碎惊呆了的疾风大将,身形一顿,迅即牙根猛咬,霍地一下抬起头。

    雄狮一般的长髯根根乍起,嗜血双眸中闪过一丝毅然决然的疯狂。

    嗷的一声怒吼。

    疯狂让他浑身肌肉贲张,一条条的垒起,撑爆一身皮甲。

    瞬间,疾风大将的体形暴涨一倍有余。

    如同一个小巨人般鹤立人群,狰狞、恐怖,如同魔神一般。

    “给我死去!”

    疾风大将裂开血盆大口,仰天一声狂啸。

    轰隆隆...

    疾风大将粗大的双腿微微一曲,迅即用力一蹦。

    坚硬的山壁在一声炸响中迸裂条条裂痕,如同破碎的琉璃,残破不堪。

    呼啸着,高大魔神般的疾风大将弹射而起。

    双臂一展,鹰翼般搅动天空。

    此时破碎成无数碎块的火红烈焰,熊熊燃烧,高温炙热让火炎变得紫红紫红。

    爆裂,让火炎失去了控制,带着强劲的力量向四下溅射。

    如此力量、如此炎热的火焰绝对能将半个龙尾山点燃。到那个时候,不仅是龙尾山变成了火焰山,夹道中央重伤的疾风骠骑绝对逃不出一人。

    而背嵬军虽然会受到重创,但相比疾风骠骑受到的伤害却要小得许多,这种结果对葬送整支队伍,犯下滔天大错只能以死谢罪的疾风大将绝对无法接受。

    所以...

    半空中,呼啸着腾空而起的疾风大将借着臂展的力量,盘旋而动。

    两臂撑开随即向内一拢,怀中抱月般的向内一吸。

    强劲的力道凭空而出,闪电般布满整个天空。

    瞬间,漫天火炎皆是一定。

    疾风大将蛟龙般在空中转动,张开的双手尽力撑开,恍如一对小簸箕。

    五指成爪,向内一扣。

    呼啸着,掌心真元陀螺般转动,转眼形成两个涡旋,滴溜溜的带动漫天火炎,飞蛾扑火般投掷而来。

    那真就如同魔神般,给山上山下所有人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他...”

    穆丰仰天看着魔神般的疾风大将,默言不语。

    眼前此人,比之前自己战过的鬼蜮王要强上一筹。

    从刚才疾风大将飞射天空那一刻起,穆丰就进入一种无法叙说,感觉却无比玄妙的境界。

    当看到原本迸射漫天的火炎被疾风大将一爪摄住,不仅没有天女散花般坠落,相反还逆行而返,从未有过的压力无形而至。

    无形的威压从天而来,地面上的所有人都感觉到束缚。

    可当压力降落到穆丰身上时,他体内真元好像受到挑衅,无法抑制的沸腾如鼓。

    是风,这也是风吗?

    风飘风落、风吹风止,借力而行逆力而返。

    魂海微动竟然无意识的飘出一丝魂力,波动如水,道道涟漪荡过疾风大将身前身后。

    清晰的把握到他的一举一动,甚至连他的真元和火炎逼近的路线都能准确掌握。

    “原来如此,还能这样,哦,原来他是想要...”

    魂海自动发作,魂力护主。

    这一刻穆丰心中无忧无喜,恬静一片。在他的灵觉中,甚至可察觉到疾风大将的每一个动作,他毛孔的伸缩,血液快速地流动,罡元在身体内的搬运,以及撬动天地力量调动火炎按照一种玄妙规律运转、成型。

    就在方才那一刻,疾风大将激发全身潜能,超常规的晋入太玄境,将天罡巅峰的力量发挥到至尽。

    悄然间,穆丰的左手背于身后,向着容欢悄悄晃了晃,右手金乌障刀颤动着立在眼前。

    “这是...”

    容欢也被疾风大将的威势所震慑,不过他还谨记着自身职责,还知道真正危险的是穆丰。

    穆丰此刻真正可以说,背嵬军一切安危系于一身。

    因为疾风大将搞出这么大场面,直指穆丰。

    而背嵬军二百六十四人,除了穆丰还真没有谁能挡,甚至是敢于抵挡。

    如果穆丰都阻挡不住,他们的下场几乎不敢想像。

    此时看到穆丰偷偷挥手,容欢顿时明白。

    身形骤然一退的同时,容欢手中长剑在空中横摆三下。

    “退...”

    龙尾山两侧,背嵬军同时一动。

    呼啦啦的缩回山顶。

    “逃,晚了...”

    蹑空而立的疾风大将嘴角露出一丝冷酷残忍的微笑,一丝阴毒的声音仿佛是从他喉间蹦出,通过口舌的挤压吹出。

    阴森森的让人毛骨悚然。

    声音飘落,只听得穆丰汗毛乍起。

    体内真元如同海浪般汹涌澎湃,在经脉里湍急而行,一浪超过一浪的拍打着一处又一处穴位。

    蓄劲、蓄力。

    翻滚不休的气血推动着真元,不停的蓄积,不停的压缩。

    超常规的积蓄让第一次感觉到经脉有些刺痛,还有些不够坚韧。

    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刚刚突破到天罡境的穆丰竟然隐约的感觉到,又触摸到天罡中期的瓶颈,他竟然又有了要突破的迹象。

    我的积淀不够,还不能突破。

    魂力奇迹般的自发而动,外放都有如此奇妙,内视自身就更不用说了,仅是瞬间就让穆丰察觉到自身的变化。

    心神电转,仅是霎那间穆丰就做出了决断。

    真元随心而动,呼吸间就从十二正经转入奇经八脉,接连通过十二别经、十五别络,瞬间通达全身,不但激发全身窍穴也仿佛带着无尽力量刺激着他全身肌肉、筋骨。

    这一刻,穆丰看似如同坚毅的礁石屹立在龙尾山上,实则他体内真元狂潮般席卷全身,看似纷乱无绪,实际上却如夜空悬挂的繁星,在有序无序之间契合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玄机。

    不知道经过几个轮回,穆丰手中金乌障刀又颤栗着抖动起来,一股凌厉无匹的锋锐之气油然而生。

    升腾、升腾,无休无止的向上升腾着。

    数十丈后,刀气不经意的勾动疾风大将双爪间出现的漩涡。

    漩涡,好似大海出现的涡旋,带着无尽的吸力滴溜溜旋转,将漫天火炎再一次凝聚成一个色彩斑斓的火球。

    火球终究不是大日,四分五裂的不再是一个整体。

    当然,如果能给与疾风大将时间,也许火球会重新恢复成腾腾大日。

    可惜就在这关键的时刻,穆丰的刀气升腾而来,于不经意间破开一枚火球,然后从裂缝切了进去。

    轰隆隆...好似天雷勾动地火。

    火球失去平衡,激荡的火炎力量被刀气推动,乱成了一团,瞬间炸响。

    刹那间,一股大力在天空中爆发,通天彻地的横推过去。

    上一股力量横荡天际,无可阻挡的扑向疾风大将。

    这个力量根本不是疾风大将可以抵挡的,强横狂暴崩碎他两手之间的漩涡,浩浩荡荡的冲进他的双臂,逆行推入他的胸腹。

    最后,天空之上只留下一个充满绝望、不甘的嘶吼:“三息,再给我三息时间!!!”

    下一股力量顺着刀气的连接,根本无视锋锐刀气的锋芒,闪电般冲进金乌障刀。

    嗵的一声。

    千古名器金乌障刀原本在崩碎大日时已然受到重创,此时再次遇到如此狂暴的力量,那里还能承受得了。

    狂暴之力普一进入,金乌障刀就仿佛雾中花水中月般,一声脆响过后,随风飘散。

    嗵嗵嗵...

    穆丰身体不受控制的接连退后数丈,才停了下来。

    然后再看他的模样,简直就跟闯过火场一般,一身月白长衫焦破不堪。

    而他手上,金乌障刀已然不见,仅余一个尺许刀柄还紧紧攥在手上。

    “穆哥...”

    秦煌、岳鹏举、容欢全都目赤欲裂的冲了出来。

    “没...没事...”

    穆丰心有余悸的回了一声。

    声音一出口,愕然发现,他的声音竟然充满干涸、嘶哑。

    “穆大哥...”

    就在穆丰惊愕的时候,肩头一紧,不知何时海蜃一个虎扑将他抱住。

    “没,没事...”

    定了定心,穆丰略有些僵直的抬起手,干干的咽了下吐沫,拍了拍海蜃的头。

    “统领...”

    呼啦啦的,二百多个背嵬军全部从虐藏之处赶了过来,都用着急切的担忧的目光看着穆丰。

    经过刚才的大战,穆丰就是他们的首领,他们的主心骨。

    尤其看过刚刚魔幻般的力量,全都害怕穆丰受到重创,留下暗伤。

    真远流转,穆丰十分认真的查探一翻,惊奇的发现,刚才那么强的力量贯通下来竟是点到即止。

    除了那重重一撞外,他浑身上下一点伤都没有。

    显然,那股力量灌入金乌障刀,是金乌障刀根本承受不起的。

    承受不起的后果就是湮灭。

    可当金乌障刀湮灭的同时,也将那股强大的力量同时湮灭。

    于是,幸运的穆丰活了下来。

    “幸运只在一刀之间。”

    穆丰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抬起头看着身边众人:“没事,快都退回原位,还有一场生死战等着我们。”

    “喏!”

    背嵬军齐声应喝。

    呼啦一下,大部分人都退守回去。

    “你们?”

    穆丰看着剩余十几个人,笑了。

    “统领!!!”

    剩余下来的正是刚刚冒然激进的那十几个天罡境高手,此时他们低垂着头,羞愧得几乎不敢去看穆丰的脸。

    穆丰一笑:“李晓、蒋峰怎么,一次就被吓破胆了?”

    十几个高手同时挺拔腰板,大声回道:“没有,统领,我们没有被吓破胆,还能继续战斗。”

    他们刚才距离穆丰最近,也就意味着距离疾风大将威压最近,距离那个从天而降的滔天巨力最近。

    在那股力量面前,穆丰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他们。

    不过,因为此前不尊号令,大乱了穆丰的战术安排,让穆丰陷入险境,让他们面对穆丰时羞愧无比,已经忘了自身受到的惊险。

    “那还不去准备!”

    穆丰知道他们心态如何,既然自己并不准备拿捏他们,自然不去问那些尴尬。而是脸上一板,发号施令。

    “喏!”

    穆丰摆出的姿态,李晓、蒋峰自然明白,于是身子一正,喜滋滋的应喝起来。

    “统领好心态!”

    “天生帅才,好手段!”

    秦煌、岳鹏举、容欢三人心情复杂的走了过来。

    穆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他能感觉出,秦煌他们三个的夸奖的确出自真心,可实际上呢?

    穆丰绝对不是天生帅才,而是上一世磨砺学习的结果。

    所以,他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值得荣耀的事。

    别说他了,任何一个人,在岳家军那么多天才将帅中厮混,磨砺不出来的,除非是傻子。

    低头看着山下,看着坚石上、拒马前或死或垂死挣扎的疾风骠骑,嗅着扑鼻而来漫天血腥的味道,还有四处散落的残肢断臂,生命力强大的,还在抽搐中的蹈风马。

    穆丰沉吟了。

    “他们...还有没死去的...”

    秦煌张了张嘴,有些迟疑,有些纠结,下面的话不知道如何继续下去。

    岳鹏举、容欢还有站在他们身后,沉默中的李定几人脸色同时一变。

    其实他们都知道,秦煌没有说完的那半截话是什么意思。

    是救,还是补刀。

    如何做,大家其实都知道。

    没有人会去救,因为他们是敌国人,是双手沾满国人鲜血的敌人。

    可补刀,同样也没人会去做。

    他们是武修,不是军人,更不是刽子手。

    “三千轻骑之后是三千重骑。敌人还很强大,还没到我们享受胜利果实的时候。”

    穆丰转了转手中刀柄。

    “海蜃!”

    “喏!”

    “传令先锋营,随即行动,可以执行第二战术了。”

    “喏!”

    海蜃应声离去。

    穆丰看着远处滚滚烟尘,气血澎湃,战役昂扬。

    “是鬼车狼骑。”

    “应该是刚才通天火光将他们吸引过来的。”

    “第二战术即将开启,所有人准备,按计划行动。”

    “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