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一十章 战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龙尾山上,穆丰眺望着北方。

    那里一道滚滚烟尘,笔直的向龙尾山而来。

    “撤吧!”

    穆丰一声令下,梁启文带着斥候悄然退却。

    段薇和她的先锋军,且战且退。

    迂回着,将预先发现的斥候全部清除。

    随后,穆丰将中军一分为二。

    岳鹏举和秦煌带一半隐蔽在左山,穆丰和容欢带着一半隐蔽在右山。

    吴桐、伍家侍则带着左军、右军隐蔽在山路两旁,每四人看守一根绊马索。

    远远的,海蜃飞奔而回。

    穆丰的眼光十分敏锐,海蜃还未跑到近前,就通过他的手势看明白,先锋军已然完成任务。

    “安全了!”

    瞬间,穆丰心头一松,大手用力一挥。

    刷的一下。

    三军人马同时身形一遁,按照命令潜伏起来。

    霎时间,峡谷里听不见一点儿说话声音,连轻轻的咳嗽声都没有。

    事已至此,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身形隐匿在山腰岩石后侧,隔着山道穆丰看到岳鹏举、秦煌的目光炯炯有神。

    穆丰的头微微转动着,他的目光缓缓扫过山顶上、岩石后,背嵬军每一个隐藏点。

    而当他的目光停顿到每一个时,都会有人回应,并举手示意。

    有吴桐的左军,有伍家侍的右军,有李定后军,有杨惠存的辎重军,还有隐匿在他身后容欢和中军。

    到了现在,穆丰能想到的都想到了,能做的也都做了。

    等诸般准备全都实施后,剩下的就只有真功夫的一刀一枪硬拼了。

    而到了那个时候,这二百六十三人不知还能剩下几人。

    所以穆丰十分认真的、异常认真的看着这些兄弟。

    最后看一下,就是想把他们的面孔,深深的记在脑海里。

    随着穆丰转过头,将注意力投向山下时,鬼车三千疾风骠骑杀气腾腾的闯进他的眼睑。

    清晨,黎明初起时的太阳。

    像栲栲大的笸箩,像熔化的铁汁,带着喷薄四射的光芒,从正东方,从山岭上升起的若有若无的薄雾中闪出来了。

    初阳挥洒着无尽的光芒,照耀着山岭下无垠的旷野,仿佛枯萎的野草都蒙上了一层耀眼的白。

    疾风骠骑就是在这种肃静无声的清晨,骤然从淡淡的薄雾中冲了出来,带着暴虐的马蹄声,仿佛千军万马般冲刺而来。

    “果然如此!”

    穆丰看着疾风骠骑,看着骏马驰聘中骑兵彪悍的英姿,还有骠骑尽显峥嵘的嘴脸,立刻就明白了,他们的存在果然没有瞒过鬼车大军。【】

    想想就知道,大军斥候无由来的消失,不可能不引起他们的注意。

    正是因为注意到,所以他们才杀气腾腾的冲了过来。

    鬼车国,草原民族,彪悍杀戮才是他们的本性。

    不在意小虫子的骚扰,是不在意。而等他们在意的时候,除了杀戮别无他法。

    轰隆隆...

    马蹄猛烈地踏着山石和坚硬的土地,像海潮,又像狂风暴雨,呼啸着冲进山道。

    穆丰紧握着长刀,心静如水。

    疾风骠骑呼啸怒喝的声音,还有他们举在手中的钢刀在阳光下闪烁的寒光也不能让他波动丝毫。

    因为他实在是太清楚游牧民族一贯的行进如风、劫掠如火的战争模式。

    当年宋王朝的北方宿敌,都是游牧民族。

    无论是金的女真族、是辽的契丹族、还是西夏的党项,都凭借骑兵优势,以来去如风的战术玩得大宋朝廷欲仙欲死。

    哪怕遇到坚城一时难以突破,却也可以绕城而走,烧村劫寨。

    所以说,如果是在平原,穆丰他们区区二百六十三人,都不够他们沾嘴边的就被吃干抹净。

    “可龙尾山不同!”

    看着冲刺中的疾风骠骑速度丝毫不减的样子,穆丰嘴角忍不住噙出一丝冷笑。

    眼前是一个并不算很大的弯道,对于这种弧线的弯,任何一队骑兵都不会在意,稍稍掉转马头就可度过。

    甚至弯道后,隐隐约约能看到的拒马,对疾风骠骑来说也不会放在心里。

    疾风骠骑可不是普通的轻骑兵。

    他们胯下战马是蹈风马,是异变了的异兽。

    他们是行动如风,翻山越岭如履平地的疾风骠骑。

    眼前这种障碍,他们不是第一次遇到。

    夸张的说,千百年来不知道多少对手痴心妄想用这种小花招击败他们。

    可惜,失败的一直都是他们。

    “喝喝!!!”

    疾风骠骑整齐的一声吼叫,左手拍打在马的脖子。

    战马应声掉转方向,转过弯道,彪悍的毫不减速的向拒马冲了过去。

    “就是现在!”

    穆丰猛地一下站了起来,脚步一跨落在拒马旁。

    “就是现在!”

    山壁对面的秦煌几乎与穆丰同步行动,时间分毫不差的落在拒马另一侧。

    两人飞速探出双手,从拒马下扯起一根由粗大的藤索制成的绊马索。

    “起!!!”

    一声怒吼彷如响雷般炸起,穆丰、秦煌抻拉着绊马索,几乎同时用力向上一蹦。

    顿时,一个粗大的绊马索直绷绷的横担在半空中。

    丈五高的距离,强硬的拦住同时腾空而起的蹈风马蹄。

    “聿希希...”

    蹈风马一声嘶鸣,粗大的马蹄伸也伸不出去,落也落不下来。

    一个失衡倒在地上。

    不过,疾风骠骑不愧是疾风骠骑。

    即使战马失衡,高举钢刀的草原汉子们仍然在跌落的同时挥出第一刀,同时也是最后的一刀。

    寒光闪过,粗大的藤索霎那间断成数段。

    而这个时候,穆丰秦煌已然松开手,真元流转度到腿上。

    凭空连环踢出数腿,人倒射着落回岩石之上。

    摘弓、搭箭。

    射...

    瞬间,速度快得让人几乎不敢想像。

    穆丰秦煌两人几乎刚刚落在岩石,数只飞矢就疾若流星般电闪而至。

    草原汉子不愧是马背上的民族,骑马、射箭、战斗几乎就是本能。

    即使穆丰秦煌两人这种速度的突袭,他们仍然能做到同步还击,这么强悍不得不让人为之赞叹。

    身形再度闪烁,骤隐骤现间,穆丰和秦煌在岩石上消失,复又在山顶上出现。

    轰隆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