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零八章 布防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温暖的秋日阳光照射着大地,微风徐徐,吹拂着满山枝叶,飒飒作响。【】

    穆丰三人看着龙尾山上空荡荡的,渺无人烟,忍不住笑了。

    一直绷紧的神经终于舒缓下来。

    战争就是这样,一步快,步步快。

    尤其是弱势一方,若慢上一步,后果不堪设想。

    真的,想一想。如果现在满山遍野都是鬼车大军,穆丰三个即使到了,又能怎么办?

    恐怕只能眼睁睁看着鬼车人马,铺天盖地的从此通过。

    而现在,率先到达的是穆丰一方,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

    说是翻天覆地都没错。

    不过,鬼车大军明明夺下揭阳县了,为什么不抢先一步占据龙尾山要道呢?

    开启战争不是玩笑,鬼车一方不会不明白,更不会不知道龙尾山的重要。

    可偏偏将近一整天的时间,硬是将这条要道视而不见,为什么?

    穆丰带着一丝疑问,挥手示意秦煌、容欢展开行动。

    虽然他们仅有三人赶到,实际能做的事情不少。

    毕竟,计划是计划,如果没有实地考察,不经现场堪舆,随机调整的话,只能是纸上谈兵。

    这也是穆丰三个人为什么非要提前一步赶到的原因。

    穆丰在山口仔细巡视,秦煌在山中左右徘徊,剩下容欢直奔山后。

    三个人将近二十里的龙尾山要道分成三块,按照战术设想查找符合战术布置的要点。

    战术布置要点都被秦煌、容欢牢记心中,一处一处的寻找,不敢稍有遗漏。

    至于穆丰,他仅是巡视山口,为的其实是鬼车、鬼窟派出的斥候。

    有句话说得好,三军未动,粮草先行。

    实际上,斥候还在粮草之前。

    斥候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穆丰相信,不管鬼车大军是否出行,斥候是一定会散出,甚至早已经布满整个龙尾山前后。

    他到不是要把鬼车斥候全部斩杀,因为那样一定会惊动鬼车。

    节外生枝的事不能做。

    但他一定要把鬼车、鬼窟的每一个斥候找出,然后让自己的人小心避让。

    不被敌人发现,甚至是在敌人眼底行动,在敌人没有防备事突然出手,是最最美妙的事情。

    所以,穆丰要做的事就是,尽可能的将背嵬军隐蔽下去。

    果不其然。

    小半日的时间里,穆丰在龙尾山至揭阳县的路上、路边最少发现三十个斥候游荡。

    而后,当梁启文带着斥候队赶到时,穆丰极其隐秘的将他们带到龙尾山上。

    段薇比梁启文的速度仅慢了一步。

    这个时候,段薇纤细白嫩的小手紧紧攥着长剑,无声的看着穆丰,俊俏的小脸冷若冰霜,十分不好看。

    秦煌、容欢明白,这是因为穆丰三人的行动触动了段薇那颗好强好胜的心,因为不论武功还是轻功她都不输于他俩。

    就这样被三人超越,段薇极其不舒服。

    可段薇又清楚的知道,现在的她不是一个人了,不是独行侠了,而是背嵬军的先锋官,好强也好,好胜也罢,做任何事都必须考虑身后矗立着的先锋军。

    所以才更让她难受,可难受,又不能和谁说,只好自己和自己赌气。

    表现出来的就是,冷若冰霜般的脸,还有隔着三丈外都能感受到她透出的锋锐凉气。

    秦煌、容欢带着一众公子哥们,远远的躲着段薇,深怕一个不好,吃到噱头。

    穆丰却不在意,走到段薇身前上下打量着这个冰妞。

    “怎么?”

    段薇冰冷的目光直刺穆丰的眼。

    “坚不可久,刚则易折你不知道吗?”

    穆丰极其平淡的看着段薇。

    段薇目光忍不住一抖,随即又强项的看着穆丰,不言不语。

    穆丰嘴角一翘:“你的剑意充满锋锐,可惜火起太重,有他们存在是让你多了几分顾及,但也正好如同神兵淬火般,能让你升华到连你自己都不敢想象的地步。所以,他们不是累赘,希望你能珍惜。”

    一语既出,段薇心神震动,她没有想到穆丰能猜出自己的心思,更没有想到穆丰能看透自己功法、修为、境界的优缺点。

    段薇自然知道自己修为的优势在哪里,缺点在哪里。

    刚猛、霸气、坚不可摧、一往直前是她的优点,也正是这个优势让她喜欢上挑战。

    无休止的战斗、战斗、再战斗,让段薇的境界仿佛没有瓶颈般的增长着。

    同时也让她的性格变得如同她的长剑一般,争强好胜、永不后退。

    人如其剑、人如其功在段薇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所以她才会成为世家豪门子弟眼中的煞星,霸王。

    因为,除非你的战力在她之上,否则绝逃不过她的蹂躏。

    也许在这些世家子弟眼中,段薇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莽撞人。

    可惜,段薇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个头脑莽撞的肌肉妞,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缺点。

    刚则易折她还没有遇到,不过,即使她遇到也不会在意。

    易折,只是因为你的功力比对手低,还不够刚。

    可坚不可久的缺点,却正如同穆丰所说那样,是事实存在的。

    段薇选择‘刚’,就是因为‘坚不可久’的原因。她找不到解决坚不可久的办法,只能选择刚到底。

    “火起太重,神兵淬火...”

    段薇的脑海里不停的泛起穆丰的话,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好了,别想太多,你就是火起太重,把自己放空灵点,顺其自然就可化解一切。”

    穆丰笑笑的又点了她一句。

    “斥候布防山口,从现在开始,敌方斥候一个都不放过。”

    “喏!”

    梁启文腰身挺得笔直,低沉着声音充满了毅然决然,斩钉截铁的回道。

    自从领了斥候什长之任,他以及麾下十人的感觉完全不同了。

    似乎整个人的身、心都变得跟以前完全不同,好似得到了某种升华。

    毕竟,此时的他们的付出与拼搏都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黎民百姓跟全天下。

    这种感觉是他们这种武修从来没有过的。

    有句俗话说得好,修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

    这不是修行功利心,而是付出与所得之间的关系。

    修行为了什么,起五更爬半夜的流血又流汗,仅仅是为了攀登武之巅峰吗?

    这也许是穆丰的武道之心,可很多人并非如此。

    有的是为了传承,有的是因为际遇,他们的经历让他们只能被动的选择这条道路,其他道路别无选择。

    当然更多的人还是为了生存。

    所以,有的武修进入帮派,有的武修投进豪门。

    他们卖血、卖汗、卖辛苦甚至卖生命。

    经过千百年的比较,最终这些人愕然发现,似乎武修只有卖给朝廷,卖给帝王是最划算的。

    所以才有了这句,修成文武艺,卖给帝王家。

    而现在,虽然梁启文他们并非卖给帝王级,而是卖给世家。

    可是,现在他们付出并非为了世家,并非为了世家公子,而是为了国家,为了东陵王朝,为了古州,为了阳州的黎民百姓。

    不一样,绝对的不一样。

    这种感觉让他们感觉自己非常非常的伟大。

    不仅是梁启文他们这对斥候,几乎所有背嵬军除了穆丰之外,都是这种感觉,一种升华了的感觉。

    穆丰清晰的察觉到背嵬军众的这种感觉,并且他深知这绝非是感觉,更非是错觉。

    是心境。

    这是心境的升华。

    错非国难当头,错非他们遵从本心出发,是绝难得到这种际遇。

    “报,统领。背嵬军,左军、右军、中军、后军,一炷香后安全到达。”

    人影一闪,海蜃出现在穆丰身前。

    “传令。所有背嵬军小心行动。另,中军听从岳鹏举调令派遣,左军、右军听从秦煌调令派遣,后军听从容欢调令派遣。同时,令岳鹏举、秦煌、容欢按照计划,即刻行动。”

    “喏!”

    海蜃应声将命令传与另两位传令兵,三人晃身形分别传令给三位副统领及三军。

    显然,虽然背嵬军只有穆丰一个统领,但其他的秦煌、容欢、岳鹏举已然成为副统领,至于段薇、梁启文、吴桐、伍家侍、李定、杨惠存自动成为部将。

    其实按照正规军来说,统领是能统率五千人的大将,部将也是能统率百人至五百人的将军。

    这样算来,穆丰这个麾下只有二百六十三人的统领就是个笑话。

    当然,此统领非彼统领,所有人都清楚,穆丰所说的统领仅仅是‘统领’二字的字面意思,并非军权私授。

    若是那样,自认军制中的统领,可是叛逆的滔天大祸,是抄家杀头不赦大罪。

    虽然是这样,穆丰一声令下,背嵬军还是如同接受军令一般,不折不扣的执行下去。

    顿时,梁启文带着斥候,领着前军先锋军,布散十里开外,随时等着捕杀鬼车、鬼窟斥候。

    左军登上龙尾山左山,右军登上龙尾山右山,采石伐木送与中军设置路障。

    一层拒马再前,一层垒石再后。

    一层又一层的滚木檑石倍显狰狞的排在山头两侧。

    数里外,一个并不陡峭的弯道后,杨惠存率领着后军在山道上,设下一片片的陷阱,挖出一个又一个阴险的别马洞。

    别马洞就是丈许一个尺深洞穴。

    尤其是在这狭小的唯一可通行的山路上,密密麻麻的洞穴,可以有效的阻挡骑兵的冲锋。

    前面摔倒,会有连锁反应的,就象积木一样。骑兵方阵是一个整体,一旦这个整体的内部平衡发生了变化,其后的连锁反应会对骑兵造成无法想像的损失。

    即使被人发现,也可以将骑兵变成无奈的步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