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一百零六章 喏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可能会死人!”

    “要做最坏的打算,有可能全军覆没!”

    “打仗哪有不死人的。”

    “就算全军覆没又如何,有这么多哥哥陪伴,不会寂寞!”

    穆丰的话说得很透彻,他以为会有不少人被吓退,那曾想得到的应答,是超出他想象之外的豪迈。

    没有一个人的眼光是闪烁不定的,没有一个回答是犹豫不决的。

    所有人,无论是公子哥还是随身侍从,全都毅然决然的拍着胸脯,大声应喝。

    “上有所命,无有不从。”

    然后一个两个的睁大双眼,紧紧看着穆丰,军人一般站在那里,等待他的命令。

    一股莫名热血直冲头顶,穆丰又仿佛回到岳家军,站在他亲手训练出的背嵬军面前。

    “全体都有。”

    “喏!”

    小小龙爪峰下,二百多人的应喝竟有千军万马之势。

    “海蜃,轻点人数。”

    “喏!”

    谁都没有想到,穆丰的第一条命令竟然是下给年龄最小的海蜃。

    不过所有人心思一转,立刻明白穆丰这个命令绝对正确。

    兵法有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现在虽然不知道敌人如何,但不能不知道自己有什么。

    穆丰声音刚落,海蜃立刻学着大哥哥们,扯着脖子大声应喝。

    然后整个身体几乎是颤抖着大步走出五步,身形后转面相所有人,一个两个三个的数起人数来。

    在这一刻,海蜃是绝对幸福的,这么多人里他竟然是第一个执行命令的人,绝对是值得他骄傲终生的事。

    “禀报,额,禀报将军,全、全体人员共二百六十三人,禀报完毕。”

    查点过后,海蜃似模似样禀报的时候,原本好好的事却让他结巴了好几句。

    不过,这不赖他,他能结巴的两点换谁恐怕都得结巴。

    因为一点是对主事者穆丰的称谓,另一点是全体人员的称谓。

    穆丰略略沉吟,然后抬头道:“我们非朝廷官员,也非正是军人,又非帮非派,但做事不能没有名头。”

    全场无语。

    不过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盯着穆丰,显然对穆丰的意见十分认同。

    “嗯,目前之事是为国难,国难当头,当仁不让。这个首领你们推荐给我,我就愧领了。”

    “喏!”

    全场没有一个否认,仅是一个应喝。

    穆丰的目光从面前站得笔直的二百六十三人身上一扫而过,唯有略过岳鹏举时才稍有停顿。

    “习习谷风,维山崔嵬。无草不死,无木不萎。我们暂时就叫‘背嵬军’,最最骁勇的将军帐前人。”穆丰低头略略沉吟道:“至于我,暂时你们称我为统领吧。”

    “喏!”

    又是一口同时的应答,但穆丰还是从应喝声中听到异常的喜悦。

    穆丰猛地一抬头:“谁的轻功最优?”

    全场一静,随后容欢应道:“麾下梁启文。”

    “梁启文出列。”

    “喏!”

    梁启文面色郑重,大步出列。

    “你选轻功最优十人为先锋斥候,你自主持,分为两队,把龙爪峰到龙尾山之间的一切,打听清楚。”

    “喏!”

    梁启文应声而退。

    “段薇出列。”

    “喏!”

    段薇手握长剑,带着几分激动大步出列。

    “你选三十天罡高手为先锋,先大队一箭之地。另准备随时策应斥候。注意,当斥候遇到危险时,第一时间应援。如若敌弱,全部灭杀。如若敌强,尽力营救,尽可能一人不亡,能做到吗?”

    “喏!”

    段薇没有保证,没有话语,只有充满信心的应喝。

    “吴桐出列。”

    “喏!”

    “吴桐选十人为左卫兵,散于大队左侧,查探敌情。”

    “喏!”

    “伍家侍出列。”

    “喏!”

    “伍家侍选十人为右卫兵,散于大队右侧,查探敌情。”

    “李定出列!”

    “喏!”

    “李定选三十人为后军,慢大队一箭之地,谨防后卫偷袭。”

    “喏!”

    “杨惠存出列。”

    “喏!”

    “杨惠存选出二十人为辎重兵,一路行来捕食所有野兽,不要让大军饿着肚皮。”

    “喏!”

    “海蜃出列。”

    “喏!”

    “海蜃选出两人为传令兵,负责中军传令。”

    “喏!”

    “好,全体都有。”

    “喏!”

    “大军开拔!目标,龙尾山。”

    “喏!”

    一条条命令,一声声应喝,完全好似一只正规军,根本看不到丁点散漫模样。

    这不仅让穆丰对未来多了几分信心,更让他有种回到岳家军的感觉。

    一声大军开拔,所有人并未行动。

    梁启文第一个出列,目光扫过,轻易的点选十人。

    十一个人共同向穆丰一抱拳,率先离开。

    斥候之重要,所有人共知,这也是穆丰第一时间选出斥候首领,也是大家任由梁启文第一时间跳选人员的原因。

    简单的说,从这一刻起,梁启文就是大家的眼睛,同时也负责大家的安全。

    第二个行动的是段薇,她是先锋官,不仅要负责斥候的安全,还要在遇到敌人时成为一把尖刀,灭杀一切。更要在敌人势大时成为一张盾牌,挡住一切。

    然后选择的是左卫军、右卫军、后军和辎重军。

    哦,现在叫军还有些早,不过谁让这些公子哥们喜欢呢。

    最最后选择的是海蜃的传令兵。

    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大概也就经过一刻钟的时间。

    斥候开拔,转瞬间不见人影了。

    先锋官开拔,转瞬间不见人影了。

    左军开拔、右军开拔,转瞬间不见人影了。

    甚至还没等到中军开拔,连杨惠存的辎重军都没入山林,转眼不见踪影了。

    唯有李定的后军一个个都驻着兵器,用着近乎急不可耐的眼神看着他们,就差催着他们赶快离开。

    穆丰摸了摸鼻子,轻轻撞了一下秦煌:“他们什么意思,用这种眼神看我们。”

    秦煌低声笑道:“等你的中军开拔呢。”

    “开拔,马上开拔。”

    穆丰大手一挥。

    呼啦一声,一百多号人整齐成列向山下走去。

    穆丰看着眼前这些人,未经训练就有几分整齐如一的队列,眼睛迅速眨了又眨。

    “很奇怪吗?”

    秦煌轻笑了一声。

    “嗯!”

    “是不是对我们这些世家公子哥的举动也很奇怪。”

    “是也不是。”

    穆丰带着几分感慨,低低应了一声。

    说着穆丰抬起头看了一眼秦煌。

    “世家,你懂,我也懂。”

    “哦,荀大侠柳大侠,我忘了。”

    穆丰摇了摇头道:“你不是忘了,唉,你是提醒我了。”

    刚刚穆丰绷起一副三军大帅的模样,随后就是公子哥们令行禁止的模样,不知不觉间让穆丰脑海里掀起一番滔天巨浪。

    这些世家弟子为何对军武之间如此熟悉,其实不难理解。

    世家,之所以为世家,是因为他们是世世代代相沿的大姓氏、大家族。

    若在详细点解释。

    门第高贵、位高权重的为豪门。

    豪门若能延续,且世代为官的人家,就是世家。

    世世代代相传并能开花散叶的就是大世家。

    要知道,能世代相传,且开枝散叶,权柄越来越大的世家,都非表面能看得到的。

    至少,关于子弟教育方面,都各有传承。

    学文的,必然知晓为官治世之道;学商的,必然知晓经济济世之道;学武的,自然就是兵家军武之道。

    所以说世家子弟,纨绔是人家有条件去纨绔,而非不学无术的膏粱败类。

    尤其是有野心、雄心、壮志的世家子弟更是学识渊博,才艺非凡。

    另外,世家子弟与世俗还有一个显著不同点。

    那就是,他们从小就将对平民百姓来说是虚无缥缈的‘天下安宁’的责任背负身上。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朝廷才能允许世家这个,可与皇族比肩的产物,安稳的一代一代的流传下来。

    天下安宁,或是天下兴亡,对衣不庇体,食不饱腹,居无定所的平民百姓来说,绝对是虚无缥缈的东西。

    可实际这些对世家却是责任,因为只有天下安宁,他们才能好好享受。

    君不见,每一次天下兴亡,搅动风云的背后几乎都是世家吗?

    有一句老话说的好,盛世无英雄,乱世出英豪。

    战乱、国难,任何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世家子弟都不会惧怕。

    穆丰眼前这些就是如此。

    除了秦煌、容欢、海陵他们之外,像尤中会这样,大多数都是有机会争夺下一任家主的人。

    机会就在眼前,不进则退。

    说他们为了家族地位的提高也好,说他们为了在争夺下一任家主位置更近一步也好,甚至说他们自小脑海里灌输的常识也罢。

    反正当战乱出现在他们眼前时,他们没有一个会后退的。

    嗯,能后退的早已经遁走了。

    可是,这些人,包括秦煌、容欢、段薇在内,当作常识的,不经意的做出他们认为应该做的选择时,却不想挑起穆丰心中深藏的东西。

    穆丰前世同样出身世家,那时的他,面对乱世来临,跟眼前这些人一样,做出了相同的选择。

    那就是跟随表哥高宠,走出了安全稳定的家,踏入乱世投军去了。

    即使高宠战死疆场他仍未后悔、退却。

    因为,那时为之奋斗,不惜战死献身的,是他的国家。

    现在为什么没有那份心、那份意呢?

    穆丰淡然一笑,他突然发现,原来自己这十九年根本就是个旁观者,从来没想过,也未曾融入到这方世界。
小说推荐